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郎快吃药 2020-02-19

昨天出来的新闻,大家都看到了。

中国不再是发展中国家,此后就被称为发达国家了。

这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先听我讲个故事。

上世纪90年代,我所出生的那个西北偏远县城,一直是国家级贫困县。

因为戴着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所以,每年都不用给国家上缴财政税收。

不但不用给国家交钱,而且国家每年还给你拨钱,而且还拨很多钱。

那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很多农民买了手扶拖拉机,手扶拖拉机是那时候乡间最主要的交通工具。

后来,来了一个县委书记,姓王。至今,全县人都骂这个姓王的。

为什么?他为了自己的政绩,胡吹冒撂,让我们县丢了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

说真话,我们那个县,穷山恶水,泼妇刁民,要资源没资源,要工业没工业,要教育没教育,要文化没文化,所有收入就靠在黄土里刨食。

其实就是个标准的国家级贫困县。

*

王书记给全县摘了贫困帽子,他到地区做了副专员,升官了。

他升官了,百姓苦了。

全县本来就穷,现在还得给国家交钱。

而且交得不少,一天就交一辆桑塔纳。

上世纪90年代,一辆桑塔纳就是十几万元。

但没办法,你已经不是贫困县了,就必须交钱。

没有钱上缴,怎么办?从农民身上要。

于是,各种各样的苛捐杂税,压得农民喘不过气来。

以前买的手扶拖拉机,现在都锁在院子里,咋了?没钱加油了。

农民提起这个王书记,就咬牙切齿,给他编了很多顺口溜。

我们那个县,前前后后有过十几个县委书记,而最著名的就是这个王书记。

王书记此后一直没有来过我们县。他没脸来。

*

现在,我们来说,你是发达国家,到底是好是坏。

首先看看这个地球上发达国家和地区都有哪些。

北美洲:美国、加拿大

大洋洲:澳大利亚、新西兰

亚洲:日本、韩国、新加坡、以色列、中国香港、中国台湾

欧洲:绝大多数都是的。

*

发达国家,是按照人均GDP来衡量的。

不是按照总GDP。

中国的总GDP非常高,位居世界第二,但人均就非常少。

我大清的总GDP还位居过世界第一,但没啥意思。

目前能够查到,2017年,欧洲发达国家中,人均GDP最低的是希腊和斯洛伐克。它们的人均GDP是17664美元以上。

2017年,中国人均GDP是8643美元。和发达国家差别很大。

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字,2017年,中国的人均GDP,甚至低于世界平均值。

*

三年后的今天,中国竟然进入了发达国家。

可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三年,中国经济出现了奇迹,中国人均GDP翻了一番,人均收入也翻了一番。

对照看看,你是不是这三年的生活质量翻了一番。

我感觉我没有翻一番,反而还不如三年前了。

我又一次拖了国家后腿,我对不起大家。

*

很多人问:中东国家那么有钱,为什么它们不是发达国家?

发达国家不是暴发户。

就像煤老板不是贵族一样。煤老板再有钱,满口脏话,人家贵族也不要他。

要成为发达国家,除了要有钱,还得有两点。

第一是完善的国民待遇和先进的教育体系。

第二是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中东国家只是卖石油,石油卖完了,就没钱了。没有可持续性。

这就像中国东北一样。

东北曾经是中国最富裕的地区,财政收入占全国的80%,那是真正的共和国长子。

现在呢?

*

现在说说,中国是不是发达国家。

按照中国那些专家的说法,中国早就是发达国家了。

著名专家教授胡鞍钢不是三年前就说了,中国早就在经济、科技、军事等等各方面超过了美国。

美国是发达国家,那中国肯定是发达国家。

厉害了,我的国!

胡鞍钢他们又要拿一大笔奖金了。

我们终于进入了全球发达国家,这足够让有些人兴奋好一阵子了。

然而,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中国还不是发达国家。

我们暂且以2017年的标准来计算,进入发达国家,人均17664美元。也就是人民币12万3600元,一月收入10300元。

虽然人均GDP不是个人收入,但也相差不大。

我家四口人,一月要收入41200元,一年收入要将近50万元。

如果你家有两个孩子,你去年的收入有50万元吗?

如果你家有一个孩子,你去年的收入有38万元吗?

要成为发达国家,不仅仅看收入,还要看国民待遇。

看病是不是免费,上学是不是免费。

胡鞍钢这些专家肯定是免费的的,而我这样的人,都不免费。

对于胡鞍钢来说,早就是发达国家。

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还不是发达国家。

莫非,胡鞍钢和我没有生活在一片天空下?

*

现在说说,发展中国家有什么好处。

如果你是发展中国家,你在和别的国家经济贸易的时候,就可以享受优惠政策。别的国家会给你提供方便,享受一些特权。

打个比方,你有三个娃,上街做生意卖菜,城管看到你家庭拖累重,就不收你的摊位费。

别人看到你拖累重,本来一把白菜一毛五,现在给你两毛钱。

你本来就拖累重,养了三个娃,而你偏偏给城管说,我有钱,我给你把钱交了;你给顾客说,我有钱,我只收你一毛五……

你说你是不是傻呀?

