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同志在18大的开幕式上以振聋发聩的方式严肃地提出:‘反对腐败、建设廉洁政治,是党一贯坚持的鲜明政治立场,是人民关注的重大政治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甚至亡党亡国。’

新任总书记习近平同志亦步亦趋,下了‘腐败问题越演越烈,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 耸人听闻的结论。然而这两位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哲人和领袖的立论却充满了逻辑上的矛盾。

第一,官员贪污腐化,监守自盗是犯罪行为。他们以权谋私,把人民的财产私下交给当权者本人或当权者的家属,子孙。他们是一群粮仓里的硕鼠,他们是国家的蛀虫。对这样的败类,应当是出一个,打一个,绳之以法,决不宽容。反贪与亡党亡国没有因果关系。反过来,如果党不会亡,难道你就可以任凭贪官泛滥吗?

第二,党和国是两回事,党是一群人依靠军队和警察组成的一个机构,用来统治国家和人民。如果亡党一定会导致亡国,那只有一种解释,即共产党在临死的时候,玩儿回撕票,把整个国家一并炸毁。这是类似当代恐怖主义的行为。他们身上绑着炸弹,向无辜的人群扑去。难道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也真要如此地下做?

秦亡有汉,汉亡有魏晋,晋亡有唐, ……,明亡有清。每到一个朝代之末,统治者如日薄西山,气息奄奄,在他们还来不及实现‘机毁人亡’的恐怖事件时,就成了阶下之囚或刀下之鬼。党朝自然也不会例外。

第三,中国地广人多,百姓宽忍,耐贪能力在世界上少有。贪官从每人身上搜刮一块钱,他就有了13 个亿。对大多数家庭,这每年一元的损失几乎察觉不到。就像买了一斤鸡蛋,坏掉了,损失太小。如果要每人每年拿出1000元才会引起注意的话,那中国的耐贪量就是1万3千个亿。如果每个贪官平均贪掉1 个亿,那中国就可能轻易地豢养1万3千个贪官。如果每个贪官平均贪掉1
千万,那中国就可能轻易地豢养13 万个贪官。何况大多脏款直接来自国库,不为百姓所有,他们几乎毫无感受。

第四,历史上上的朝代多次更替,但贪污腐败还从未成为直接的原因。秦亡于苛法徭役,干戈四起;两汉亡于权臣篡位,农民起义;西晋与唐亡于少民族南侵;宋亡于元金;明亡于宦党和旱灾;清亡于列强和革命。用贪污腐化亡党亡国的警语来吓人缺乏历史依据。反贪是就反贪,那是你该做的事情,不必非得扯上亡国。

换句话说,如果贪官们的举动真能导致共产党的灭亡,他们倒成了新中国的功臣。中国人破费几万个亿都值。建议效仿日本的靖国神社,为大大小小的贪官都立个牌坊。因为他们最终在客观上为人民做了件好事。

马克思同志说过,无产阶级是无所畏惧的,因为他们失去的将是脖子上的铁链。同样,中国人民也是无所畏惧的,他们失去将是独裁者套上的枷锁。从党在18大前后的地下活动, 从政治局对北京雨灾的暧昧态度,党已经脱离了人民,脱离了国家。党成了游离于国民之外的一个独立的霸道的政体。 党亡国未必去,党不亡则国将衰。胡锦涛和习近平们才怕党亡,因为他们会失去手中的权力,失去特权阶层才能享受到的各种利益。人民不怕,因为他们得到的将是自由与民主。

2012-11-22

(选自作者文集《升斗草民话一鳟》)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