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为什么习近平发话后武汉肺炎确诊及死亡人数恐怖攀升

Share on Google+

发表时间: 22/01/2020

全世界许多地方都有可能会爆发某种危险的疾病,武汉肺炎为什么特别可畏,因为它很神秘,当局一开始遮蔽事情的真相,结果疫情向全国向境外扩散,一直拖到快过春节的时候,习近平表态,确诊和死亡人数突然攀升,武汉被迫封城。武汉沦陷过程发生的怪现象,中国民间的愤怒和质疑也愈来愈重。

十二月初就传出了疫情为什么按兵不动

武汉肺炎最早出现于2019年12月8日,12月31日起,网上流传一份武汉卫生机构头日“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文件,网络披露后,当局才出面证实,才开始向社会通报病例,并指正在查清是何种肺炎。当局动作缓慢,泰国,日本等中国境外先后爆出感染病例,可是全中国,除有前车之鉴的广东11日公布一疑似病例,只有武汉才有确诊病例。

更严重的是,武汉公安局一月一日通过公众号“平安武汉”通报,“散步武汉肺炎谣言八人被依法处理”,指网民“转发不实信息”、“扰乱社会秩序”,籍此警告市民“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这一事件显示,当局不仅要管制新闻,还要封口,任何敢于与当局保持不同口径者都会像以往那样,遭到“依法处理”。一月14日,病例愈来愈多,国际社会疑虑重重,趁着香港专家前往武汉考察机会,香港多家电台电视台前往追访,港媒当日早上前往武汉金银潭医院采访疫情时却被公安带走扣查,并迫使记者删除医院内所拍内容,记者还被要求交出电话和摄影器材检查,刁难一小时后放行。

一月17日,一位网名“树先生sss”的男性网民在微博发文,指他家三口均疑似感染不明肺炎,其父获金银潭医院隔离治疗,其母则被院方以无床位为由拒收,他质疑当局延误治疗,事件引起关注后,文章被删除,微博被封号。

一些专家表态引起的疑问

如果说海外对武汉肺炎高度关注,世界卫生组织谨慎地等待中国报送更进一步详细的资料的话,中国媒体援引的一些专家评论也引起质疑。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王广发,本人21日确认染上武汉肺炎,正在接受治疗。他是一位国家医疗专家组的专家,曾于1月10日就新型冠状病毒对官媒表示,他认为按病人病情及扩散情况,整体疫情“可防可控”,这句为官方背书的话受到广泛的质疑。

为什么只有武汉有病例,中国其他地方无一感染,对此疑问,北京大学免疫学系副主任王月丹的解释是,他推测因为中国其他地区未检测此病毒。1月20日,中共最高当局表态了,王月丹对媒体解释,原来没有很好的检测方法,所以有些病例暂时没有确诊,现在检测方法改进了,可能近两天新增的病例骤增。非典疫情发生已经过去了十七年,中国的检测方法还没有改进,习近平表态了,一夜之间检测方法骤然改进?这些都是民间很大的疑问。

人传人什么时候开始

对于“人传人”,当局一开始就予以否认。但是一些海外专家早就指出,只要是冠状病毒,一开始就应该假定人传人。现在人传人被证明是事实,已报出14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是当局始终不肯说,这些医护人员是在什么时间什么情况下感染的?

武汉不相信眼泪?武汉当局举止诡异

武汉当局不光有拖延疫情的嫌疑,而且就在疫情严重,透明度缺失,人心惶惶,国际关注之际,武汉当局上演了两幕令人诧异的大戏。

一月19日,根据『楚天日报』报道,武汉市百步亭社区举行有四万多个家庭参加,各户贡献13986道菜的“万家宴”,一月20日,武汉市自当日起向全市派送20万张“惠民旅游券”,让市民免费在大年初一至十五“畅游”黄鹤楼等30个武汉景区。

武汉乃千万人大埠,人员流动大,且正值春运,中国亿万人大流动,武汉肺炎越来越被怀疑人传人可能性极大之际,作为疫情源头的武汉市在这个时刻举办此类活动,被人指市政府不止好大喜功,更要以此向外界显示习近平中央倡导的正能量,“武汉不相信眼泪”,如此形同提供了交叉传染的最佳场合。

现在,习总书记表态了,武汉话风大转,被网民讥讽“领导不批示,疫情就不存在。”

武汉这么大的事北京为何充耳不闻

从12月8号,到1月20号,北京当局反应的迟缓令人惊讶。其间通报的病例也很有限,死亡病例不超过三人,而在1月17日,伦敦帝国学院流行病医学专家弗格森根据数据推算,截至1月12日,中国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的潜在总数为1723例,22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回应这只是一个理论最大数。21日,香港大学医学院透过数学模型推算,截至1月17日,武汉可能已有1300多宗病例,此数据与伦敦帝国学院推算相互印证,该院院长梁卓勋同时推算中国各省市可能已有300多宗武汉输出的个案。

中国当局最大的问题在于为什么在四十天内,反应如此迟缓,究竟是因为武汉当局隐瞒不报,或者调查进度缓慢所致,还是北京当局有意迟报,担心影响维稳大局所致,这成为中国网民的又一大疑问。