终于明白,什么才叫真正的发达国家!

当你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飞到纽约纽瓦克机场,你会感受到什么叫做从第一世界的机场,到第三世界的机场。

6月初我结束德国考察,当从陈旧逼仄的柏林机场回到巨大崭新的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时,同行的记者朋友笑着说道:“发展中国家的设施,就是发达!”

过去数年,我多次往返于美国、日本、欧洲,在跨文化的交流和观察中,类似的感受还有很多:从布鲁克林脏乱的河滨公园遥望曼哈顿岛,我觉得似乎并不比从外滩眺望陆家嘴更令人惊叹。

从杭州到上海,和谐号曾以350公里的速度飞驰;但从东京去仙台,东北新干线的速度却鲜能超过250公里。在德国汉堡,当地正如火如荼推进智能城市建设,但所用互联网技术却并不比北京的更为先进……

三十年前,当一个中国人来到美国,会被机场、高速公路、超市、摩天大楼所震撼;而对今天的中国人来说,这种视觉冲击感已经荡然无存。于是乎,问题来了,为什么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怎样才算是发达国家呢?

*

首先,为弱者付出。

正如决定一个水桶容量的,不是长板而是短板;评价一个国家的发达程度,判断标准不是强者的高度,而是弱者的地位。

弱者地位体现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汉堡,公交巴士到站后会利用液压侧倾车身,方便腿脚不便的老人或残疾人上下车;

在东京,所有地铁车门上都刻有盲文告知盲人所在车厢位置;

在美国纽黑文,政府补贴令当地穷困人群得以和耶鲁医学院博士生住在同一幢公寓。

为弱者付出,这首先意味着成本收益完全不成比例的金钱付出(例如服务盲人和老人的公共设施不产生经济效益),这是社会强者为弱者买单。反之,过度追求金钱效益,由弱者为强者买单,则是社会不发达的表征。

为弱者付出还意味着整个社会的精神升华。在汉堡,一位思科公司经理向我展示他利用捐款开发的难民医疗服务集装箱,专为涌入德国的难民提供医疗帮助。

在很多人看来,带来社会问题又不产生经济效益的难民不受欢迎,而思科的这位经理却坚定地说:“他们需要帮助。”

当人道主义精神超越实用主义精神,当整个社会出现大量愿意不计成本服务弱者的社会群体时,这个国家必定是发达国家。

*

其次,为细节付出。

注重细节品质,而非宏大外观,或许是我所走过的发达国家的共性。东京成田机场或许不如北京首都机场现代化,但新宿街头的公厕设施,绝对堪比北京五星级酒店。

虽然中国一座三线城市的高楼大厦都不逊大阪,但在日本,我到再偏僻的小城,都可以放心直饮自来水。

为细节付出,还意味着急不得。

在纽约布鲁克林区,当地好友为我介绍当地社区发展。在一块荒地前,朋友说由于该地曾被用作化工厂厂房,当地政府花了40年时间仍未完成土壤和水体污染的清理,因此即便地价很贵也不得不闲置荒废。

这些细节,中国目前虽有欠缺,但确实在进步,这也是能看得到的。

面子易学、里子难补;经济发展可以很快,但社会发达则需要耐心。吹嘘高楼大厦硬实力,忽略生活品质软实力,这不是发达国家心态。

*

再次,为未来付出。

在人口仅有12万人的德国小城博特罗普,我拜访了刚成立不久的大学HRW,这是这座城市的第二所大学,共有70多名教授。

市长蒂施乐说:

“我们需要为城市的未来投资。”这让我联想起我的故乡,全国百强县排名第一的江阴,拥有36家上市公司、160万人口,却没有一所真正的大学。

在博特罗普,我还拜访了一所名为“未来之屋”的公寓改造项目,改造的目的是令建筑更加环保节能,但改造成本通过租金回收却至少需15年。

面对如此不经济的方案,投资者的理由很简单:这是未来。

在油价便宜的美国,美国人民仅仅为了一个环保理念,自2000年以来购买了160万辆比同等汽油车贵一倍的丰田混合动力车普锐斯。在德国,为了支持绿色电力发展,德国人民在过去十年忍受了电价翻番。

所有这些看似没有经济理性的行为,实则都是为未来付出。

如果一个国家的居民只斤斤计较眼前经济利益,只愿意为廉价的服务和商品买单,不意为未来做长远规划和投资,则这个国家很难从“跟随发展”的发展中国家升级成“引领发展”的发达国家。

鸟瞰柏林城市:柏林人均产值非常高,但是少见的高楼和拆迁

结束在德国的访问后,我颇为感叹,落后的高铁网络、陈旧的基础设施、低矮的建筑,德国似乎没有大多数中国人以为的那么“发达”。

“什么叫发达?”

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专家海宁·埃勒曼如此反问。

“发达的建筑、发达的铁路、发达的技术……这些都只是实现目标的工具,而非值得追求的目标本身”。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