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扶不起的红二代——盘点李小鹏的政绩

Share on Google+

【摘要】

李鹏的长子李小鹏1982年从大学毕业之后,想从商就从商,想从政就从政,能力不强,却得到了火箭般的提升。山西省政坛省市县几乎全军腐败,李小鹏连用人不当、监管不严的责任也不用承担。进京当上交通部部长后,也没有什么建树。按照李鹏生前的安排,李小鹏最好能在在2022年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当选中央政治局常委,这样才能保证李鹏家族的利益得到长久的政治保障,而且在这之前必须拿下副国级的职务。2018年李小鹏亲自陪同习近平视察三峡大坝和长江,是仕途看好的迹象。不久前传出李小鹏将被补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消息,应该是为李小鹏破格提升造势。这一次李小鹏出任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应该是李克强给李小鹏提供一次展现才能的机会。但是2020年元旦取消省际高速取消收费站后,李小鹏引进的ETC系统出现一片混乱,收费增加,收费标准不一,出现了许多不应该出现的低级错误,老百姓怨声载道。省际高速取消收费站趁机加价,已经成为微信热搜的头条。老百姓认为,李小鹏是忽悠李克强,忽悠习近平,负面影响了习近平人民领袖的光辉形象,负面影响了李克强的执政能力。下架李小鹏,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一、省际高速取消收费站趁机加价,百姓怨声载道

2020年是中国全面进入小康社会的元年,对习近平来说,应该是一个十分祥和的年份。特别是在2019年年末举行的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被确认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习近平成为了人民领袖。会议指出,用这一科学理论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推到工作,是全党的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必須在学懂弄通做实上为全党作出表率。

人民领袖人民爱。但是2020年伊始,中国的老百姓却是怨声载道。网路媒体人王剑在《每日财经观察》以《省际高速取消收费站趁机加价,李小鹏忽悠李克强?》为题予以报道和评论。另外还有许多司机在网路上晒出收费的票据,收费之高令人难以接受;同一条路,不同的收费标准,难以得到合理的解释。广大民众表示,虽然高速取消收费站取消了,对交通的快速流畅有好处,但是实际的收费却提高了,增加了消费支出,对全面进入小康社会不利。更有远见的网友指出,使用高速公路收费的增加,造成本来已经很高的物流成本的进一步抬升,从而推动物价的全面抬升,与党中央的六个稳定政策背道而驰。老百姓认为,李小鹏搞的不是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只是收费方法的改变与变相的提价。李小鹏忽悠李克强,忽悠习近平,负面影响了习近平人民领袖的光辉形象,负面影响了李克强的执政能力。只有下架李小鹏,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二、李小鹏执掌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领导工作

2018年12月习近平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要综合提高交通运输网路效率,降低高速公路、机场、港口、码头、港口、铁路等收费,降低物流成本。

2019年3月5日李克强在做《政府工作报告》时说:“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引起台下人民代表的一片热烈掌声。李克强略作停顿后继续说:“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减少拥堵、便利群众”。霎时间下面的人民代表鸦雀无声,原来取消收费站并非取消通行费,只是改变了收费方式,采用电子收费方式,替代人工收费。

油管网站上有人将李克强的这一段讲话单独剪接出来,并标以《先别着急掌声雷动李克强的讲话原来还有下半句》的题目。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的所谓改革建议,应该是来自李小鹏的国家交通部。

这让笔者想起上山下乡时的《一人一支枪》的段子。1969年我们从西子湖畔来到中苏边界的北大荒,恰逢珍宝岛开战。一到北大荒,我们就参加了基干民兵的军事训练,热情十分高涨。一个多月之后,我们的档案到达当地党委,我们这批知青都被全部“缴了械”。原因就是档案中亲属有民国政府行政院长、美国政府代理人、美国特务、军统特务、中统特务的、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 我们流传的段子是:“现在发枪了!”一片掌声。“一人一支”掌声更加热烈。“这是不可能的”鸦雀无声。 “两人一支”又是一片掌声,“是木头做的。”知青们躺在炕上笑个不停。

