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18大后,一改胡温万马齐喑,无为而治的平庸局面,新的政治局常委们多次衣衫楚楚,公开露面,与民同庆。甚至曾经被李大总管遗弃的爱滋病人也吸引了官员和第一夫人的眼球。总书记反复强调,腐败问题越演越烈,最终会亡党亡国。学者气息的李总理则大谈改革就是最大的红利,尽管逻辑上欠通。因为改革是过程,红利是结果。正如不能把革命说成是成功,辛亥革命就失败了。

新任纪委书记王岐山同志也不负众望,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向反腐问题专家们请教国策。甚至制止发言的专家媚称“尊敬的王书记”。 2013 年尚未到来,但幸福的中国人民已经体会到春天的气息与温暖,没有民主选举的国家也会有一群迎合民意,为民办事的好领导,这也许又是中国的特色。不管以后的发展如何,18大 带来的新气象毕竟可圈可点,可喜可贺。

1989年的64事件是以反贪开始的,那时候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启动,贪污腐化初具规模。如果政府配合学生的要求,严惩贪官污吏,注重改革,国家还是有希望的。但是,天真烂漫的青年学生遭遇了机枪坦克的镇压,为了自由民主的中国流出了第一滴血。自此,在几大家族的率领下,贪官们有恃无恐,愈演愈烈,在20年的时间里,达到10官9 贪的龌龊局面。以至于总书记们开始担心亡党。为了让共产党继续万岁,不得已才又重新提出反贪。但是,因为贪官们自上而下,盘根错节,利害与共,反贪很难成功。最终也不过是再抓几个成克杰、陈良宇,除掉几个政敌,平息一下民怨。反贪的最好时机已经错过,现在面临的是投鼠忌器,积重难返。

真假反贪的试金石是要打老虎,还是要抓耗子。擒贼先擒王,斩草需除根。中国的贪腐官场的源头在于邓、江、李、王、曾等几大家族。邓小平的儿女有的做官,有的经商,口碑甚差。近日里,官媒在登载邓楠的照片时,都不敢标出她的名字。江泽民集政治贪污与经济腐化为一身,他的儿子、妹子都有官衔,还要官商两栖,大口大口地吞噬人民的血汗。李鹏身居高位20年,除了三峡和64,没干过几件出色的事情。他的儿子却是个商顶的红官,女儿把控电力,小儿避祸他乡。至于王震、曾庆红等家族的罪行,更是有目共睹,罄竹难书。习近平如果在前五年不能搬到这些贪污大户,即使他抓了1万只耗子,他的反腐决心也不过是句空话。

纪委书记在征求反腐的建议时,居然没人提出一个重要的举措,那就是取缔中纪委,实行民众监督。多年来,中纪委的作用有几点,一是按总书记的意图,借反腐拿掉政敌,比如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第二,当一个贪官不小心露了马脚,成为众矢之的时候,大义凛然地把他它拿下,以泄民愤。第三,对于那些办了坏事但政治上还可靠的官员则实行保护,等待时机,再次出山。中纪委成了贪官的避难所,缓冲带。话说回来,如果中纪委真的那么管事,还会有这么多的贪官吗。王岐山先生,如果你真要反贪,不如辞职,去掉这个编制,走到人民群众当中,去听取他们的呼声。

中纪委是中国封建制度的延续,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衙门口是为老百姓开的, 当官的犯法,不受法院的直接管束。如今已是21世纪,我们古老的中国还保留着封建的礼法。老百姓窃钩者诛,当权者窃国者侯。王子犯法不能与民同罪,甚至还可以带着警卫员、御林军去为犯罪人护驾。老百姓集资会判死刑,达官显贵们集资无人问津,犯了事的还可以远逃国外。中国有两条法尺,一个是对百姓的, 严酷阴狠; 一个是对大官的,官官相护。一个法律欠缺,有法不行的国家,自然为贪官们提供了一个自由发展的会所,有官不贪的才是王八蛋。这个国家把好与坏,优与劣,美与丑整个儿颠倒过来。魑魅魍魉横行霸道,正人君子寸步难行。只提反贪,不去改制,怕是难煞贪腐之风。

2012-12-02

(选自作者文集《升斗草民话一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