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高院为武汉肺炎“造谣者”平反 消息指8人均为前线医生

Share on Google+

2020-01-30

武汉肺炎早在2019年12月就出现,官方初期为管控民间舆论,公安以散布及转发非典谣言查处了8人,据悉该8人均为前线医生,透露武汉肺炎疫情反被指“造谣”,之后再没有医生敢发声。近日,内地最高人民法院及《人民日报》等为8人平反。更有网民称他们为“八勇士”,并向他们致敬。(胡凯文/马立克报道)

武汉肺炎疫情去年底开始爆发,武汉市公安局查处8人散布谣言。近日,内地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日报》等接连为8人平反。据了解,该8名率先在社交媒体公开疫情消息人士,均为医生。谁令民众低估武汉肺炎严重性,以致错过最佳防疫时机,谁之过?

微博CEO王高飞日前在其“来去之间”微博帐户中,转发了一则帖子,披露“这8个人分属于三个(微信)群:武汉大学临床医学04级群,武汉协和医院红会神经内科群和肿瘤中心群。”王高飞并说,“可笑的是这8位(医生)现在还战斗在最前线”。

周二(28日),内地最高人民法院在官方微博帐号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怎样看待《武汉处理8名发布不实信息者》 最高法发文”,指出“应该理解法律对个体的适度宽容态度…事实证明,尽管新型肺炎并不是SARS,但是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似乎为该8名“散布谣言者”正名。

纽约华人资讯网的微信就公开了其中3名医生身份,包括李文亮、刘文及谢琳卡。

高院微博又指,“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似乎是批评当局错误打压敢言的医生,导致防疫工作“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公开真相反被指“造谣”,国内网络舆情控制的工作人员尤迪向本台表示,网络上发出的突发事件的现场视频和图片等,网监无法给定义造谣,只能尽最大可能的删贴,找到源头并以传播不良信息和泄漏国家机密等方式封杀。对文帖内容,地方政府和公安网监,可以传播谣言的令箭进行系列封锁,并可以对消息的发布传播者进行威慑。

这位网监人员说,平时一个文帖的传播达到500次转发,就会进入审核状态,不利于维护社会稳定和主流舆论严重背离,网络监控人员就要向上级网监部门报告,评估后就会让当地的国保人员出动定点处理。春节春运这样非常时刻,一则帖文如微信圈等社交媒体转发超过50次,就进入对比评估,是否会引发社会不良反应,以网监技术手段和国保人工手段处理。

尤迪说:那些东西统统都是由网监部门掌握材料,网监部门掌握了材料再传给下面的网警支队或网警大队,网警支队再传给国保,国保一查就查到人。地方政府维稳过度,但是维稳过度也要有底线。为什么维稳过度呢?如果这个事情扼杀在12月,那么1号至1月20号,就不会产生这么大效果,这么大的传播量和这么大受感染的人数,出这么大的事要封城。

大陆高院暗示放宽“造谣”、“传谣”的尺度;《人民日报》客户端亦刊发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所说“这8个人是可敬的”,又指给他们很高的评价,他们是“事前诸葛亮”,并表示要根据病毒发展,不断调整认知,不断否定自己,如果都能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

内地网民的回响就称这8个人为“八勇士”,并向他们致敬,还促请当局向8人道歉及赔偿。内地前知名媒体人王志安则在推特上表示“个人认为,前些天下令抓武汉那几名所谓造谣的人,应该抓起来”。

造谣“八勇士”事件,发生在元旦,武汉公安当日傍晚于微博帐号“平安武汉”发文称,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络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经调查核实,已传召8人问话,并依法进行了处理。武汉公安当时回应称,发现有8名网民分别传发“X医院已有多例SARS确诊病例”、“确诊了7例SARS”、“Y医院接收了一家三口从某洲回来的,然后就疑似非典了”等未经核实的信息。事后,央视新闻亦大肆报道。

大陆的社会舆论监督、言论自由会否就此放宽?有分析指,湖北、武汉的地方维稳体系已经捂不住,非常时期高调打压民意举动极为愚蠢,中央势必做出姿态安抚社会情绪。武汉肺炎下各国撤侨,北京已经丢够面子。

RFA

阅读次数:11,0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