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蝈:疫情下的经济学分析

Share on Google+

风灵 2020-02-08

在当下肺炎病毒疫情之下,术业有专攻,无法像有良心的医护人员一样在前方冲锋陷阵,更没办法像有良心的医药科研工作者那样潜心研究攻克病毒的医药良方,作为一名经济学教师,只能从经济学的视角对当下疫情所产生的现象作些浅薄的分析,顺便谈一下自己对传统经济学与真实世界经济学区别的理解。

传统经济学是研究稀缺资源配置的学科,但资源配置只是个结果,它是参与者(自由)选择(行动)的结果,而这选择或行动又是在一定的机制(制度)下做出的。接下来我们在奥地利学派行动学视角下利用“行动-制度”这一框架下进行分析。

首先,整个社会的运行是无数异质个体依据自身可获得的局部知识形成观念,结合各自比较优势自由分工协作(即行动)意欲达至各自目的并由企业家精神推动的动态的开放过程。这其中,个体利用局部知识形成观念是基础,自由选择分工协作是核心,企业家精神是主要推动力,动态开放的社会经济运行过程是结果。

传统经济学中社会参与个体(消费者或家庭、生产者或企业、政府与公益组织等)都以同质性的个体作为代表,但实际上他们各自有各的目的,各有不同的偏好、观念和主观感受。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求同存异,包容理解是合作的基础。自利是本性,鼓励利他,但行动以不给别人带来不同意的负外部性(侵犯产权)为底线,不能搞只为自己不为他人的“道德绑架”。只有自己才能了解自己,个人如何行动决策是他自己的自由,这是真实世界经济学中奥地利学派行动学坚持主观价值论的基础。

个体异质性的另一个表现是个体所掌握知识的异质性,彼此信息不对称(不完全)是常态。而非传统经济学所说的完全理性(或全知全能),精于计算。正如哈耶克所说,每个个体的知识都是局部的,分散的,也大都是默认的而非可编码的。同时外部环境存在客观的不确定性(而非随机性,随机性是指存在确定的概率分布),行动决策经常犯错在所难免。我们不能认为事后犯了错就是非理性,不被大家所认同就为非理性。所谓理性,是指个体以行动或手段达至相关目的决策过程,只要存在这个过程,我们就称为是理性的,是事前的,而非事后的,即使事后感到后悔。人无完人,没有人能掌握真理,不确定下的进行试错总结本来就是获得经验知识的重要途径。

由于每个人的境遇与禀赋等各方面的条件不同,所表现出来的优势不同或具有不同的比较优势,加之每个人的需求多元化,因此只有各参与个体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自由选择共同合作,才能扩大各自选择的机会集,达到互利共赢、满足各自需求的结果,从而实现每个人福利水平的提高,推动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正如斯密所说,人们以自利为目的带来了利他的效果,实现了社会的繁荣进步。

真实世界经济学中的社会运行过程是动态的、演化的。究其动力,一方面源于少数客观外在冲击(如自然的地震、风暴、疫情,社会的战争等),另一方面更多的来源于内在“企业家精神”(功能性定义,可存在于每个个体身上)的推动,企业家在不确定的环境中利用自身敏锐的警觉与判断力发现并利用社会中的合作机会与手段(可表现为打破各种资源、技术与制度等约束条件),获利或承担损失,推动社会经济的运行。由于存在不确定性,社会运行存在波动,因此社会运行过程是动态的,开放的,表现为一种自发扩展复杂秩序。但传统经济学的社会是静态的,企业家精神根本不存在。

真实世界经济学中合作的表现形式,既可以表现为小到市场中供需双方的交易,家庭中成员间的和睦共处,企业中团队成员共同生产,也可以表现为大到全社会甚至国际间的互动协作。若将合作理解为“游戏”,则制度则为合作的规则。制度的功能是通过激励与惩罚(惩恶扬善)保护个体产权,避免冲突,协调合作。契约、规定、惯例、法律、道德与文化都是制度的不同表现形式。然而,传统经济学将制度视为外生并未加以重视。

在目前所存在的合作机制中,市场是以法治为基础的合作机制,信息公开透明、产权保护、鼓励竞争是市场有效运作的前提,价格作为信号引导市场双方基于平等自愿进行交易,合作则共赢,不合作则无损失。目前为止,市场是最主要最广泛且有效的合作机制,市场不会失灵,只可能存在市场不能发挥作用环境。当市场条件不满足,价格信号不起作用的时候,其他机制如计划经济、排队、论资排辈、自愿捐赠等机制就会出现,具体哪种机制会起作用,这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当然市场也不是万能的,如由于个体禀赋、把握机会的能力以及偶然性等客观因素不同导致贫富差距问题是没办法解决的。

其次,再来分析下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关系。政府作为社会运行的参与主体,其主要作用是为市场机制的有效运行保驾护航,制定法律、保护产权、确保信息及时公开透明、参与人可以自由决策,做好市场的守夜人。没有条件要创造条件保障市场健康运行,在市场不能发挥作用的地方作好有益的补充。不要干预市场,因为市场是交易双方双赢的机制,而政府干预带有强制性,破坏个体的自主决策,结果要么其中一方受损失,要么双方受损。市场有效还是政府计划有效在上世纪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大论战中已给出理论证明,苏联解体以及我国改革开放迈向市场经济带来的经济腾飞也已经给出事实依据。

最后,再来分析一下疫情中存在的现象与对策。

1. 信息是个体决策的前提,疫情突然出现导致的不确定性会使得掌握局部信息的个体无法正确决策。政府确保信息及时准确公开,个体通过不同信息交叉印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甄别谎言,了解真相,消除恐惧。

2.疫情会临时加剧商品供求失调,导致价格高涨,但只要还有自愿交易,即使价格再高,也是满足了购买者的需求。价格高涨信号使得企业家警觉到获利机会会加快生产增加供给,从而促使价格回落。若政府干预市场价格会进一步加剧供求失调,效果会更差。价格作为资源稀缺的信号本身无所谓对错,发“国难财”一说太过武断。囤货奇居,消灭市场供给,扰乱市场运行才是需要打击的对象。对于因价格上涨无能力购买的消费者来说,政府可以可通过对外合作、利用财政税收补贴企业降低生产成本或直接从企业购买商品进行分配。在市场不能发挥作用的情况下,政府鼓励NGO等组织的志愿捐赠等行为。因此,疫情之下,市场、政府与NGO等机制要多管齐下,保障供给。

3.对于无法形成有效隔离的一刀切戒严封闭决策,虽然从某种程度上保护了产权,但也造成了因无法合作带来的连锁性损失,对社会经济运行形成冲击,这是政府决策时应慎重考虑的问题。

当然,社会发展终究是人来推动的,良序社会需要每个有“良知”的人的共同协作,“良”在于有正确人文精神,“知”在于科学素养。有正确的人文精神无科学素养无手段,有科学精神无正确的人文精神会搞偏方向。然而,兼顾正确的人文精神和科学素养重在好的教育。

阅读次数:2,68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