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回到深圳,与两位家住北京的老同学相约到成都游玩。我们几乎同时从深圳和北京两地起飞,也几乎同时到达成都机场。

坐国内航班过安检,比坐国际航班过安检要轻松一点。我没有交运行李,只需把手提行李中的电脑拿出来;人走过安检机时,则不用脱鞋和解裤腰带。不料去拿已通过行李安检机的旅行箱时,安检员把我喊过去,叫我打开箱子。我把箱子打开之后,他们没有翻其它东西,只把箱子面上的一把折叠伞拿了出来。因为我临离家时查看了一下成都天气预报,说那里近几天都是阴有小雨,我就随手放了一把雨伞在箱子里。

安检员打开雨伞,仔细地察看伞面和伞骨。这时我马上想起在什么电影里或书里看到过的用雨伞藏放毒品的情节,以为他们接到了这方面的举报。检查了一两分钟,他们没有发现什么疑点,就问我:大晴天,为什么要带雨伞?我说:这边是晴天,但天气预报说成都这几天都是阴雨天;况且这种伞不光叫雨伞,也叫阳伞呀。于是他们允许我把伞放回箱子里,通过了。

一到成都机场,就与北京的两位老同学会合了。我说起在深圳机场的经历,说估计最近可能多有毒品案件发生。在清华退休的老徐听了哈哈大笑,说:你呀,真是在国外住得太久,一点不懂国情了;我们在北京机场过安检也是只查雨伞,哪里是查毒品,是查你属不属于支持香港雨伞革命的嫌疑犯!

听了他的解释,我才恍然大悟。

(二○一四年十一月三日)

文章来源:文学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