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风:不能只有一个财新

Share on Google+

我就是郁风 2020-02-25

疫情刚开始,我看到财新的报道和评论,在朋友圈叹然写到:“17年过去了,还是只有一个财新。”17年前的2003年,面对SARS疫情,财新的前身《财经》杂志是最先报道疫情的媒体之一。后来杂志的某位主编坦言,在报道刊出时杂志做好了关张的准备。

他们惴惴不安的等待消息,幸运的是,没有等到关停的通知,而是等到了时任卫生部长和北京市市长的辞职消息。新上任的北京市长被传与杂志总编胡舒立私交甚好。在一系列深度报道后,《财经》或财新成了中国最好的媒体之一,同时也是最特殊的媒体,没有之一。

17年后,财新又冲在了疫情报道第一线,他们是最先向武汉派出记者的媒体,也是武汉封城之后,仍然选择让记者留守武汉报道最新疫情的媒体。他们的报道和评论是所有媒体中最及时最深度,也是尺度最大的。

我曾试着问几位媒体朋友能否发表关于疫情的评论,回答均是不能,除了正面引导。我向他转了篇财新的负面评论,他说财新厉害,比不了。

其实很难界定什么是正面什么是负面,胡舒立认为,她的报道和评论是提供建设性意见,使得政府能更好的为民众服务,她说,啄木鸟击打一棵树,不是为了将树击倒,而是为了使树长得更直。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财新的报道亦是正面的。但对某些部门而言,一切对其不利的报道都是负面的,不管它是不是真相,不管它是不是对民众有利。

比如财新此前刊出的11名养老院老人疑似感染新冠肺炎去世报道,武汉发布就表示,武汉社会福利院对于排查出来的确诊、疑似病例立即向相关医疗机构转移。并着重说明,仅有一名老人,在转运过程中离世。随后还发布了一条微博,称疫情期间造谣传谣,最高可判七年有期徒刑。

而财新的应对是,不动声色的发表了一篇深度报道,将11名死亡老人的名单用表格列了出来:有姓名,有性别,有基础疾病,有死亡原因,有死亡时间,狠狠回击了武汉发布的言论。

这是财新一直秉持的新闻专业主义,冷静、客观,不掺杂煽情的文字。部分长报道可能可读性没那么强,但财新仍旧靠着报道揭示的事实真相,在新媒体时代争得了一席之地。

疫情爆发以来,很多原本不知道财新的人认识了财新,认识到这家媒体不仅仅是一家财经类媒体,时政报道更是它的所长。一篇篇深度的疫情报道,犀利的评论引得无数人为之叫好。

但遗憾的是,媒体人只能发出财新厉害比不了的评论,17年前17年后,还是只有一个财新。独木难支,而且财新的屹立很大程度上源自胡舒立的私交,这是无法复刻的。曾有人说,如果疫情尚未扩大时,武汉或湖北当地媒体敢于报道真相,警示社会,那么灾难也许能得以避免。

但这显然是一厢情愿,湖北的媒体老总不是胡舒立,胡舒立只有一个。和财新曾享有同等美名的《南方都市报》,他们的前主编程益中在狱中度过了5个月。

伽利略曾经说过,需要英雄的国家是可悲的。诚然,我们需要财新这样的英雄,但这样的英雄只有一个亦是可悲的。

我们希望,中国大地能涌现更多像财新这样的媒体,能有一个可以说真话报道真相的环境,能让武汉疫情这样的悲剧在开始时就被揭露警示,这才是真正的国之幸事,民之幸事。

阅读次数:5,84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