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浙江与湖北的对比:理解疫情的钥匙也许在这里

Share on Google+

挖茶 2020-02-15

早上,太太一句话提醒了我:浙江的死亡人数是0。是啊,在我的脑海中,浙江也是一个疫情比较严重的省份,但死亡数我还真的没怎么注意过。找来当天的疫情实况,还真的是这样。于是,在上午十点半,我发了一条微博:
【怎么解释这个差异?】截止到目前,湖北确诊51986例,死亡1426。死亡率为2.7%(实际上有可能还会高一些)。而浙江,确诊1155例,死亡0。我想说的是,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是什么?是病毒毒性的衰减?还是应对上的差异?医疗条件限制以及由于患者剧增造成医疗系统运行紊乱又在当中起什么作用?把这些问题弄清楚,对于我们认识这个疫情的特点,从而选择更加科学的方法进行应对,是很有意义的。

微博发出后,很快就收到各种回复或评论。下面摘录几条:

@自由行走的花01:医疗短期挤兑(接收不了那么多病人),失去了早期处理的黄金期,而且居家隔离造成了进一步的传染,患病数量进一步增加,加剧了挤兑,所以才会全国医护支援武汉和湖北。

@流浪的云v:我一直在网上帮助武汉感染者收录信息,登记政府网收治。好多家庭是一个人感染,得不到及时住院救治,然后一家人都感染。一直住不上院,恶性循环着,然后从轻症拖成重症最后死亡。医疗跟不上医院人满为患,每一个感染者都需要做核酸试验确诊,才能收治,有很多即使确诊了也住不上,因为,一床难求!

@冯延兴0059:浙江在病人发病一二阶段,开始治疗,控制住了发生炎症风暴的可能性,病人没有进入第三阶段重症期。武汉把病人拖到重症阶段才入院治疗,黄金时间已经过去,导致病死率高。

@刘云路-:死亡原因一般是呼吸衰竭导致心脏骤停或多器官衰竭。危重光吸氧没用(还不一定能吸上)。要插管。插管率太低了。人数远超过湖北可应对的体量。说白了有多少台插管设备能应对多少患者是相对固定的。

@老亮53914:外省都是从武汉出来的人传染的,从武汉出来的人大都是身强力壮的人,症状轻抵抗力强;武汉本地感染的病人就不同了,年老体弱居多。这大概是死亡率高低的原因之一。

@youct11:主要还是湖北省对应重症患者的床位,设备,医疗资源是有限的。医生护士可以从全国调,但设备,床位对应的医疗资源有限,重症患者得不到有效治疗,死亡率高。我们应该对湖北人民有愧疚的,他们是拿自己的命,来阻止疫情的扩散。

好了,就摘录这几条,还有很多意思差不多的。这次讨论,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结合一些已有的结论,我觉这次讨论至少可以在如下几点上增进我们对疫情的认识,从而使得我们形成应对疫情的更科学的思路:

第一,无论其他省份的情况如何,只要有浙江省这一个省的情况,只要浙江省的数字是真实的,我们就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新冠肺炎的死亡率是可以降到很低水平的。这可以佐证新冠病毒传染性强但毒性较弱的说法。换言之,人类对这个病毒并不是束手无策的。

第二,现在首先需要来研究,是什么因素使得浙江的新冠肺炎患者0死亡的。这个问题可能并不是像想象的那么简单。在这些因素中,有的可能是比较明显的,容易弄清楚的;有的可能不是很明显,不是一时能弄清楚的。比如说,武汉作为疫情的原发地到浙江作为传染地,病毒的毒性是否有所衰减(当然这个问题很复杂,因为浙江的病例有相当一部分也是输入型的)?我们希望能早日看到这方面的系统研究。

第三,作为外行,以常识为基础进行推测,首要的因素应当是医疗救治能力。当然,应当说明的是,这个医疗救治能力是相对于疫情的严重程度或者患者的人数来说的。武汉疫情来势凶猛,发生严重医疗挤兑,一些患者得不到及时而有效治疗,应当是武汉死亡率较高的直接原因之一。而浙江的压力无疑要小得多,情况要好得多。

第四,问题是,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知道,一个城市的常规医疗资源不可能充裕到能够应对如此规模疫情的程度。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否可以考虑建立一支全国性的机动疫情防疫力量。这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来说,尤为重要。

第五,武汉的疫情表明,平时准备和预案的重要性。从这次的实际情况看,这么大的一个城市,对于可能发生的如此规模的疫情,完全没有准备,完全没有预案。更不用说疫情发生后的种种严重失误和XX了。这是最需要汲取的教训。

阅读次数:3,59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