程凯:旧金山华埠,旧金山之耻

Share on Google+

旧金山(San Francisco)的华埠,又叫唐人街、中国城,被视为旧金山华人的“首都”。如今,旧金山华人的首都已被中共沦陷,成为旧金山华人之耻,旧金山之耻。

旧金山华埠居住着大约三万左右华人,是旧金山这座旅游城市中与金门大桥、渔人码头齐名的旅游景点。过去,游客们来到旧金山华埠,可以看到清末民初气息的老街道、各色风味的中餐馆、售卖中国杂货的店铺,还有华人社团、堂口、同乡会、宗亲会的门面。而如今来到旧金山华埠,人们抬头望去,在任何角度都可以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漫天飘舞,使人犹如进入美国土地上的中共沦陷区;即使在中国大陆,这种五星红旗漫天飘舞的景色也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够看得到。

旧金山华埠的中心地带有一个小广场,正式名字叫“朴茨茅斯广场(Portsmouth Square)”,华人称之为“花园角广场”。这里是1846年美国国旗第一次在旧金山升起的地方。一百多年过去,每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日和10月10日中华民国国庆日,广场上的旗杆都会先升起一面五星红旗然后再升起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双十国庆日期间,国民党人士会举行庆祝游行晚会,在“花园角广场”搭建检阅台和表演舞台。如今这情景已不复存在,国民党双十节升国旗仪式的和游行出发的地点改在华埠边缘的“圣玛丽广场”,那里有一尊孙中山塑像,游行队伍穿过华埠匆匆而过,然后便解散,那情景就像1949年中国大陆被中共占领,国民党败退到台湾一样。“花园角广场”的旗杆,现在专门用于10月1日升五星红旗。幸亏“花园角广场”还有一尊1994建起的中国民主女神像,还有法轮功学员在练功和时常举行抗议活动,不然“花园角广场”就成了的“天安门广场”了。

旧金山华埠的社团本来是侨胞们结伙互助排忧解难的的团体,现在都成了政治组织。所有社团都必须选边站——不是爱党爱国,就是反共反华。大约十五年前,人们听说中领馆获得中共政府300万美元拨款,用于征服华埠。华埠社团的侨领们一个接一个被邀请回大陆“参观旅游”,全程免费,高规格招待,侨领们一路免费吃喝玩乐极尽人欲的满足,结果落下无数把柄在中共手中。侨领从大陆尽兴回国,首先要做的是将社团总部屋顶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降下来,升起五星红旗。十几年来,旧金山华埠每年都上演“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戏码:一个个侨领应邀回国免费吃喝玩乐,一面面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从华埠的天空降下来五星红旗升上去。中领馆在旧金山华埠完胜的标志,是降伏被称为旧金山传统侨社龙头老大的中华总会馆:中华总会馆所属七大会馆,有五大会馆先后易帜,直到2013年5月25日,总会馆胜利堂撤下悬挂了百年之久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昂首阔步踏进胜利堂。2015年11月,主持撤旗的中华总会馆轮值主席黄荣达承认,他已成为中共官员,受命负责管理旧金山华埠的侨务。旧金山华埠的实际管制者已经不是旧金山市政府而是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了。

中国领事馆全面征服旧金山华埠,所持武器不仅仅是美元,他们手中还有一颗颗随时射向每位侨胞的子弹——回国签证。移民美国的华人,无论新侨老侨,都有一份对家乡的思念,回故国探亲访友或做生意,是人之常情也是他们应有的权利,但是这一权利,被中领馆剥夺,海外华人能否回国,不是谁想回去就能回去,全看他爱国不爱国,爱国不爱国的唯一标准是爱不爱一党专政的中共政权。凡发表过中领馆不喜欢的言论,参加过中领馆不喜欢的活动者,无论是侨领还是侨民,一律列入不准回国的黑名单,折磨你对家乡亲人故土的思念,即使你的亲爹亲娘病重死亡,也不准你回国尽孝。这份黑名单就象是恐怖分子的子弹随时射向每个海外华人,爱国侨团不断壮大,侨团屋顶不断升起了五星红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来自海外华人对不准回国黑名单的恐惧。

因此,可以说,在旧金山华埠天空飘舞的五星红旗,飘舞的一是诱惑,二是恐惧。

也有不受诱惑不畏恐惧的,那就是旧金山华埠有170多年历史的“五洲洪门致公总堂”。“洪门”帮助孙中山完成了辛亥革命,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尽管“洪门”的一些成员,在中领馆不予签证回国的威慑下,不敢像他们的前辈那样大声讲话,但“洪门”的大佬们却仍然一身正气,不愿意辱没自己的历史。“洪门”的盟长赵炳贤表示:只要他在,“五洲洪门致公总堂”屋顶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就休想摘下来。那面在华埠的天空下、“洪门”的屋顶上迎风飘扬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很孤独、却很坚强、高傲。

