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一两天之间,大陆除京﹑沪﹑穗﹑深﹑津﹑渝六个直辖市之外,几乎全国各大城市都封城了。现在的封城已经有统一规格,便是小区封闭管理,每个家庭每两天准一人出街买菜,各小区之间断绝来往,城与城之间也断绝来往,等于社会活动都停摆,以亿计的中国人被囚禁。  政府人员在各小区抓捕嫌疑染病者,把他们都关到统一隔离营去。不管是不是真感染,千人同处一个大监仓,人人行得跑得,如何管理?一系将人都锁死在床上,一系打懵仔针让他昏睡,然后任由这些人交互感染,各自听天由命。政府就打算用这种非人道的方式,来减少社区感染,尽快稳定局势。

早前抗疫专家钟南山曾预言疫症在半个月之内到顶,现在看来,如非疫症扩散已失控,政府不必下此重手。

疫情惊天,医治无力,多少中国人会丧命,多少人会一生伤残,多少家庭家破人亡,而结局仍遥遥无望。

外交部承认全国医用物资紧缺,这也是史无前例的认衰。以中国之大﹑之有钱﹑之厉害﹑之爱面子,终于不得不向外求援,如非预见到走投无路,不会出此“下策”。这不是中共学乖了,是显示问题的严重程度。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古圣贤早就预言了,不料我辈即将亲临其境。

在香港,林郑继一日禁罩之后,马上改口道歉。之前为何下令,之后为何收回,都不需要解释。身为特首,做一项关乎百万生民生死的决定,想都不用想,还盛气凌人,以为自己一言九鼎,拿人命赌气,这种人的良心真是给狗啃了——林郑不除,香港断无生路。

不少建制派人物挺身批判林郑死不封关,有论者认为林郑倒台之日不远,笔者希望是真的,但恐怕没有那么乐观。自古阵前易将为兵家大忌,习近平不会在这个风头火势上扳倒林郑。现在形势之发展不是以月计,也不是以周计,是以天计,每天局势发展都不一样,阵前易将牵动太大,恐怕画虎不成反类犬,更加祸及他自己的统治地位。

建制派之所以坐不住,是因为他们也生死交关。香港沉沦,他们岂能幸免?唐英年﹑何柱国诸人,和他们的亲友,亲友的亲友,都不是关在真空房子里。香港变成疫埠,他们的下属﹑佣人﹑司机,凡与外面有接触者,都随时会中招,这些人与他们自己都有密切接触,即是他们也随时中招,他们那么喜欢中招吗?

疫症何时完结?早前的说法是五月间气候回暖,病毒会自动衰减,那时有望疫情平复。乐观的说法是三月间会到顶,到顶后回落还要一段时间,其实也差不多到五月。五月能见到希望已经不错,万一病毒不生性,那就只有等上天打救了。

瘟疫过去,整个社会要用多少时间和力量才可复厡?这又是另一条数。经济遭沉重打击,中共自诩的“战无不胜”﹑“伟大光荣正确”都濒临破产,管治威信低落,习近平定于一尊的地位不可持续,中共党内不可避免酝酿一次大变,搞不好又要修改宪法。而在民间,瘟疫积下的不满,人民对中共制度的质疑和怨恨,都积到前所未有的危险程度。

近日网上流传湖南衡阳有民众在街头公然聚集,高唱民谣“共产党的天是黑暗的天,共产党的人是个个不要脸。”“以前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是公安!”这种现象在疫症发生前是不可想像的,足见疫症的效应正在扩大,百姓对中共的态度正在起变化。

近日大陆自由派许志永﹑许章润先后发表公开信和长文,直接打脸习近平,用语之重,决心之大均为空前。证明知识界也嗅到民情起伏,社会不稳,人心思变,在多年螫伏后,知识界正准备趁势集结,再推动中国的大变革。

种种迹象表明,瘟疫过后,绝不是问题的结束,是另一个大问题的开始。中国民间对中共专制统治的强烈不满接近火山爆发的临界点,底层百姓共同的政治诉求会战胜对专制暴力的恐惧,民间的反抗势如燎原之火,中共的江山危危乎。

乱世在前,乱世将造成生民的大痛苦,香港人处此时代大转折的关头,也要有充份的心理准备,预先筹谋,准备过一个寒冬。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分与合均依历史发展的逻辑。世道要变,唯有循之应变,不可逆之而行,江山倾圮之后,重头收拾旧山河。幸与不幸,我们都处在这个历史十字路口。

乱世底定,中国必将全盘西化,学日本,学南韩,学台湾,各省割据之后,各省协商重新立国,那时,中国才可以实现普世价值,更有自信地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作者脸书2020.02.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