2019年3月5日上午,李克强做完《政府工作报告》后,身为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在“部长通道”接受记者们的采访。李小鹏说:“刚才,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交通运输部一定认真抓好贯彻落实。大家知道,我们国家的高速公路是分段建设、逐步成网的,而且实行的是以省为单位的建设体制和管理体制,所以各个省依法设立了一些省界收费站。省界收费站现在看来在运行效率、运行体验方面带来了一系列影响。所以国务院去年5月决定,推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我们在做好准备工作的基础上,在去年进行了试点,去年年底取消了江苏和山东以及四川和重庆之间的15个省界收费站。从试点结果来看,效果良好。下一步,我们要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要求,2019年抓重点区域和重点省份,比如说要取消京津冀、长三角地区以及东北、西南地区的重点省份的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2020年,我们将落实要求,基本实现取消省界收费站的目标。下一步,我们将做好各项准备工作,技术上的、管理上的、法律法规上的,完成好这个目标。”

两个月后,2019年5月5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力争今年底前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推广电子不停车快捷收费系统,方便民众出行,以及提高物流效率。

5月17日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出任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小鹏主持召开领导小组会议,表示要坚决打赢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的攻坚战,“建设交通强国、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应有之义,是推进区域协调发展、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内在要求,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物流业降本增效的现实举措,是加快完善行业治理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客观要求。”

9月24日李小鹏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全面推进ETC(不停车电子收费系统)发行和撤站工作,今年10月加速推进各项工作,11月起开始联调联试工作。李小鹏称,截至今年9月18日,全国ETC用户累计达到1.3051亿,完成总发行任务的68.39%。其中,今年新增用户5396万。目前ETC日均发行量约60万张。李小鹏强调,越来越多的用户在自己的车上装了ETC,随着ETC用户的增长,高速公路ETC的使用率也迅速提高,目前,出口和入口的使用率分别达到43.51%和43.13%。

根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2020年1月1日零时李小鹏宣布,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程并网切换成功。上述工程涉及全国29个联网省份的487个省界收费站。

习近平提出的目标十分明确:“要综合提高交通运输网路效率,降低高速公路、机场、港口、码头、港口、铁路等收费,降低物流成本。”降低高速公路等收费,降低物流成本是习近平的目标。而李小鹏提出的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只是改变收费的方式。就是不增加高速公路的总收费的数额,也不符合习近平的降低高速公路等收费,降低物流成本的目标。应该说,降低高速公路等收费,降低物流成本,是符合老百姓的愿望的。从网络上晒出来的收费单和和以前的收费单比较,高速公路收费加价最少在10%以上。这就和习近平提出的目标背道而驰的。李小鹏是用收费方法的改变来取代习近平的降低高速公路等收费,降低物流成本的目标,是阳奉阴违,是明目张胆地忽悠习近平,忽悠李克强。

按理说,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的试点在2018年5月就已经开始,2018年底取消了江苏和山东以及四川和重庆之间的15个省界收费站,据说试点效果良好。2019在全国安装的ETC系统是已经经过试点的。2019年11月起ETC系统开始联调联试工作,到2020年元旦,又经过1个多月的联调联试,象收费增加,收费标准不等这些不应该出现的低级错误,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三、贪腐是中共官员干活的动力

习近平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没有提出降低高速公路等收费,降低物流成本的时间表。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宣布的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的计划,李小鹏用了不到7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程晓农博士与陈小平博士认为,贪腐是中共官员干活的动力。开放改革只是外衣,贪腐是实质。网路媒体人王剑在节目中提出,谁是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程的最大受益集团,这是问题的关键。

中国民间流传一句话:“金桥银路钻石坝”,说的就是修路架桥建大坝都是利润非常高的项目。中国反腐斗争中倒下最多的是各省市的交通厅厅长,而且是前赴后继。笔者的一位中学同学,是对越战争中的英雄,却倒在交通厅厅长的位置上,因贪腐被判15年监禁。不可否认,高速公路的建设,是中国最近几十年来GDP高速发展的一个重要推手。空头大师詹姆斯.查诺斯并不认同中国GDP的高速发展速度。查诺斯曾说过,“经济活动不等于创造财富。你如果盖一座桥,然后这座桥每隔5年就要塌一次或拆一次,于是你每过五年就要盖同一座桥,这能转化成为很多很多GDP增长数字,但显然不会增加国民的福祉。”笔者比较喜欢用《小猪盖房》的故事来解释中国GDP的高速度发展速度。中国住房的一般使用年限是30年,德国住房的一般使用年限是100年。一个中国人活100年,起码需要盖3座新房;一个德国人也活100年,只需要盖1座新房。中国人与德国人一样,一生100年中都有一座房子使用,却创造了起码三倍的GDP。

