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眼:如果因为情怀就不是偷,我们的奋斗毫无意义

Share on Google+

苍山夜谈 2020-02-17

这篇文章确实打扰到大家了,毕竟关注武汉疫情事大,在此先道个歉。

这件事又情非得已,有人剽窃了我写的纪念武汉医生的文章,署上自己的名。可我不认为这完全是个私人恩怨,举个例子,大家看过两张一模一样的照片,有热心业主在小区雪地上写着大大的“中国加油”,一个是中新社记者拍摄的武汉,一个是潍坊。我很反感这种打着高尚旗号剽来剽去的习惯。

我认为,剽窃别人的文章和剽窃别人的照片没有本质不同。剽窃别人文章来表达正义,跟偷别人的口罩捐赠给武汉疫区也没什么不同,都是打着正义和爱心旗号的鸡贼。

这是前几天发生的事,我只是希望这个叫程凌虚的经济学家私下道个歉,此事就此翻篇。毕竟还为武汉揪着心。可他不仅拒绝道歉,还写了三篇诛心的文章,思路之清奇,这个后面再说。

其实这并不是开头,早在去年他就剽窃过我的文字,连标点符号都没改。

这也不是开头,这些年,这个人剽窃了很多人的作品并标上自己名字。现在站出来举报的有:左春和、易道禅、刘臻、霞山灰猫、王亚军,楼哥,一个叫“轩辕问非”的作者举证程凌虚剽窃文章时,只加上了七个字“对于我这个话痨”……是的,七个,就是程抄抄。

白纸黑字的铁证,已在网上公开,不少朋友已经看过,确认无疑。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程抄抄有个理论:他偷,也是为了忧国忧民为了皿煮和正义而偷,他是为了传递谱适价值观。

庄厚基先生说:如果你宣扬的所谓谱适价值观里包含着“偷”这一条,不是极其荒谬吗?

你为了追求正义,就可以把别人老婆当自己的吗?你为了弘扬爱心,就可以把别家地里萝卜拔走送人吗?你为了传播真理,就可以占了别人房子吗?你因为手握某种正义,就偷别人东西并标上自己名,这跟中国乔丹抢注了乔丹LOGO没什么区别,还说手里握的不是篮球,是乒乓球拍。

剽窃和拒不道歉就算了,程抄抄连写三篇文章怀疑我们背后有不可告人的势力,我们其实是组织派来的。震惊和欢乐之时,我们才正式开始维护自己的权益。轩辕问非举证了自己被剽的《抑郁症》,程抄抄只是把前后段落颠倒一下就变成他的作品,另一篇实锤《你有责任让自己醒来》,也是连洗稿都懒得洗,以及我的两篇、易道禅的一篇文字,整段整段就搬上去。此时,我们已不生气,只是好奇,偷,也讲究个技术含量改个标点符号吧。

面对网上质疑,程抄抄并不正面回答,他绕来绕去,带着正义绕来绕去,最终形成了我们之间一个幽默的闭环:

问:你剽窃了没有?
答:我是有情怀的人。
问:你到底剽窃了没有?
答:我宣扬谱实价值为此付出删贴消号的代价。
问:我们问你到底剽窃了没有?
答:疫情当前,你这是带节奏。
……
问:你就回答一个问题,到底剽窃了没有?
答:你是不是组织上派来要搞死我这个为生民请命、忧国忧民,在民间很有影响力的良心人士的。

大哥,这么LOW的套路还让我们怎么玩下去?……这素质不去那啥部真是可惜。我们来问版权,你跟我扯仁权,我们来说法律,你跟我扯情义,我们来说侵权,你说你付出过进盐山贴的代价,我们来讨公道,你说哇,不记得当年我还为你鸣过不平吗。

这世上有正义感的人多了,为我鸣过不平的人也多了,按你这清奇思路,我连房子车子女人都能被你道貌岸然的理由偷走。

所以别给自己立太多牌坊,牌坊多了,你家远远地看上去就像墓地。

敲重点,你,到底有没有长期多次剽窃过多位作者的多篇作品!?

巨大网络压力下,程抄抄终于憋出一句:我偷过,可是我的文章也被人偷过,我这是为了普及常识。

小偷说:我偷了你,是因为别人也偷了我,我们偷来偷去不过是为了普及理财常识。

想不到,偷也能偷出这么清新脱俗的理由。如果这个圈子的价值观就是可以打着高尚旗号偷来偷去,这跟打着‘替天行道’的强盗有什么区别,和宋山木也没区别,当初他强奸女员工时也是打着输进正能量的高尚口号。

由于程抄抄的文字啰嗦,我挑大意整体回答一下,保证词意准确:

问:你和喽啰们为何在举国关注武汉疫情这个时间点上,想搞臭我,背后是不是有恶势力企图转移视线、打压我这个良心正义人士,这些都是几月几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为何当时不抓,专挑武汉这节骨眼发难,这太无耻。

答:您老抄多了,就记错了,早在去年11月7日我就白纸黑字指出您剽窃,那时武汉疫情还没开始呢。之所以2月8日又批评你剽窃,原因很简单,这天您老没忍住,手一抖又抄了,这不是陈芝麻烂谷,是您的新鲜出炉。也不存在专挑这节骨眼,早在两年前你抄轩辕时就提醒过您,其他人也规劝过,您都60多岁了,为民请命追求真理的造型可千万别搞得跟公交车上抢座椅的跺脚大妈一样啊。

如果谁指出你有偷窃行为,谁背后就有恶势力,你岂不就拥有道德豁免权了。如果出现灾情时就不能抓偷窃行为,那非典时能不能抓小偷?汶川地震时能不能报案?

