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赵紫阳的生日、忌日和传统清明节之日,国内都有一些人要冒着政治风险在很小范围用多种方式纪念这位因为拒绝开枪镇压情愿学生而被迫辞职的中共领导人。为了让人们记住那一段历史,这些纪念活动相当于一种提醒。

文革结束以后,改革成了中共意识形态最响亮的主题词。为了自身权力和行为的正当性,每一届中共当权者都争先恐后地打起改革的旗号。其实三十多年来中国大地上出现过的四波改革,内涵并不相同。

第一波是胡耀邦和赵紫阳时代的改革:通过平反几十年积累下来的冤假错案、解放被阶级斗争意识形态塑型的思想观念、开展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和城市经济体制改革,向极权体制政治部位、经济部位、文化部位在文革中越长越大的恶性肿瘤开刀。这波改革利国利民,获得社会各个阶层最广泛的支持和拥护,开创了中共夺取政权以来最好的历史时期:整个社会,政治理性最开明、政治环境最宽松、文化精神最上进、民众心理最振奋。

第二波是江泽民时代的改革:不论姓资姓社,提倡发展是硬道理,看乎有很好的动机。曾被打成右派而久经磨难的朱镕基那貌似悲壮的改革誓言,更让人们浮想联翩。内容繁多,良莠不齐,却不知不觉发生变异。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金融改革、国企改革、教育改革、医疗改革、住房改革,无不是丢包袱、肥中央、强政府、利官员、损百姓。改革日趋变质而事与愿违。随着各级官员及其亲属在此过程中大肆瓜分国有资产和疯狂攫取民众利益,极权体制涉及国计民生的关键部位逐渐长出被称为权贵利益集团垄断的恶性肿瘤并向全社会传感。

第三波是胡锦涛时代的改革:除了废除收容遣送制度、建立农村初级社保和医保、实行西部儿童免交义务教育阶段学费这三件事,其他主要作为就是暴力维稳、强行拆迁、放纵贪腐,无形中维护和扩大了权贵利益集团垄断这个恶性肿瘤,把中国社会拖入一种不死不活的烂泥状态。

第四波是眼下习近平时代的改革:一开始便左右开弓而扑朔迷离。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避开自由知识界话语中专制与民主这个主题,而从恶政与善政角度认为,这一波改革是要割除江胡两波改革所产生权贵利益集团垄断这个恶性肿瘤,并在现有体制下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习近平想用极权体制的利刃割除极权体制的肿瘤,用心良苦,但很难最终成功。因为在极权体制下改恶为善很难,即使这个肿瘤暂时被割除了,癌细胞也会转移而长出新的肿瘤。极权主义者行事喜欢走极端,而极端化必定导致不可收拾的恶性后果,例如”反右”、”大跃进”、”反右倾”、”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维稳”、”强拆”.习近平的作为能否避免这种宿命?

通观四波改革的对象和目标,赵紫阳的身影更显高大。不仅他和胡耀邦主持的改革才在向极权体制的病灶部位开刀并为百姓谋利,而且他在被软禁期间大彻大悟而对一党专政的否定和宪政民主的认同,更为中共开出了根治体制癌症的良方。

赵紫阳晚年的宪政民主思想,虽然是对极权意识形态的颠覆,但又是对中共未来命运的拯救。凡有政治理性的当权者自应对其进行深入研究并发扬光大。可是出于对统治集团利益的维护和对党内异端思想的恐惧,至少中共三届当权者一直在不同程度地限制和打压人们对赵紫阳的悼念活动和平反呼吁,企图让中国人忘记这位政治伟人。记得2009年”六四事件”20周年之际,一位记者询问北京大学学生”是否知道赵紫阳是谁”,得到的答复竟然是”不知赵紫阳为何人”.如今可能也是这样。可见遗忘事态之严重。

中共掌权以后,前三十年犯错误,后三十年一边改错误一边犯错误。胡耀邦和赵紫阳二人实为中共最高的良心与理性,他们晚年的努力其实是在为这个政党赎罪、改错、纠偏,收拾尽失的人心。若非二人为代表的一批党内开明人士的存在,中共的形象必将更加暴虐和丑恶。中共当权者和广大党员理应对他们心存感激。

中国有史以来历朝历代,要数中共一朝在和平年代死人最多,而言论钳制也最严酷。假如对比各个朝代官方编纂的通史和断代史,就会发现古代的史书多少还有点真话,唯有中共的史书多是谎言。

极权主义者因为罪错太多而害怕真相。他们习惯生活在谎言中,不仅需要欺骗别人,而且愿意欺骗自己。好像让世人了解事情的真相,他们的世界就会倒塌;好像让自己承认事情的真相,他们的内心就会崩溃。记得一位哲人说过:在强者眼中敌人也是朋友,因为他始终相信对方伤害不了自己;在弱者眼中朋友也是敌人,因为他随时担心对方会伤害自己。在历史真相面前,极权主义者很胆怯。他们不敢面对赵紫阳,不敢面对与赵紫阳的命运紧密相联的那一段血腥历史。他们害怕”六四”这两个血写的大字,站起来手挽手在北京路上走,并发出自由民主的怒吼。

极权主义者自大而愚蠢,坚信手中有权就可全知全能。他们自以为垄断了新闻、出版、媒体,就能垄断历史,历史完全可以由中央党校和中国社科院那几个御用文人任意编写。他们忘记了民众的存在,忘记了非官方知识分子的存在,忘记了新媒体空间的存在。其实中国近代以来的历史已经由这些体制外人士重新梳理、建构并且书写出来了。虽然眼下它们只能在海外出版,然而今后中国近现代史的认定、普及、传承必将以此为基准。苏共政权自己编造的那套历史已经彻底改写,它七十四年的罪恶已经被写进新编历史教科书——《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之中。中共的命运也逃不出同样的结局。诗人艾青说过阳光不能垄断,我们要说历史同样不能垄断。历史是什么?历史是人们在时间流变中的行为表现和文字记录。它是不能被强权垄断的。

无论今后这个国家怎样走,都绕不开血迹斑斑的”六四事件”和深受民众爱戴的胡耀邦与赵紫阳这两位中共总书记。1989年之后几十年的政治风潮和人心背向已经充分证明,今后的历史还将证明。

纪念赵紫阳这件事把许多人无形中调动起来,激发出内心的高尚情感和勇敢意念。纪念也是一种行动。纪念赵紫阳让我们在伸张正义、反对专制、追求民主的方向上拥有一种共同的力量。希望更多的人拥有这样的方向和力量。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4年11月1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