与德国相比,中国在计算GDP时计算了建造高速公路所产生的GDP,每年又有高速公路收费的巨大收入计算入GDP,一共计算了两次。在德国,原来使用高速公路是不收费的,后来因为邻国对德国的卡车收费,所以德国对所有的卡车也收费,但是对私家车不收费。如果德国也对私家车使用高速公路也收费,那么GDP的增长速度一定会增加许多。GDP的增长速度上去了,但是老百姓的支出增加了,生活水平下降了。高速公路收费的一个必然结果就是,执政党在下一次选举中被选民用选票赶下台。

如李小鹏所说,中国的高速公路是分段建设、逐步成网的,而且实行的是以省为单位的建设体制和管理体制,所以建设高速公路都是来自政府对基础设施的投资,来自各级政府的投资,最终来自纳税人缴纳的税金。完全可以不收费或者少收费。但是中国高速公路的单位公路造价与德国相当,甚至更高,其中很大一部分进入了利益集团的腰包,被称为灰色收入。记得中国一个国企在波兰拿到一个修建高速公路的项目,报价比德国公司低一半。德国人搞不懂了,为什么国企在中国修公路的造价与德国一样,到了波兰只要用一半的钱就可以造了?

中国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高速公路的利用率是很低的。以浙江省为例,全省只有两条高速公路是有很大车流的,是挣钱的,能把投资铮回来,其余的高速公路都是车流量很小的,是赔钱的。在经济发达的浙江省,高速公路总算下来,还是赔钱的。全国的高速公路也是一样,都是赔钱的。作为交通部长的李小鹏,不是从提高高速公路的利用率着手,降低物流费用,而只是搞虚假的改革,把人工收费改为电子收费,变相提高高速公路收费。再说,在2020年伊始,让几万高速公路收费站的人员失去工作位置,与中央的保就业政策也不相符。

根据王剑提供的数据,中国物流所创造的GDP约占全国GDP的15%;而世界的平均水平是物流所创造的GDP约占全国GDP的10%。物流所创造的GDP占全国GDP的15%,对中国GDP增长有很大的推动作用,但是对经济的真正发展,对老百姓的福祉没有任何好处。高昂的物流成本必然转化为高昂的物价;高昂的物价必然导致对人民领袖习近平的不满。

四、李鹏家族的如意算盘

李鹏长子李小鹏出生于1959年6月7日,今年60岁。李小鹏1982年8月毕业于华北电力学院,并进入李家控制的电力行业。1999年成为华能集团总经理,被冠为亚洲电王。又在李鹏的安排下,2008年李小鹏弃商从政,到山西省任副省长,之后任常务副省长,代省长,省长。在这期间,山西省政坛省市县几乎全军腐败,李小鹏不但没有被涉及,连用人不当、监管不严的责任也不用承担,只因为中共的反腐是选择性反腐,才有李小鹏的平安无事。在2012年11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当选为候补中央委员。中共选举候补中央委员是采用差额举候方法,李小鹏是当选的候补中央委员中得票最少,可见李小鹏在共产党内部也不受待见,主要是李小鹏靠老子上去的,不是靠本人的能力上去的。2016年李小鹏回北京担任交通部长。在2017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当选中央委员。

按照李鹏生前的安排,李小鹏最好能在在2022年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当中央政治局常委,这样才能保证李鹏家族的利益得到长久的政治保障,在这之前必须拿下副国级的职务,留给李小鹏的时间并不多了。2018年李小鹏陪同习近平视察三峡大坝和长江,是其仕途看好的迹象。不久前传出李小鹏将被补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消息,虽然后来未被证实,应该是为李小鹏破格提升的造势。这一次李小鹏出任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应该是李克强给李小鹏提供一次展现才能的机会。

但是李小鹏才能平平,之前的提升,靠的是李鹏的安排与交易。虽然李小鹏提前完成省际高速取消收费站的任务,但是与习近平的降低高速公路等收费,降低物流成本的目标背道而驰,使得全国百姓怨声载道,把不满情绪指向了习近平与李克强。

且不说误国误民的大道理,即便从中共要想保持维持一个干练的官僚队伍的角度,对于像李小鹏这样扶不起的红二代、官二代也只有下架一途!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20.01.22

阅读次数:3,672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