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民海获重刑的背后

Share on Google+

香港铜锣湾书店前股东桂民海于2月24日在宁波市中级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的罪名获刑十年。桂民海拥有瑞典国籍,因此一审判决结果公布后,瑞典方面向中方提出了释放桂民海的要求。桂民海是香港铜锣湾书店在2015年10月至12月间失踪的五名股东及员工之一。后于2016年在中国电视台露面、认错,并于2017年10月获释。三个月之后,再次被捕。今次以恢复中国国籍的中国人身份获刑。桂民海为何获刑十年?他向“境外”提供了怎样的“非法情报”?

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与自由写作委员会协调人张裕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如何解读桂民海被判十年监禁的判决?当局意图何在?

张裕:我考虑主要是报复。就是因为他原来(准备)出(关于)习近平的书,其实也没出。习近平报复性很强。所以纯粹是报复。当然原来可能不一定判这么重。因为曾经给他加了一个罪,叫“非法经营罪”。4000本书在国内卖。当时算了一下,(这个罪名)不超过三年。结果哪知道后来越来越重。有人早就说,像他这样的案子,习近平肯定是要报复。不然不会把他从泰国绑架回去。原来他要报复多重?不知道。就要吓唬他,他一直是挺配合的,实际上。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令最后决定重重地报复。如果不发生这个(新冠疫情),可能大概也是这个时候(判决)了。因为已经两年了,18年到现在,两年;他15年进去(到18年),又有两年半,共四年半了。所以已经是拖了,跟这个(新冠疫情)应该没有关系,我觉得。就是因为原来的程序走到这儿了,应该判了。因为瑞典方面,民间和政府压力都很大。一直跟中国政府(为此事)闹了很长时间了。中国驻瑞典大使一直威胁瑞典媒体和官方,他表示的意思大概是:你们等着看,马上就要有结果。当时就(令人)感觉,可能马上就要判决,而且是重判。

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是个战狼式的大使。他应该是17年上任的。两年多来,一直是非常具有侵略性,在瑞典非常活跃。经常主动找媒体去说这个案子,当然还有其他方面的话题。自从桂民海被绑架到中国以后,这方面压力也越来越大,民间的压力、媒体的压力。所以政府一直在交涉,而且拖了这么长时间。到现在已经快四年半了。

法广:桂民海2015年在泰国被捕后,似乎曾在2017年10月短暂获释,随后又在2018年的1月传出再次被捕的消息。从这一抓、一放、再抓、到获刑十年,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张裕:他在15年(被)抓的时候,是很明显的,因为他的出版社和书店还有另外四人被抓、香港人。很明显涉及到他们在中国卖的书。有些书比较敏感。传出来的(消息)说有一本涉及习近平情人之类的书,也没出(版)。可能一开始就是纯粹这种报复,想吓唬一下他们。所以香港的媒体和出版界被吓得很厉害。很多人都关闭了(铺子),人走了,离开香港了等等。(实际上)对出版界已经起到了吓唬的作用。那边在以后也没怎么太敢出关于中国方面的领导人的事的书。

实际上从那个时候看,本来他们可能不会太重的报复,因为当时官方公布了警方的说法,说他一个是在03年的时候曾经发生车祸,撞死了一个女大学生,他被判了两年缓刑,他跑了,他们恢复原刑,要他服这个刑。另外一个就是就追他非法经营的、而且报纸上都登了,当时我计算了一下,在中国的非法经营(的判处)这方面是很细的。大概就会判三年。如果好的话,会判处缓刑,就把他放了。另外一点,就是他是瑞典公民。有的被判决后,就会被驱逐出境,像这种轻罪。就觉得当时他们可能不想把这个事情闹大。桂民海一定做了很多保证:以后再不出这方面的书了,甚至还答应赔钱之类的。

我认识他的太太。他太太一直反对外界帮他呼吁。说他在那两年间,曾经可与他的太太通电话,他告诉她不要做任何事。但他的女儿一直在外面呼吁,他太太从来不发一声。从当时表面上看,至少是如果只就追他非法经营的话,桂民海最多获刑也就是三年。加上原来的两年,共五年,坐满了,就放了。如果是这样的话,确实没有必要去闹。闹了以后,双方对立起来,他们要报复。后来情况似乎不错,因为他服刑两年以后,就把他放了。据说就在他国内的亲属家里。他太太还回去了。那段时间,也许当局可能是不准备重重地报复了。后来为什么到十年、差不多半年之后,他去北京的时候,又把他抓起来?当时不久,因为这个外面抗议得很厉害,他有个采访,国内的媒体就说警方怀疑他涉嫌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和情报。原来是这两项。后来把“国家秘密”拿掉了,令人觉得很怪:外面的人怎么会有“国家秘密”?当时我的猜测是,他出来之后去了瑞典驻上海的总领事馆。他在那里见了人。他有可能在那里讲了他在(狱中)的遭遇。在领事馆里本来应该是比较保密的情况下,中方或者是通过窃听、或者是里边有人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了。所以后来他去北京,为什么会在半途被拦截下来?大概就是怕他到北京以后,可以讲更多的、他们不愿意听的话,所以他们就在半路把他截了下来。我估计就是不想让他继续讲了。他大概已经讲了一些他们不爱听的。我们在外面猜测,而且看他的神情,他原来是很胖的,后来他就没有原来那么胖了,下巴都尖了。所以一定在里面受了很多苦。他也许出来后跟瑞典方面讲了,所以他们把这个当作“情报”,否则他一直都在国外,他能有什么情报?而且如果有情报,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追究?过了两年多以后才追究?有可能是这个原因。

