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文联主席池莉:今天只有一个强烈的悲壮的呼吁!

池莉 何映宇 孤独图书馆 2020-02-09

池莉口述
河西整理

今天只有一个强烈的悲壮的呼吁——已经呼吁多天了不见城市采取切实隔离措施与行动到社区!人们为了买食品蔬菜还在超市拥挤,极容易造成再次感染传播!今是武汉封城隔离第十三天了,明天就满了十四天最长潜伏期,但武汉疫情还在蔓延攀升!为什么不能“配给制”送菜到社区?!公交车和单位公车都闲置着,为什么不动用全社会力量进行彻底隔离?纵然有再多医疗支援,抵挡得了烈性传染病的不断再传播吗?!

眼下新型冠状病毒爆炸式的传播方式,是教科书上都没有见过的。对待烈性传染病,唯一的方式就是隔离,继续隔离,将隔离进行到底。所有隔离家庭急需的粮食蔬菜,我建议有条件的社区,直接从蔬菜公司的田间地头或者仓库送到各个社区,然后以“人不见人”的方式扫码交易,老弱病残家庭的粮食和蔬菜,由社区工作人员送上楼;没有条件的社区居民,可以通过网络寻找到活跃在附近社区的骑手小哥,依然以“人不见人”的方式付费交易,请他们把粮食和蔬菜送到家门口。“只有让病毒吃不到人,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才可能慢慢被饿死!”

“霍乱发生的那一天没有一点预兆。天气非常闷热,闪电在遥远的云层里跳动,有走暴迹象。走暴不是预兆,在我们这个城市,夏天的走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是我写的《霍乱之乱》的开头。

《霍乱之乱》写于1997年5月21日的汉口,发表于1997年第六期《大家》杂志,这是来自于我个人专业工作经历的小说。我曾经做了三年的流行病防治医生,当我不得不离开卫生防疫部门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把自己的担忧写成一部小说:人类尽可以忽视流行病,但是流行病不会忽视人类。我们欺骗自己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若干年后,我亲身经历了这样的“代价”。

2020年1月22日夜将近23点的时候,单位突然来电话,紧急通知:从明天起,武汉市民实施隔离。我立即将家中食品蔬菜分为十四天的等分,每天少吃一点,吃得尽量简单一点,争取不要因为买菜而必须外出。但让我痛心的是,我看到不少人因食品短缺,去超市买菜,超市里可怕的是人与人接触,会造成再次传播与扩散,直接影响你和家人以及他人的生命安全,很可能导致武汉隔离前功尽弃。所以我在自己的生活小区微信群里发出了《给物业与业主的6条建议》,建议大家管住双腿,共同努力。我学过公共卫生,参加过流行病封锁隔离防治。我知道流行病最基本、也是最根本的专业知识就是——早发现、早隔离才能最有效防止病毒传播!尽管今天科技发达,这还是迄今为止最有效的传统方式。只有让病毒吃不到人,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才可能慢慢被饿死!

我现在是所在生活小区的一名热心义工。最近比平时的写作生活更加忙碌。在大难面前,人人都要有慈悲怜悯之心,在保护好自己的同时要竭尽所能帮助他人,做一些具体有用的、对防疫有利的事情。

在这场天灾面前,我们每一位市民都要反思:我曾经做错了什么?我生活方式的对与错在哪里?我怎样与大自然相处的?我为什么非要吃野味?这次疫情公布是否有延误?应该如何纠正补过?只有有效的、深入的反思才能不让悲剧再次发生。

发生于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至今仍未得到有效控制并已向全国扩散,这是相当严重的疫情了,已经到了非常危急的时刻,这绝不是危言耸听!但还是有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的不是宣泄情绪,讲大道理,也不需要高调的口号,需要的是我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够对防疫有利。这段时间,我也看到还以爱的名义、情的借口,大肆地泛滥爱与情。一时间,无数人,通过微信、抖音、微博,发表无数条煽情文字。爱与情,都是好东西,然而绝对不可以滥用。这是一场战争,战争必须让愚蠢无知廉价的爱与情走开!唯有将严格隔离坚持到底,人类才有可能赢得胜利!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