习近平为什么迟至二十日才表态

为什么武汉疫情,被外界普遍称之为中国肺炎,严重程度远远超过官方公开描述,几近失控,引起全球忧虑之后,才惊动了中国的最高领导人,这也是一个巨大的疑问。

官媒新华社19日报道,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首次就武汉肺炎表态,要求中国各地政府必须做好防疫和控管工作,尽快查明病毒感染和传播原因,加强病例监测,特别在春节期间人员密集流动情况下,尤为重要。习近平还强调要“维护社会大局稳定”。

习近平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情况下发表“指示”,无从得知,据报中国总理李克强随后也做出批示,要求做好防疫工作,防止疫情扩散蔓延。按照中共正常渠道,这么大的事情,习近平李克强应在第一时间知道,地方当局竟敢隐瞒?

习近平一“指示”,“地动山摇”,中国官媒,武汉当局口风大变,病例骤然上升,令全球瞠目。在当年抵御萨斯建立功勋的中国首席传染病学专家钟南山“重新启用”,率领“国家高级别专家组”调研武汉疫情,并于当日返回北京。钟南山20日接受中国央视“新闻一加一”采访时表示,“现在可以说,肯定有人传人现象。”同日,网络爆出中华护理学会秘书长应岚的通报,指从当局疫情防控会议上得到的信息显示,疫情严重程度超过想象,中重症率14℅,致死率4℅,疫情与萨斯有相似之处,已明确会人传人,且已发生集聚性感染。这一消息还有待验证。

数据跳涨了,17日之前,武汉64例,香港90例,境外3例子,中国其他省份零例。习近平一说话,一切都不平安无事了,连中央政法委都声嘶力竭地立军令状,周二周三之间,死亡人数先9人,继而增至17人,确诊病例猛增至500多例。中央政法委说谁瞒报就抓谁,谁隐瞒谁就是千古罪人,有网民怼,“你先抓拿抓人的人,判几个官员啊”。

武汉当局看颜色行事,自吹“武汉是一座不断战胜困难的城市,类似的情况,我们不是第一次遇到”。“我们坚信,有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关怀,有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和决策部署,有省委省政府的周密安排,我们万众一心,众志成城,认真做好各项防控工作,就一定能够打赢这场疫情防控战。”

非典的教训为什么被忘记?

武汉肺炎12月传出病例后,网络就不断发出当心萨斯重演的警告,呼吁中国政府前车可鉴,吸取教训。

十七年前,中国广东率先爆发非典疫情,也称萨斯,中方在第一时间隐瞒,致使疫情扩大蔓延至全球。

非典的教训出在哪里?就出在不愿意公布真相,中共当局死命维稳上面,好在那一次出了像蒋彦永医生那样的勇士,在通过正常渠道反应无效后,向世人公布了萨斯的真相。

2003 4月3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面对云集的媒体记者信誓旦旦:“北京市只有12例非典,死亡3例。中国的非典已得到有效控制。”他还进一步表示:“欢迎大家到中国来旅游,洽谈生意,我保证大家的安全,戴不戴口罩都是安全的。”

301医院军医蒋彦永的第一反应是:“我觉得张文康提供的数字和真实情况差得太远。”四月4日,4月4日晚上,蒋彦永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写了下来,按照他从电视看到的邮箱地址,分别给中央四台和凤凰卫视。他信中最后一句话是:“我提供的材料全属实,我负一切的责任。”随后几天中国国内没有反应,但蒋彦永的信息被国外媒体获知,萨斯疫情严重传播的消息传遍了世界。4月17日,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强调,任何人不得隐瞒、谎报疫情。4月12日,卫生部长张文康及北京市委副书记孟学农被免职。因始终坚持要求为六四正名的蒋彦永医生一生坎坷,他以“用于揭露SARS疫症真相,从而拯救了不少生命”获得广泛的赞誉,

知名文化人许知远网络写道:“17年前,我是个刚入行的记者,觉得SARS迫使中国重新思考自己的治理模式,还可以对New York Times 表达自己的感受。如今想来,上一场危机还有蒋彦永、钟南山这样的医生,柴静这样的记者,以及大批追踪媒体,如今似乎只有财新一家杂志在继续正常的报道。这个系统最成功之处,就是摧毁了正直的人、值得信赖的机构,以及一个社会自我叙事的能力。只剩下一个傲慢的权力以及一堆杂乱的信息与脆弱、孤独而愤怒的个体。”

习近平当局或许不能直接对武汉肺炎发展到如此程度负直接责任,但是谁营造了这样一个社会政治环境,官员只想邀功升官,只想按照要求保证正能量,一切为维稳服务,遇到问题尽量压住,遇到舆论尽量捂死。今天,中国的社会环境还不如非典时期开放,媒体越来越不敢说话,维权律师一个个遭到打压,这一切又是谁的责任呢?

武汉疫情还在发展,武汉市周四起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开武汉通道暂时关闭,以遏制疫情蔓延。一些民众希望,至少当局能够如实、及时向世界报告武汉肺炎传播的真实状况。

RFI

阅读次数:5,02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