另外根据我对这边媒体的看法,部分赞成他太太的意见,他们有的、包括我们笔会的公布出来的东西,可能对他的这个案子不利。比如说,他传出来的在监狱里写的诗被发表了。这也许就激起了当局的反弹。报复上加报复,完全从重处理。加上这个罪名以后,当时就猜想恐怕要(被判)十年以上。我们有朋友甚至说:恐怕就不会让他活着出来了。

法广:桂民海获刑十年,主要原因是其“为境外非法提供情报” 。作为香港一名书商,桂民海能够获得怎样的情报,以至于获刑十年?

张裕:过去,他原来卖的一些(书),根据一些人的介绍披露,包括写书的人的说法,基本上是八卦(性质)的书。而且他比较注意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准备出(关于)习近平的书,他未必真出。可能是国内反应过度。过去是薄熙来这些垮台的人,他出了很多这方面的(书),各种各样的、好像是有内部消息的那种书。其实都是八卦编造的大概,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网上都可以搜到,没有任何情报。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也没与追究这点。另外四个人出来以后,也没有追究他们这方面的内容。原来中方都已经说了“非法经营”,就是说,他卖的东西本身只是“不合法”,没有说他们内容有任何问题。非法经营根本不涉及他卖的东西内容有问题。所以有些说法都是后来加上去的。一个就是原来就想报复,另外一个可能就是新加了、我猜测的,就是他出来以后,可能向瑞典方面讲了一点他受苦的事。当然这种涉及案情的东西,从法律层面讲,没有公开的案情全部是国家机密,都是情报,都可以往这方面套。

法广:您对桂民海要求恢复中国籍一事作何感想?

张裕:这个纯粹是中方为了报复,免除外交的麻烦,向他施加压力,让他做的。百分之百被迫的。他1996年就加入瑞典国籍了。过了二十年之后,突然要恢复(中国国籍),坐在牢里边恢复,不让瑞典政府管,凭良心,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这样。所以这个纯粹是中方闹的闹剧。过去他们对这种有外国籍的人采取的做法是,不承认这些人加入了外国籍,一个理由就是:他们没有向中方宣布放弃中国国籍。所以中国方面一直认为他有中国国籍,但是在桂民海身上,他们不用这个理由了,大概是因为(桂民海)他第一次在国内交通事故案(的判决中),就已经承认他的外国籍。所以他们就圆不了谎了。否则为什么第一次、03年判决的时候,按他是外国籍判的。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他放弃(瑞典籍)。瑞典政府方面表示: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桂民海要放弃自己的瑞典国籍。而且从另外一个角度讲,瑞典是承认双重国籍的。中国政府不承认,桂民海也应该知道,瑞典政府承认双重国籍。只要有瑞典国籍,就是瑞典公民。所以站在瑞典的角度,还有充分的权利和义务要去为桂民海说话,他是它正式的公民。

法广:桂民海一案的背后是否有着错综复杂的政治因素?

张裕:我从来没有往这方面猜测。我认为,涉及到政治就是政治报复。就是因为他要出一些国内的书,里边涉及到一些高官的(内容),如果他们还在台上的话,可能生气,不管是真是假,就要报复。桂民海的案子纯粹是习近平要报复。基本是都是言论问题。跑到国外,说了很多,他们很生气。就把那些人绑架回去,桂民海只有八卦书,也被绑架回去,更显现了纯粹出于报复。

牵涉到与瑞典的关系,也是因为这个案子的本身,我倒不认为两国有其他的问题以此拿来做文章。因为瑞典,无论哪个党上台,都是很在意与中国做生意的问题的。人权方面,他们要提出来,但是如果不是像桂民海这样涉及到本国公民的事情,也不是那么积极地关注。因此,中国方面如果仅仅因为这种事情报复瑞典,这种可能性比较小。这样他们的关系就越来越坏。桂民海这个案子是近几年两国关系坏的一个主要原因之一。所有的涉及到旅游等,都是因为瑞典老是提及桂民海的案子,中国政府为了报复,就在别的方面找他们茬。这个案子如果不解决,两国的关系很难(改善)。因为瑞典是个民主国家,自由国家,一个公民就这样从国外遭到绑架,而且被重判,还硬是把他的国籍(剥夺了),瑞典可不能接受这种事。

来源:RFI

2020.03.04

阅读次数:29,70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