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王全璋又失联了

Share on Google+

原定是2月13日去临沂监狱会见全璋,因为疫情被取消了。

我和儿子特别失望,心里憋着一股火,我连续几天给监狱打电话,要求微信视频会见,临沂监狱说做不到。

我要求让全璋给我打电话,临沂监狱说一个月只能打一个,全璋这个月已经给父母打过了。

我跟监狱说:会见时可以3人,是你们取消会见的,就应该保障王全璋的合法权益,打电话最少也应该打3次啊,我这要求不是额外的,是合情合理的!你们这是借着病毒传染剥夺我们的合法权益啊!

临沂监狱接电话的人,无论男女,每次就一句冷冰冰的话:要按程序来。

什么狗屁程序啊!709的迫害全部都是违反中国现有的程序的!

我一下子想起李和平律师在天津法院开庭审判结束后,在法庭上就临时拉线安装电话,在公检法十几人的围观下,软磨硬泡让和平哥电话打给老婆,让峭岭姐带着孩子去天津。这是什么程序?你们的所谓程序,都是为你们的目的服务的!

临沂监狱在全璋刚刚下监时就以“会见室装修”为由剥夺了我的两次会见。被剥夺的两次不但没有补回来,这次疫情又成了剥夺会见权的理由。

现在全国进入一级防疫状态,家属有责任积极配合。但是,明明可以通过其他方式保障联系的,你们却这不行那不行!

疫情当下,一片恐怖。我和儿子虽然幸运的活着,可是不知道全璋的情况,害怕监狱里的亲人“被感染”,度日如年!

李文足
2020年2月19日

阅读次数:4,42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