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0日)

亲爱的青燕,撼士,代士,天安,及尚未见过面的外孙女乐乐,小孙女Leah小孙子西奥;在传统的中国节日”春节”即将到来之际,在单人牢房中的我,非常想念你们。

为了是你们更好的理解爸爸(祖父,外祖父)。我现在向你们述说一个老问题:爸爸(外祖父,祖父)为什么在1982年作出从事民运的决定。这个问题,很多人曾问过我。我以前也写信对你们讲过一些,但是,以前你们还小,可能理解不了,我讲的也不够透彻。现在,我的儿女们都成年了,将来,随着他们社会交往的曾多,别人或许也会向你们提出同样的问题。你的父亲)祖父,外祖父)在他医学生涯最辉煌的时候,为何毅然弃之呢?你们将来在写文章和讲演时,也需要解释这一问题。另外,如果我从事医生职业的话,你们在幼年即少年时期,可以享受到上流社会的优裕生活。由于我的弃医决定,这个原本非常富有的生活,你们多没有得到。作为父亲的我,心中是有愧疚的,你们或许不抱怨这个问题,可是,我自己必须有所反思。

大好的医学前程

的确,1988年出国前,正像我的外科主任所说,我已经是中国医学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在全国权威杂志及刊物上,我已经发表了30来篇论文,其中,在中国顶级医学期刊《中华医学杂志》上我有3篇专文发表。我曾在国家级会议上作过报告。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有市科委主办,我曾想全市数千名医务工作者进行学术讲演。我还被邀请作为编委,编写高级医学参考书。1978年,中国举行第一次公费出国联考,在千里挑一的竞争中,我考取了第一笔公费出国。要知道这些医学成绩大都在我30岁前作出的。1978年考取公费出国后,1979年全年已不做临床与科研,我们出国生全部集中在北京语言学院,进行英语口语训练。1979年出国前,我的伯乐恩师,中国医学泰斗。前中国医学科学研究院心血管研究所所长吴英恺教授曾许诺我,待我留学回国后由他做所长,我做副所长,中新组建一个现代化的北京心血管研究所。

那么,我会在中国医学界已享有一定名气,我发起“中国之春”后,在北美的巡回演讲,不只一个留学北美的中国医生问我“你就是哪个在中国医学杂志上经常发表文章的王炳章吗?”一位上海的医生还因为我的医学文章而参加了民运。他说“我是从上海来的,我知道上海人特欺负人,看不起外地人,我在上海一家医学杂志上看到了你的一篇文章,那时你的单位是河北省医学科学院,我当时就想,这个王炳章不简单,否则上海医学专家编辑的杂志不可能接受你这个“乡下佬”现在,我证实了这个王炳章就是你。我佩服你,我也参加民运……”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