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初,英国需要大量丝绸、瓷器、和茶叶等,于是中英间的贸易逆差使得英国的绅士不得不采用卑劣手段,向中国输入鸦片。一方面毒害和麻痹人民,一方面又攫取大量的白银。面对鸦片毒品给中国朝野带来的严重伤害,清政府为存亡计,不得不决定严禁鸦片。1838年,当值皇帝责令林则徐为钦差大臣,派往广东禁烟。

林则徐浩气凛然,不负众望,于1939年将英国人的鸦片货库存全部销毁。靠海盗发家的英国人把禁烟行动看成侵犯人权,恼羞成怒,促成鸦片战争的爆发。经过两年的战争,尽管军民同仇敌忾,抗击洋人。但是统治者耽心失去手中的权力,在监船利炮的威逼下,采取了投降妥协的路线,与英国人签署了第一个丧权辱国的条约,南京条约。从此,帝国主义者用鸦片敲开了入侵中国的大门。

10几年后,从1856到1860年,于南京条约期满之际,英、法等西方国家要求满清政府出让更多的利益,又一次发动了侵略中国的战争。史称第二次鸦片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以火烧圆明园,签署天津条约和北京条约,割让九龙,开放商埠而告终。同时,把乌苏里江以东四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让与俄国。从此,闭关锁国因循守旧的中国开始嬗变为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

经历了鸦片战争,饱受了被洋人欺凌的苦痛,洋务派在清政府中展露头角,开始了以夷制夷的洋务运动。主张以官办为主,官商联合的方式发展新型工业,增强国力,以求自保。其间政府派遣留学生、购置洋枪洋炮,操练新军、学习西方的科学技术、开办厂矿等

洋务运动主张以西方所长,弥补自身之短,为发展中国的工业技术起了从无到有的开端性的作用。其间,通过国家资本主义发展军事工业,以及民用企业,为后来民族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奠定了一定的基础。同时开启了以西学为主的新式学校,在一个腐朽封闭的系统看到了一线光彩耀目的西方文明。

然而,延续了几十年代洋务运动在1894年的甲午海战中, 随着北洋水师的全军覆没和马关条约,不得不以失败告终。失败的原因有很多,但最主要的就是这次运动是一次不彻底的运动。因为洋务运动早期的口号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败就败在“中学为体”上。腐朽落后的封建制度不能适合工业革命开创的全新的生产力。一个因循旧制的古国,从皇室到官宦,吃喝玩乐,奢靡享受,贪污腐化,盘剥百姓。甲午海战的失败不在于军舰和大炮,而是因为这个几千年来都打不破的封建制度。

在近代史上,大凡一个成功的国家,其工业化的完成都需建立在一个良好的国体和先进的主导思想下。这就是洋务运动失败的死结。比洋务运动稍晚几年,在中国眼中不过是弹丸之地,愚顽不化的东邻日本却捷足先登,以开拓万里波涛,宣布国威于四方为目标,开始了明治维新。它与洋务运动的区别就在于不但要以工业强国,而且还摈弃了封建腐朽的德川幕府。这是一场由上而下的彻底的变革,从那时起,日本改用君主立宪,完成了近代化关键的一步。20几年以后,伐薪初试,一个贫穷积弱的不起眼的岛国,居然制伏了一衣带水的庞然大物。从东方敲开了侵略中国的大门,以至于让中国饱受日本之害长达半个世纪。血的教训,没齿难忘。

伟大的中华民族的基因里似乎有种神秘的染色体,统治者们总喜欢翻来覆去地去重复同一件事情。自公元前21世纪建立夏朝开始,华夏大地就开始了一个有道讨伐无道的恶性循环。到了一个朝代的末期,统治者骄奢淫逸,老百姓困不聊生。于是,代表新势力的有识之士,组成武装力量,枪杆子里边出政权,打打杀杀。用斧头劈开旧世界,用镰刀坎出新乾坤。过了几百年,这新建的乾坤又退化为旧的世界。于是,老百姓又像烙饼一样被翻过一面,开始受二茬苦,三茬罪。一代天骄们成功了,马上想到的就是当皇帝,做主席,唯我独尊。企图让他这拨人马大权在握,江山永固。

而那些被誉为子民的老百姓只是一群听从吆喝的牛羊,任人牧放。当世界上的民主制度被证明相对优越的时候,当世界上的民主风暴风起云涌的时候,我们古老的中国还在气呼呼地保持着沉默。人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出一个大救星,一个好皇帝。为了实现这个美梦,他们可以苦等几代人,可以忍受几百年。统治者可以屠杀几十万反革命,可以批斗上百万右派,但他们宁愿一声不吭地去任人宰割,也不愿意起来反抗。因为在中国的文化里,反抗就是犯上作乱,反抗就是大逆不道。邓小平后盼江泽民,江泽民后盼胡锦涛,在失望了几十年后,如今又把喜悦的目光投到了习近平的身上。黄袍刚刚加身,颂歌已经开始。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又敬一方神。集权的统治者和富于忍耐的顺民,这就是几千年华夏大地因循守旧不可自拔的历史原因,这也是为什么统治者即使荒淫无道贪得无厌,他们的政权还会继续运作的原因。