如果说,旧金山华埠满天空飘扬的五星红旗,是十多年的历史延续至今,那么,在美中贸易战开打,美国已经觉醒到中共对美国的渗透与侵害,并将中共视作美国意识形态上的敌人,清除中共的影响,向祸害人来百年的共产主义运动最后一个堡垒中共政权宣战之际,中共赤化旧金山华埠的步伐仍不停止,那就不是历史了,而是现实。将于明年落成的旧金山华埠地铁站,确定以华埠已故亲共华人领袖白兰女士的名字命名,就是中共在旧金山华埠赢得又一场重大胜利,旧金山蒙受的又一奇耻大辱。

白兰2016年9月去世,生前大姐大派头十足,抽烟、喝酒、满口粗言,去餐馆吃饭不花钱,不是她不给钱,而是餐馆不敢收她的钱。白兰活跃华埠30多年,她没有店铺、没有公司、从不打工,却长期担任华埠亲共侨团中华总商会的顾问。白兰一生从未竞选任何公职,却插手旧金山几乎所有公众事务,包括操纵市长、议员的选举。白兰为旧金山华埠做过好事,但她的主要工作是担任中共在旧金山华埠的代理人,实现和巩固中共对华埠的管制,打压所有反中共的力量:中国民运人士、维权人士、法轮功、台湾的国民党、民进党支持者,中共的敌人就是她的敌人。她晚年罹患肾病,中共把她接去广州让她住进最好的医院高干病房,两次为她换肾。就这样一位中共代理人,他的名字要永远刻在华埠地跌站,华埠居民,和搭乘地铁来华埠的人一进华埠,便笼罩在白兰的阴魂下。

旧金山华埠全面沦陷,除了诱惑与恐惧,还得力于旧金山华人的愚昧和卑劣品格,他们是愚昧与品格卑劣的当代中国人在旧金山的延伸。他们中的大多数,因为不喜欢中国而移民美国,未作任何贡献而享受美国的自由民主法制人权、良好的福利,却利用美国的言论自由,欢呼美国遭遇的天灾人祸,支持中共对美国经济、政治、意识形态的渗透和侵袭。他们支持世界上敌视和攻击美国的政治势力如伊斯兰极端主义,欢呼九一一恐怖袭击,反对美国的反恐行动。他们对中共权贵集团镇压政治异议人士、践踏人权与掠夺国家财富视而不见或认为理所当然,习近平修改宪法、终身执政,他们欢呼和拥护;中共香港特区政府动用警察残暴镇压“反送中”港人,他们集会支持港警暴力,并向旧金山选出的国会议员施压,阻止《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通过。他们热衷于充当迎送访美中国领导人的啦啦队,穿统一制服红马褂、举五星红旗、拉红色标语、唱红色歌曲,辱骂现场抗议的不同政见者甚至大打出手。一群愚昧卑劣的中国人在五星红旗飘舞下的旧金山华埠游荡,他们的名字叫“爱国华人”,他们的团体叫“爱国侨团”。

人们或许感到奇怪,在以基督教精神立国、信奉资本主义的美国,为什么容许旧金山,有一块实际上受中共管制的华埠存在呢?其原因就在于美国有强大的左派势力,旧金山是美国左派的大本营。美国的左派是百年前发轫的共产主义运动的一个分流,另外的分流则是今日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已经消亡的苏俄列宁主义和毛泽东的中共专制主义。美国的左派历来是中共的同路人,从上个世纪40年代帮助中共赢得国共战争,到本世纪70年代美中建交、21世纪初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任由中国崛起对美国经济、政治、意识形态全面侵害。在旧金山,左派的行为不加掩饰,每年中华人民共和国10月1日国庆,旧金山市政府便要从政府大楼的阳台上伸出一支旗杆,市长与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共同升起一面五星红旗,升起仪式后,开香槟相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如此荒唐事发生在旧金山市政府,那么旧金山华埠漫天飘舞五星红旗,白兰之辈横行无忌,也就不足为怪了。

特朗普执政后,副总统彭斯两次发表对华政策讲话,美国发动对中共政权的反击,但旧金山华埠“爱国侨团”有恃无恐、不知收敛、依然猖獗。美国的觉醒为时已晚,中共对美国的渗透与侵害,已尾大不掉。除非旧金山华人在世界大势突变到来之时,效法香港“反送中”民众,也来一场“收复华埠,时代革命”,不然不足以洗雪华埠之耻,也不足以洗雪旧金山因华埠而蒙受的耻辱。这一天何时到来?也许为时不远,也许还要耐心等待。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20.01.18

阅读次数:5,25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