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谁都晓得,晁盖与宋江是一对好兄弟。

当初,晁盖等七人盗取了北京大名府梁中书孝敬老丈人蔡京太师的生辰纲。事发后,官府下令抓捕晁盖等七人。孰料,抓捕公文居然阴差阳错落在了押司宋江手里。宋江虽然认为晁盖等人犯了弥天大罪,但毕竟“晁盖是我心腹兄弟,我不救他时,捕获将去,性命休矣!”所以,宋江还是“担着血海也似的干系”,策马扬鞭跑去通风报信。最终,晁盖等人杀开一条血路,得以逃脱,跑去了梁山。而后又在林冲的协助下火并了王伦,仗义疏财、豪气冲天的晁天王居然还坐了第一把金交椅,当上了梁山水泊名副其实的核心老大。

不久,宋江由于杀了被自己包养的小妾阎婆惜,加之醉酒写了反诗,和晁盖等一样,也犯下了死罪。最后,晁盖等梁山兄弟杀奔江州,劫了法场,救下了宋江。

按理,宋江救过晁盖,晁盖也救出宋江,他俩成为了抛头颅、洒热血的生死之交,彼此的感情基础已经牢不可破、固若金汤,俨然结成了命运共同体。然而,实际情形并非如此。其中的原因就在于他们两人作为梁山水泊的老大老二,一开始就有了嫌隙,很快闹起了权斗。

其实,这样的权斗并非始于宋江上梁山后,大约早在宋江上梁山之前就已经出现。在大闹江州班师回山寨途中,一路上,梁山兄弟结识了众多的江湖好汉。不知啥缘故,这些江湖好汉似乎都是冲着宋江的名头才来投奔梁山的。他们见着宋江,都是纳头便拜,不迭声地说着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之类称颂的话语,还左一个哥哥,右一个兄长,热络得就如同久别重逢的亲兄弟一般;却将天王晁盖晾在一边,不闻不问。此情此景,让当老大的晁天王心里边五味杂陈。不仅如此,一路上似乎都是宋江在发号施令,时刻彰显着反客为主的强势。作为梁山真正老大的晁天王,却一言不发,似乎只能听之任之。而更主要的,当时来到梁山聚义的好汉统共四十几员,属于晁盖集团的才区区十来员,其余三十多员都是宋江集团的得力干将。如此不均衡的力量对比,一下让晁天王产生了老大地位不稳的危机感。虽说两人是生死之交,但面对权力之争,纵然是亲兄弟也得明算账。

正因此,宋江从江州法场被救下,刚来到梁山水泊时,晁盖便突然来了个先发制人,假意请宋江为山寨之主,坐第一把金交椅。

晁盖这一手,倒颇有几分当年老毛在九大预备会上试探林彪的意味。当时,老毛忽发奇想,突然提议坐在自己身边的林彪当大会主席团主席。本来这个位置非老毛莫属,林彪毫无思想准备,几乎出于本能地慌忙喊道:“伟大领袖毛主席当主席!”老毛再次向台下的代表建议:“林彪同志当主席,我当副主席,大家说好不好?”不等代表们回答,林彪抢先高喊:“不好!毛主席当主席团主席,大家同意的请举手!”说完,林彪带头高高举起手。随之,人民大会堂内的全体代表,除毛泽东之外,全都高高举起了手。

这段差不多相隔千年的插曲,与晁盖和宋江之间的金交椅之争,几乎有异曲同工之妙。当时的宋江,和林彪一样也吓坏了。《水浒传》这样写道:

宋江哪里肯?便道:“哥哥差矣!感蒙众位不避刀斧,救拔宋江性命。哥哥原是山寨之主,如何却让不才?若要坚执如此相让,宋江情愿就死!”晁盖道:“贤弟如何这般说!当初若不是贤弟担那血海般干系,救得我等七人性命上山,如何有今日之众?你正该山寨之恩主,你不坐,谁坐?”宋江道:“仁兄,论年齿,兄长也大十岁。宋江坐了,岂不自羞?”再三推晁盖坐了第一位,宋江坐了第二位。

