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由于吴英凯教授的推荐,麦吉尔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研究所的所长Dr Japue Gamt决定录取我赴加拿大留学。1982年夏。我在加拿大最好的医学院之一麦吉尔大学医学院用二年半的超短时间,攻下了博士学位后,作为改革开放后留学北美的第一个博士,麦吉尔大学校刊及北美华文报纸,对我的事绩进行了大幅报道。可以说灿烂的前程摆在我的面前。

回想1979年9月底从石家庄市赴北京准备登机出国时,我的表哥林献云,用他的专属小轿车,由他陪同,让他的司机专程到我单位—河北省医科院接我并送我到石家庄火车站。那个年代,一般的司局干部也没有专属小汽车,顶多用国产吉普,还得正副局长合用,表哥林献云时任河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他年富力强掌握实权,表哥认为,我考取了第一批公费出国,也为他的脸上争了光,因此,特地从省委赶来送我,那送我的一幕至今历历在目。我科学院的大小干部各个屁颠屁颠的围着他,竭尽阿谀奉承之能事,我看了很不舒服。我立马想到献云哥曾训导我的一席话:“炳章,你要给我好好干”,大树底下好乘凉,有我在省委护着你,叫你平步青云,科主任—院长—卫生局长一路平稳升迁”……

还有一件事,是我后来知道的。1982年。我获得博士后因为是“第一“的缘因,北美华人报纸大幅做了连续报道,据说,当时北京的团中央得知之一消息,曾准备将我封为青年的榜样,中国青年报也准备对我进行密集宣传……

可以说,那时,北京的红地毯已经为我铺好。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