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李文亮医生——一个用生命点燃愤怒火焰的普通人

Share on Google+

2020-02-07

李文亮医生去世了。在过去近一个月里,他是数以万计(随后或者会是数以十万计、或百万计)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的疑似患者、确诊患者之一;从今天凌晨停止呼吸那一刻起,他又成为数以百计(今后或者会成为数以千计、万计)的死于该病的不幸者中间的一位。但是他没有像大多数无名氏死者那样默默地离开这个世界,他用自己的离开演绎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今天,数以亿计的中国人用苦涩的泪眼目送著他的灵魂冉冉升天,用嘶哑的愤怒在心底诅咒那个迫害他的没有人性的制度和官员们。

作为一名武汉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在去年的12月30日,李文亮在一个150人左右的大学同学群中发布了一条信息,“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随后,该同学群的一名网友将他的对话截图发上了网络;不久,他即被医院监察科约谈,并在1月3日到当地派出所签了一份公安机关对自己“违法问题”进行警示的《训诫书》。在被训诫之后的数天之内,他在接诊过程中被感染,直到今天凌晨去世。在这期间,他的多名同事和父母也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他用自己年轻的生命证明,当初他在网络上传播的不是谣言,而是一个本来应该由政府出面向大众拉响警钟的、威胁公共安全的真实的重大事件。他也用自己宝贵的生命证明,那个指责他散布谣言的制度和官员们,是将统治集团的私利置于无数人民的生命之上的满嘴谎言的一伙人类垃圾。当我看到李医生的死讯的时候,禁不住老泪纵横,他才34岁,与我的儿子同龄,是父母的心头宝贝、是妻子和孩子赖以依赖的丈夫和父亲、是风华正茂的社会栋梁,但是就这般无声地离去了!

当他离去之后,有人将它称之为英雄,事实上他并不是英雄,而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寻常人。当他披露疫情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向这个没有人性的制度挑战的念头,只是想提请自己的同学们多加保重,这是任何一个人类都应该具有的对同类的温情,但是这也恰恰为这个制度所不容。李文亮也没有英雄般的勇敢,反而在压迫面前显得十分怯弱,他在派出所承认自己“造谣”,对猖狂专横的专政人员的无理“训诫”温顺地表示“明白”,直到强大的社会舆论大声呼吁为他正名的时候,读者仍然可以从他那篇躺在病榻上接受的采访中心痛不已地感受到他的余悸。

但是,李医生是一个普通人这样的事实也正是它能够点燃民众对扼杀言论自由的专制制度和政府官员们愤怒火焰的最关键要素。因为李文亮的遭遇告诉无数的普通人,今天的李文亮,就是明天的你和我。想到这一点,怎么会不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纵使你在主观上愿意屈从这个压迫性的制度,但是仍然无法知道什么时候会遇上李文亮式的突如其来的麻烦,遭受到李文亮所遭受到的屈辱和惊悸,眼睁睁地看著无数为了个人的蝇头小利而愿意向魔鬼出卖灵魂的同胞对你落井下石,最后孤零零深感无助地死去!

李文亮医生的死也给那些参与迫害民众的中国人带来了许多尴尬和惶恐。笔者在一个北京大学的微信群里看到,有那么几个恬不知耻的人动辄以党和政府的代言人自居,狐假虎威地指责不同政见者“反党”“违法”。今天,面对李文亮之死带来的排山倒海的愤怒民意,他们却显得理穷词尽,茫然无措。未来的中国人当然不会忘记,除了那些坐在庙堂之上的阎王,这些从灵魂到做派都极度龌蹉的鼠朋之辈也曾踊跃地为迫害李文亮的行为欢呼,并由此而争抢党国分发的残羹剩饭。

RFA

阅读次数:3,88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