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
一个只想做
有血
有肉
有情
有义
有良知的人
只不过
把人命关天的事
提醒
亲朋好友
在黑夜中小心大树后面的冷枪
这是人世间
多么无可厚非的人之常情

但充满人性光辉的他
——李文亮
那里知道从山洞里走出的
曾经败在奥德修手中的瞎眼巨人
在正午的阳光下
肮脏的双手提着一副
盾牌材料制成的沉重如山的口罩
悬挂在他微微张开的嘴上
惊险堪比本应悬挂权力头上的
——达摩克利斯剑
他微张的嘴
犹如散落在岸上美人鱼那渴望海的嘴

你面目皆非
裸露胸膛张开双手
阻挡狂奔涌向地狱大门的的生灵
电视机的铁幕里
猛虎下山般的速度
伸出恐怖片似的电锯
不容置疑地
在震耳欲聋的丧钟中
你那没有高山伟岸的身躯
顷刻间四分五裂
滚落在厚厚的黄土地上
如蝼蚁
在数万人如履带般的鞋底下碾压

你那特立独行的头颅
你那拍案惊奇吹响哨子的嘴
你那双阻挡人们涌向地狱大门的双手
你那陷入黄色沼泽的双脚
在数万人
血盆大口涌出的
比病毒有过之的吐沫形成的海洋里漂浮
在漂浮中如铁达尼号般
在众目睽睽中
慢慢地沉沦在冰冷刺骨的黑色的海洋中

你就这样在于无声处的黑夜里
带着曾经让你心惊胆战的训诫制成的口罩走了

2020年2月7日夜中于长春家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