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劼:中共和中国双输的可能性前景

Share on Google+

1、溃败的体制是否经得起疫情冲击

举国肺炎对中共体制造成的两个最大冲击是地方性失控和舆情难平。中共体制是铁板一块的中央集权专制。纵观七十年的中共统治,大都是命令式的各种运动。从镇压反革命到反右,从大跃进到大饥荒,从文革到所谓的改革开放;全都是自上而下的命令,闻风而动的一拥而上,草草收场的一哄而散。当下的国情,是邓小平以六四屠杀建立的党天下,以轮流坐庄的方式保证江山不变色,从而为权贵抢钱鲸吞国有资产保驾护航。美其名曰: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从表面上看,邓式党天下似乎不如毛氏家天下那么权力高度集中,但权力模式实际上依旧是金字塔型的集权专制,并且由于红色家族的共同参与,致使权力更加稳固。此乃大国崛起那种嚣张的由来。

但邓小平绝对想不到,他的党天下会遭到小小病毒的挑战。病毒激发了一场全体中国人的保命运动。铁板一块的权力结构碎作一地。在乡村是各村自保,在城市是小区为生。各省各市的大员们也只好跟着划市而治划省而保。曾经作为改革开放巨大成就的四通八达的公路铁路,几乎全都自动瘫痪。地方对中央的服从空前降低,一如民众对政府的信任接近零度。

与地方失控相应的是民众的极度不满。被股灾掏光口袋时,股民们只能忍气吞声;香港民众为自由受难时,中国人隔岸观火一些无知的岁静们甚至还幸灾乐祸,支持镇压。此刻,轮到所有中国人被病毒逼到了人人自危、连奴隶都做不稳的地步,他们只好像港人那样戴上口罩,在网络上发出了不想死的吼声。一个吹哨者的病逝,引爆舆情,对死亡的恐惧每时每刻都可能转化为对当局各种不负责任的仇恨。无论当局如何打压、如何欺骗,都难以消解。

2、三十年的坑蒙拐骗偷自食苦果

由于所谓改革开放的威权是经由六四屠杀得来的,各路权贵在疯狂敛财之际,完全没有什么行事规则可言。举国上下遵循十字诀,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财抽。从国内骗到国际,从中国偷到美国。基于对中国人的友好,无论是近邻如日本还是远交如美国,乃至欧盟诸国,都在中国富起来的道路上提供过或多或少的方便。有的是互利的,有的纯粹就是慷慨援助。国际上普遍认为,只要中国富起来了,自然就会遵守各种规则,变成一个文明国家,从而融入国际社会。谁也没有想到,中共会变得那么霸气,不仅嚷嚷崛起,还要争当世界老大。

本笔在《大国崛起》风靡于世时就曾指出过,没有文化底蕴的崛起只是物欲泛滥。无奈崛起的权贵野心勃勃,认为中共可以通过贿赂欺骗偷窃造假搞定美国,搞定欧洲,搞定全世界。孔子学院,千人计划,大外宣,大撒币,不可一世。结果造就的却是全世界的警惕和防范。

武汉P4病毒所本身就是一个欺骗的实例,病毒的泄漏和肆虐就像是报应。一些海外中国人在超市里玩弄各种占小便宜的小把戏仅止于不上台面,却让人很难计较。但构建武汉P4病毒所跟法国人玩猫腻,却闯了弥天大祸。更令人尴尬的是,当世卫组织要求世界银行提供帮助时,世行一口拒绝,理由是中国很有钱,不需要捐款。也是,大国已经崛起了,美元储备很充足。这是你们自己炫耀的。

3、高层权位面临变与不变的选择和风险

举国疫情之下,一国之主假如没有冒一己之险以救万民之危的勇气,没有与集权体制作断然切割的智慧,必然面临被百姓质疑、被同僚暗算的境地。反过来看,就一个有担当的政治领袖而言,正好得了亡党救国的时机,会有力挽狂澜的业绩。这样的领袖当然还要有精明强干的团队,才能救国于危难,救民于倒悬。算是奢望。

退而求其次吧,最高当局执宽容之道,与地方妥协,给省市放权,让民众说话,救病患生还。这次病毒的可怕远甚非典,气候渐热还难见转机。当局者再存侥幸心理,恐怕也很难蒙混过关。向民众放矮身段,向国际社会放下霸道的架势。罪己诏是免不了的。向美国道歉向日本致谢之类的,更是应该的。并且要诚心诚意,不是权且装蒜。此时此刻,当众下跪的皇帝是最伟大的。

最坏的前景是中共和中国双输。敌视欧美,闭关锁国。中央加强集权,威胁地方服从指挥,号令省市强行复工。严密管控舆情,以大饥荒死了几千万都没事壮胆,冷眼民众在病毒肆虐下批量致死。万一百姓造反,就出动军队。没准一不小心,官兵因被病毒纠缠而哗变,或者武警遭遇病毒后不再服从命令。各种乱象,纷至沓来。兵匪一家,暴力割据,恶性通膨,金融崩盘,国民经济大幅倒退,无以计数的中国人被家破人亡,中共政权也随之倒台。就算病毒过了,后面还有粮荒等候。崛起的大国结果沦为东方的委内瑞拉。别以为这是在危言耸听,历史上,处于危难关头的中国,总是选择最坏的前景。

二0二0年二月十二日写于美东新州

文章来源:光传媒

阅读次数:3,26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