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朋友给我发来警示,新一轮大抓捕已经全面展开,请务必注意保护自身安全。

这完全符合我的预期。每到王朝末年,都会出现自救式的抓人;一旦谎言失去功效,暴力就会接着上;鬼子封锁越来越严,说明鬼子意识到末日快到了;要想完成极左路线图,就必须消灭最后一批脊梁骨。

那么,面对史无前例、越来越暴戾的打压,我们该何去何从?是屈服于极权的淫威世代为奴,还是绝地反击奋起反抗?一个国家被折腾成今天这副凄惨模样,甚至连保住小命都很困难,我们的退路在哪里?

说实话,每天睁开眼的刹那,我都会担心今天会不会被抓。想想那些被折磨得面目全非的良心公知与正义律师,说不害怕是假的。毕竟我们都是肉体凡胎,对暴力滥用者的恐惧是一种人性的本能。

关键的问题是,惧怕能实现自救吗?逃避能解决问题吗?当极权将我们逼得退无可守,当有人寄希望于用鲜血染红顶子、踩着良心公知与意见领xiu的累累白骨往上爬,将自己有限的生命奉献给未竟的事业已成为一种必然。

不要轻言牺牲,更不要害怕牺牲。只要这种牺牲是为了正义的彰显、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命运、人民的福祉,那么这种牺牲就是值得的。渔民朝谭嗣同扔白菜帮子,并不能成为我们谴责渔民并自暴自弃的理由,而更应该坚定我们去改变这使人民变愚的万恶制度的信心。

要想救人,必先自救;要想减少多数人的牺牲,就必须以身犯险地作出自我牺牲。只有傻瓜才会认为人民永远是愚蠢的。天雷阵阵,地火奔突,有些人却总是一厢情愿地但愿长醉不愿醒,不就变成了此题无解不是?

查尔斯.狄更斯《双城记》:“我们正需要你这样的人……你让那些傻瓜们错误地以为,这种太平盛世可以天长地久,于是,他们就会更加为所欲为,也就更早地走向毁灭。”

所以,人造渔民越多,未必全是坏事。在改变历史的进程中,从来都不可能依靠一帮奴才与奴隶来完成,而必须依靠一群有着共同信仰与价值观的时代精英来造就。如果每个人都等着别人去作出牺牲,我敢保证,我们这辈人乃至接下来的数代人都无法摆脱被奴役的悲运。唯有越来越多的人变得不再恐惧了,就该轮到极权怪兽变得心虚颤抖了。

如果先知先觉们不愿作出牺牲,那么被牺牲掉的就只可能是亿万劳苦大众;唯有先知先觉们自愿作出牺牲,才有可能拯救天下苍生免遭极权屠戮的悲运。仁人志士的鲜血不会白流,这些鲜血只会加速人民对他们的唾弃,加速文明世界对他们的抛弃。

正是怀着这种看似矛盾而实际上却并不矛盾的忐忑心情,我既害怕被抓又盼着被抓。如果侥幸没有被抓,我必将争分夺秒地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前行的路;如果不幸被抓,那又何尝不是一种灵魂的升华与光荣的救赎?在亮瞎眼工程与网格化管理的双重摧残下,一切都顺其自然坦然面对吧。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才是新时代悲情英雄们不得不具备的博大情怀、不得不承受的历史使命。

生于乱世,每个人都必须肩扛起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如果知识分子都不愿承担唤醒渔民、对抗暴力的重责,那么谁还能引领此国走出极权轮回的怪圈?唯有让赵家人感到民意不可违的强大力量,才有可能让他们中间的开明派选择弃暗投明,扮演关键角色站在民众这边。有了他们的参与,相信无辜者的鲜血一定会少流很多,赵家楼的拆毁工程相对也会容易许多。

抛开门户之见,抛弃派别之争,值此亡国灭种的危急存亡之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才有可能对付共同的终极敌人。

我们必须看到这样一种趋势:赵氏顽固派已经完全陷于一种内忧外患、人人喊打的被动局面,纵然它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摆脱黔驴技穷、末日危机的尴尬局面,在内外合力的围歼下,等待他的唯一结局就是被灭;人为制造的灾难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人被活活痛醒,赵氏顽固派所固守的基本盘已经逐步瓦解并接近崩盘,包括体zhi内的清醒者业已发现,再陪着它这样玩下去只会玉石俱焚;当越来越多的勇士冒死登高喊出黎明前的破晓之声,觉xing的趋势已然不可避免,觉xing的浪涛势必席卷全国并毫不容情地掀翻小池塘,极权的崩塌注定会在一夜之间。

当前面临的悬而未决的谜团是:谁将扮演关键先生的角色登高振臂一呼应者云集?那些掌握国之重器的关键人物会不会选择顺势而为站在正义这边?

最近,我的抽烟量明显加大。我从来都不敢想象,为了保住剥削权他们竟会使出如此毒辣的一招。不过反过来想,一个必须通过杀人灭口才能维系生存的证券又能勉强维系多久?越作越死,不是神话。

在一阵阵袅袅上升的烟雾中,我紧张地思索着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渐渐地忘记了个人安危……

亲爱的,如果有一天我不幸被捕,你不要悲伤,也不要叹息,而要化悲愤为力量,接过我手中高擎的大旗,挺立涛头站在时代的最前沿,继续开拓我没有走完的路。牺牲一个弧度度算个屁,只要有千千万万个弧度度在强势崛起,等待极权怪兽的就是必然被关进笼子的命运。

我在去监狱的路上,这是一条通往自由与光明的必由之路。我已经忘却了惧怕,满含期待地等着那时那刻能够早日降临。哪怕我是一只翅膀被剪断的笼中囚鸟,我也会用嘶哑的喉咙奋力歌唱,让我们高唱凯歌埋葬赵氏王朝。

为了捍卫劳苦大众的权益而被捕,那不是耻辱,而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光。我忧郁,我激愤,我歌唱,我不屈的灵魂在浴火中重生。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朋友,你准备好了吗?你是否已将极权丑陋而狰狞的面目认清?如果我们连最低限度的小命都无法自保,伸头不过一刀,缩头只会死得更惨,你还在犹豫什么?

顺民时代的结束,醒民时代的开始,唯有浴火之后才能重生,唯有置之死地才能自救。让我们一起喊:来呀,抓我呀!博傻之人,你是否听见,你的人民在歌唱?​​​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