闹了半天,原来宋江再三推晁盖坐第一把金交椅,是因为其年齿长了十岁,而不是武艺超群、仗义疏财之类硬件或软件的东西。它分明告诉众兄弟,你晁盖也不过如此,说穿了,你身上那点玩意真是乏善可陈;大家认可你做老大,不是因为你有能力,而是因为你年岁大一些。这等于坐实了晁盖的担忧:眼前这位老二确有异心,心怀叵测。

当然,实事求是讲,晁盖也确是个粗莽之人,德不配位,志大才疏,更缺乏远见卓识。与宋江相比,无论是笼络术、权谋术,还是策略部署、知书达礼等方面,晁盖都难以望其项背。宋江的整体能力,在整个梁山泊实无出其右者。也许正因为这个,虽然宋江面对晁盖的突然袭击表现得像个孙子,心惊胆战,赌神发咒;但在日常的权力运作中,他照样见缝插针般地抢风头,越俎代庖,我行我素,毫无收敛。这也使得晁天王实际上已经成了有名无实的傀儡。

宋江上梁山后,指挥的第一大仗是“三打祝家庄”。起因是石秀杨雄投奔梁山,于聚义厅上诉说途经祝家庄,因同伴时迁偷鸡而被捉拿一节;晁盖闻说,大怒,吩咐手下将两人斩讫报来,原因是他们偷鸡摸狗坏了梁山的名声。晁盖还声言要亲自带领梁山大军去洗荡那个村坊。

宋江跳出来竭力劝阻,说:“哥哥权且息怒,即目山寨人马数多,钱粮缺少,非是我等要去寻他,那厮倒来吹毛求疵,因而正好乘势去拿那厮……只是哥哥乃山寨之主,岂可轻动?小可不才,愿领一支军马,启请几位贤弟们下山,去打祝家庄。若不洗荡得那个村坊,逝不还山!”同时又转而安抚石秀杨雄:“两位贤弟休生异心,此是山寨号令,不得不如此。便是宋江倘有过失,也须斩首,不敢容情。”这样,既笼络了两位投奔者的心,又给晁盖下了台阶;而且更主要的,还冠冕堂皇地抢夺了晁天王的军事指挥权。

自此以后,每次征战,晁盖若是提出要亲自指挥,亲自布局,无一例外遭到宋江的阻挠和否决:“哥哥是山寨之主,如何可便轻动,小可不才,情愿替哥哥下山。”这么一来,也就使得晁盖与众兄弟之间的感情渐行渐远。而宋江,不仅与众兄弟一起打家劫舍,抵抗官军,浴血奋战,而且越来越受到众兄弟的信赖和拥戴;甚至连原先晁盖集团的重量级人物军师吴用,也逐渐疏远晁盖而投靠了宋江。实际上,此时的晁盖已经被彻底架空,其老大地位岌岌可危,名存实亡。

晁盖与宋江这对生死之交的好兄弟发生公开冲突,是因为攻打曾头市。

有个叫金毛犬段景住的好汉盗得一匹宝马,唤作“照夜玉狮子马”。他打算将此马献给及时雨宋公明,以作投奔梁山的进身之阶。不料在经过曾头市地界,这匹宝马被“曾家五虎”抢夺了去。曾家五虎还大肆扬言:“扫荡梁山清水泊,剿除晁盖上东京!生擒及时雨,活捉智多星。曾家生五虎,天下尽闻名。”

晁盖听罢,大怒道:“这畜生怎敢如此无礼!我须亲自走一遭!不捉得这畜生,誓不回山!”和之前一样,宋江连忙劝阻:“哥哥是山寨之主,不可轻动,小弟愿望。”晁盖没好气地回道:“不是我要夺你的功劳。你下山多遍了,厮杀劳困。我今替你走一遭。下次有事,却是贤弟去。”

以前多次劝阻,晁盖都依了宋江,这次为什么就不依了呢?表面看,是因为曾家五虎口出狂言要“扫荡梁山清水泊,剿除晁盖上东京!”而更深层的原因还在于晁宋之间的权力斗争。

我们已经知道,那个段景住盗得的宝马是献给宋江的,这让晁盖特别不能容忍。人家要上梁山,作为进身之阶的宝马不是献给老大而是献给老二,这让作为老大的晁天王情何以堪?显然,晁盖从这件事里真切地感受到了由于许久脱离一线指挥,长期隐身,深居简出,自己的老大独尊地位差不多已经丧失。为了挽回面子,杀一杀宋江这小子的威风,自己必须披坚执锐,不避斧钺,亲临前线,亲自指挥,哪怕赴汤蹈火,战死疆场,也在所不惜。故此到了曾头市,晁盖一马当先,率先挺枪出战,甚至对着林冲等力劝者甩出重话:“我不自去,谁肯向前?”