也许是历史的偶然,也许是社会的规律。100年后,中国又兴起了一场洋务运动。而且,很可能,中国还会面临一场新的鸦片战争。

当然历史的重复也不会电脑的100%的拷贝,但是大体上还是体现了一个旧字。自1895年洋务运动失败以来,自史无前例的文革灾难以后,执政党开始谋求新的出路,企图摆脱思想僵化的马列哲学。到了20世纪的80年代,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副主席用摸着石头过河的实用主义开辟了一条新路。然而,经过30多年的实践,回过头来一看,这条新路不过是洋务运动的翻版。以前是“中学为体”,现在是“四个坚持”,“五个不搞”。即在一成不变的政治体制之下,开始国家资本主义的建设。在18大的报告上, 胡锦涛前总书记僵硬地把西方民主制度说成邪路,这是极不明智以正统自居的宣言。你有权拒绝这种制度,但没必要随意仇视和诅咒人家。毕竟人家沿着这条路走过了几百年,毕竟人家比你有许多的优越之处。毕竟你们的子孙都争着到人家去镀金,甚至居留。

由于二战以后西方国家的经济复苏,由于苏俄的瓦解和冷战的结束,由于电子化引起的全球的一体化经济,在这个大环境里,第二次洋务运动产生了奇迹。30年来,中国的国民经以高于8%的增长率傲视群芳,一个新奇的东方巨人傲立于东亚的板块上。港澳的回归、奥运的火炬、世博的承办、连绵的公路、飞快的动铁、高耸的建筑、豪华的汽车和贵族的提包,改革开放带来了中国前所未有的辉煌,让黄毛绿眼的洋大人们自惭形秽,刮目相望。

然而,在灯火辉煌的背后,也流露了不可忽视的隐忧。由于人民无权选举,无权监督,贪官污吏如雨后春笋,遍地发芽,长势如韭,割而复发。贪污款项从几百万到几千万,甚至上亿。贪污已经集体化,公开化。公务员们借三公消费为名,大力吞噬国家的财富。为了铺垫退路,还把子女和家属连同资金送往国外,几乎到了无官不贪的地步。

地方上与民争利,圈地收钱,坐地分赃。为了钱财,不惜破坏环境,污染江河。军队内部买官卖官,贪而无厌。政府逐渐把自己和人民对立起来,党代会的筹备竟然像地下党一样神秘隐蔽,躲躲闪闪。执政党已经脱离了人民。人民被高房价,高医疗, 高物价和伪劣食品压的喘不过气。大学商业化,但付出了高昂的学费,毕业后却没有工作。士兵携带武器出逃,为报自家的拆迁之仇。百姓开始与政府离心离德,军民士气已经降到清末的水平。这些潜在的矛盾早晚会如火山爆发,胡锦涛先生在维稳的同时却制造了诸多不稳的因素。

除了国内因为专制制度造成的基本矛盾,在国际上与西方国家之间也潜伏着危机。中国在21世纪的崛起适逢西方的经济萧条,冰火两重天。目前,中国握有大量的外汇储备,相当于康乾盛世堆砌的金山,西方求助若渴地想从中国接一根稻草,从而渡过难关。这种暂时倚赖的背后却也埋下相互争斗的隐患。中美之间在货币兑换,在贸易赤字,在第三世界的开发,在东南亚地区的利益,都是相互博弈的焦点。中国上层一边把子孙送往美国,一边把西方方看作敌对势力。一旦这些矛盾激化,战争不可避免。当然,历史不会简单地重复,美国不会把鸦片海洛因直接运往中国,这样在道义上要受谴责;美国也不会派海军陆战队登陆, 这样代价太高。这场战争可能是无形的,微软的,或许就是借助网络媒体搞的和平演变。未雨绸缪,纽约时报对温家宝家族财富的报道也许就是第三次鸦片战争的开始。一旦西方喘过气来,很可能他们就会摇身一变,自命为资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城管,用类似无产阶级强迫拆迁的办法,拿掉世界上少有的几个与民为敌封建专制的钉子户。

21世纪对世界上的某些地区将是动荡不安的世纪,古老守旧的中国将面临着新的挑战。如果选对了方向,中国就可以以全新的面貌屹立于世界的民族之林。如果在一条邪路上继续死心塌地地走到黑,中国的前途将是阴霾暗淡,中国的人民将会重归于水深火热。一个在经济上硕果累累、在政治上裹足不前的中国正处于一个三岔路口上。中国的精英们是为了一己一党之私,重蹈洋务运动的覆辙,还是为了广大人民的利益,改弦更张,跨进一条民主制度的新路,举世将拭目以待。

2012-11-12

(选自作者文集《升斗草民话一鳟》)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