所以,应该是这逻辑,不是有谁专挑疫情时搞臭你,而是你竟敢在疫情时还偷盗,这胆儿可够肥的。也别用“搞臭”这文革字眼来说我们文革,没谁想搞臭你,我们只是想指出剽窃和屎一样臭,您恰好蹲屎上了。

问:你选择打击的对象不对,我是一个为公平正义呐喊呼号,不肯出卖高贵灵魂的人……

答:世间正义之士不止你一个,都没有道德豁免权,说到消号,我就只有呵呵了。别总那么劲劲儿地把自己人设定在追求真理付出惨痛代价的正义之士好吧,我怀疑,您照镜子时是不是对面常浮现谭嗣同那张悲壮的脸,你是不是恨不得自己向镜子里的自己索要签名,这么自恋不好,演着演着当真了,容易得迫害症。

问:作为十几年如一日写原创文章的人,引经据典借用他人文字,难免会有疏忽的地方,我也没用于商业目的没开过打赏功能,即便引用他的文字忘了署名,善意提醒一下会很难吗?

答:正可谓嫖多伤肾,剽多毁脑,您老这些年大面积多人次剽窃不能用“难免”解释吧,偷一篇文章足足三分之一还署自己名字;上一次你偷我文字疏忽了署名,这一次又偷竟又疏忽署名,王亚军受我之托善意提醒你,你却恶意拉黑他。以及上面列举的那么多作者,种种善意,你却报之以恶,还说自己只是疏忽大意,您这不应该‘难免’,而应该难为情。

你说你“抄袭”了,可是没用于商业目的没有获利。这几年你打为民请命的牌把情怀酒卖到1488元一瓶,营造“良心人士,备受打压,多多支持”贴着卖酒二维码,这算借情怀打广告吧,有没有别人的文字?你经常群发私信说你为民请命不易求转求买,获利不少吧,说你靠抄袭求打赏卖酒,就是这二维码,打架就打架,你总玩抓屎糊脸,这就是青皮打法了。

我认为卖酒挺好的,人类社会因商业才文明。可是你这竖了牌坊卖了酒,还不认间接获得了商业利益,就是提了裤子不认人,那么,人家小罐茶也是情怀,不是商业。

问:你一直以明煮旗手自居,划地为王,入我界者必尊我王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答:你见过连圈子饭局基本都不参加,居无定所的王吗?只有公交车抢座大妈才一心惦记谁先抢座儿。这个问题不值得回答,换一个。

问:人家都说,你发动网络“红卫兵”,纠集喽啰们恨不得把我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我永世不得翻身,是替某些势力对我这样一个民间有影响力的良心人士搞定点清除,你要么想一统江湖,要么想借机上位,清除未来的对手……

答:又来了,网友回忆韦小宝曾批评韦春花,别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老曲子糊弄客人。咱能别在剽窃之后还总把良心、正义、真理这些大词放嘴边吗?这就岳……不对,岳不群有武功,按网友说法就裘千丈了。数来数去你就这几个让人看得前列腺发炎的写法,九十年代拿奖拿到手软怎么回事?

我注意到你重点引用别人的话来指出:大眼很可能投靠了组织,是带了任务,否则怎会抓你剽窃怎可能在财新开专栏写科比呢,胡舒立什么来历,据那谁谁……巴啦巴啦说了一堆。

我干脆统一回答你,我是一名光荣的卧底,何止于为交投名状率领喽啰抓你剽窃,其实早年我被消号以及前几天被风号,都是组织上下的一盘英明的大棋,包括在财新开专栏的押沙龙、武汉作家方方,都是表面上表演批评者,暗地里属于高度机密一个单位派出的特使,关键时刻跳出来将你们一网打尽。只可惜我耐不住声名抓了您的剽窃,提前暴露了自己。

来,老程,咱干了这碗沙县小吃的红米粥。

问:就凭你们这党同伐异的作派,等你们登台,我等具有“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的书生还有活路吗?

答:等等,我不认为一个惯于剽窃的人配称“自由思想,独立精神”,我认为现在这些金句已坠落成表演型台词,自由的前提是尊重私产,独立的条件是财务自由,一个连别人知识产权都不尊重的人也不会保护民众产权,一个以传递价值观而偷盗的人其实想要的是价格观。

拽大词的人多了,我觉得他们中某些就是另一卦开课程的成功学大师,骗脑残粉丝的钱顺带摸一下大腿。

来点干的,你对画家抄袭别人借口传递审美怎么看?你对日本无印良品被抢注怎么看?你对郭敬明抄袭庄羽怎么看?

有的人只能凌空拽一些大词儿,到具体的就心虚,因为邱开冒说了:做贼凌虚。

总结一下:1,你剽窃,2,我们扒出,3,你说偷也是出于情怀,4,我们说应该尊重知识产权,5,你说因为你天然代表正义,所以我们一定是某股势力派来绞杀你的……这事儿扯到这儿,就挺脏的了。

好吧,既然你已承认自己一时疏忽“抄袭”了别人东西,昨天已请律师团队帮我打这个官司,我的地址随后找人告诉你。

最后一句话:如果因为情怀就不是偷,我们的奋斗毫无意义。

阅读次数:2,78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