然而很不幸,由于晁盖窝着一肚子火,加之莽撞轻敌,又不听林冲等苦谏,很快上当中计。在突围途中,又中了一支毒箭。林冲等急忙撤军。回到梁山没多久,晁天王因身体内毒力发作,命归黄泉。

即便临终之时,晁天王还是没有原谅自己这个生死之交的好兄弟宋江。《水浒传》写道:“当日夜至三更,晁盖身体沉重,转头看着宋江,嘱咐道:‘贤弟莫怪我说,若哪个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 宋江见晁盖已死,放声大哭,如丧考妣。”

本来,老大归西,老二接班,乃是名正言顺、天经地义的事。但晁盖就因平素受到宋江高级黑式的排挤架空,对他早已恨之入骨。所以在接班人问题上,哪怕到了毒力发作,神志昏沉之际,还是没忘故意给这位好兄弟设置障碍;实际上就是不愿让宋江接班。这也是对他平素架空自己、大权独揽的一种报复。也许正是因为这点,才使得宋江痛哭流涕,如丧考妣:没想到自己的绝对忠诚,却换来晁天王的绝对嫉恨!

不过照我看来,晁天王还是太爱面子了一点,太有血性了一点,太想显示自己是梁山男儿了一点,也太爱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了一点。他宋江喜欢独揽大权,喜欢发号施令,喜欢笼络人心,喜欢抢功显摆,就由他去好了。反正老大的金交椅就在俺屁股底下坐着,他宋江再怎么贪权,再怎么玩阴招,再怎么厚颜无耻,再怎么收买人心,也不敢明目张胆来抢夺是吧?

比方说,诸葛亮是丞相,蜀国的老二,他再怎么聪明能干,也不会鸠占鹊巢、喧宾夺主是吧?刘备自不必说,就是其子阿斗承继了大位,虽说凭能耐完全扶不起,一应军国大事全归丞相打理;但作为老二的诸葛亮也不会抢班夺权,取阿斗而代之是吧?他诸葛亮爱折腾,五伐中原,六出祁山,木牛流马,那又怎么样?阿斗还是阿斗,咱猫在深宫里,优哉游哉,无忧无虑。他诸葛亮见着寡人,还不是毕恭毕敬,诚惶诚恐?

你晁天王只要有阿斗同志一半的庸庸碌碌、浑浑噩噩、懵懵懂懂、昏昏沉沉、躲躲藏藏,也不会活得这么累,这么憋屈,这么压力山大。你宋江总是抢着上前线,总是想着高调出镜,总是争着发号施令,总是要和众兄弟打成一片,你有战功,有威望,有人脉,哪又如何?名分上,你就是老二;梁山老大,还得是俺晁天王。

可现在呢,为了面子,为了意气,为了虚头巴脑的男儿气概,把小命都给丢了,中的还是毒箭,多冤啊。

更主要的,丢了小命还是事小,比这更大的是丢了初心,改了路线。原先众兄弟苦心经营的“聚义厅”,到了宋江这厮手里,竟迅即篡作“忠义堂”。改旗易帜,接受招安,这些宋江梦寐以求的黑货,就因自己的一时意气,拱手让这厮不费吹之力给实现了!

这就是亲赴前线,亲临战阵,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与众兄弟出生入死、患难与共带来的厄运。看来,身为山寨之主,不可轻动,也决非虚言。不管怎么说,俺好死不如赖活着,笑骂由你笑骂,老大我自为之。保命是第一位的,保住了性命,也就保住了自己老大的至尊地位,也就保住了一切。他小小的黑宋江,哪怕众兄弟,又能奈我何?

2020. 2. 27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202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