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修复机制

Share on Google+

【舍武汉,保全国。专制的效率,令人瞠目,也是奇观。网上皆回忆2003年SARS,还有人记得2008年的川震吗?国家利益至上,便是这三十年铸成的”中国价值”,大难临头它说了算,人还是草芥。贴一篇解析的文字,引自『鬼推磨』第三章「江山」之第四节。】

《国家地理杂志》(National Geographic)说,在地球转型的地理纪录上,中国是冲撞最剧烈的地带。三千五百万年前启动的印度板块构造性撞击(tectonic crash)欧亚板块,隆起了喜玛拉雅山,中尼边界的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和世界屋脊西藏高原。这个新的海拔高度,转换了气候形态,在北部形成沙漠,却以印度洋之雨季浸淫其南部;从高原冰河流出来的中国生命线长江黄河,徜徉东去,虽渐次低落,却依旧跌宕,江河流域孕育的沃壤,风调雨顺滋育的大地,使中国文明出现于公元前六千五百年之际,世界上第一个种植穀物、驯养家禽的地方,其供养的人口终于成为世界之最。

二〇〇八年五月十二日发生四川汶川大地震,八级,地震界的解释是来自印度板块的撞击,千万年尚未底定的一个地质运动。这个撞击在四川盆地的东缘龙门山断层,撕开了口子,而那里正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深山密林的绵阳安县,就有五十万人,因而杀伤之惨重,乃是无从避免的。从宏观框架来看,大自然的恩赐实在是塞翁失马。地质运动间隙中的人类文明,该有怎样的”环境意识”呢?

这一天恰是农历四月初八,乃佛诞日。中南海图吉利,定奥运会日期于2008年8月8日,自诩”发发发”,结果地震距此会恰有88天。共产党奉唯物主义,不容迷信,但是合法性危机使其丧失自信,毋宁是深陷迷信,乞灵奥运会并非只为”大国崛起”,也下意识欲”好风凭借力”,谁知道他们设计的奥运吉祥物”五福娃”,尽成反义:

大熊猫:大地震之汶川是熊猫故乡;
藏羚羊:三月间”拉萨事变”,藏人上街反抗;
燕子:造型来自”沙燕儿”风筝,四月间火车相撞于山东潍坊,正是风筝产地;
鱼:尚未发生的水灾预警;
奥林匹克圣火:全球传递遭全球抗议。

“两天前一位陪同胡锦涛前来的现场的新华社的高层才透露实情说:中国地震部门确实成功预测了这一次地震!虽然他们预测的震级在6级左右,但预测的范围和时间之准确(范围基本是四川,但多预测了一个西藏,时间准确到三星期内),都非常值得称道……这位新华社领导在接触一位北京来的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时,竟然听到当地驻军首长对北京领导说,他们一个星期前接到绝密地震预告后已经就当地的核设施和武器弹药作了妥善处理,请领导放心。”

这是地震后的5月21日,一位新华社记者匿名发向海外的报导。大地震实际上是准确预测到了,却被当局扣押不报,因为2008年”迎奥运、促和谐”,粉饰太平是第一位的,岂容灾祸晦气?另一个隐秘缘故,大概是这一带乃藏于山洞里的中国核发射基地。实际上汶川地方当局也接到预防灾害通知,附近中小煤矿在地震前三天停工。当局通知了军队、煤矿重要单位,却独独没有通知县乡两级中小学!这个延误的后果,导致汶川大地震空前惨烈:

死伤——官方数据,有6万8712人在地震中死亡,1万7921人失踪;绵阳什邡的一个山岗上,埋着108个中学生,墓碑上没有名字,只有编号;

豆腐渣工程——地震造成约21.6万间房屋倒塌,尤其校舍坍塌严重,总计12300所,是政府建筑的四倍,时值上课时间,许多学生被校舍压死,官方否认”人祸”,拒绝公布死亡学生名单,民间”公民调查” 确认共有14个受灾县区5196名遇难学生;

赈灾捐款不知去向——北京清华大学发布的”汶川地震善款流向”报告称,截至2008年11月,全国捐款总额达人民币652亿元,估算8成捐款最终交由政府部门去使用,但缺乏细目。巨额善款涌入,但川震捐款被贪污、遭违规滥用、使用不透明等缺失,据四川省检察院称,地震后共查办涉灾职务犯罪343人。

这场巴蜀大难,叫川人的五千个娃儿被活埋,其惨烈或可上接张献忠屠川。自古”天下未乱蜀先乱”,川民之强悍,著称于近代史,中共领袖亦多川人,我问过廖亦武:”川人这次是怎么了?”他语塞。我想他们遭遇了一个”现代专制”,硬是没得法。中共以”党国军”三位一体构筑”中国救灾模式”:封锁消息、拒绝外援;弘扬主旋律、操办救灾大秀;维稳第一、打击民间社会。支撑这个模式的逻辑是:”灾难是民族和国家进步的加速器”。此间可以窥见,所谓”中国崛起”,无非极权的扩张和强势,也是剔除人性和善良之铁血冷酷化。中共从救灾中总结”教训”:灾难中认识”集体的力量”、认识”强力政府及其集中调度人力和物资的关键作用”、认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关键意义,甚至”军事现代化和装备技术含量提升”并不适宜中国地理环境,”与国际接轨”是形式主义等等,显示了一种倒退的倾向,然而它确是一种经世致用的中国传统。

汶川大地震,表面上预演了中共的紧急动员能力、社会控制能力,其实更重要的,是检验了这个制度经历文革、开放、市场化、互联网等等”专制危机”后的修复能力。

修复机制的证明,不仅显示于88天后在北京如期上演的”〇八奥运”雪耻大秀,更显示于一年后的六十年国庆庆典,有人说”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豪华和奢侈的庆典”,仅制衣费就花了十几亿,更多的花销是:一级战备式军管、戒严、封网、政治警察和居委会的总动员——三道防线、三百四十八个盘查点、五万民警、一百一十一万志愿者安保;再加上阅兵军事演练、游行和表演团体提前一年的排练……需要多少个百亿?然而检阅的本质,是”团体整齐划一”,各类社会团体皆数以千计次的苦练,必须练成木偶才算数,只为通过天安门的十五分钟。从朝鲜学来的这种”极权艺术”——中国攻克组织超大规模表演的技术难关,很多人图解成天安门城楼上那个僵硬的胡锦涛的”帝王心态”,却忽略了那主要是为了向全世界展示这个制度下人民的奴隶般服从,和政权的固若金汤。

2008年因汶川大地震,而被称为”中国公民社会元年”、”中国志愿者元年”,因为众多非政府组织(NGO)和大量志工奔赴灾区从事各项服务,灾难也给民间社会提供了一次难得浮现、出击的机会,虽然它依然面临专制修复带来的重重压制。

作者脸书

阅读次数:3,66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