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田牧:群英荟萃话时局——走进墨尔本的民运群体

Share on Google+

中国民运界在墨尔本的交流、座谈与采访,左起:田牧、余世新、蒋罔正、廖天琪、高健、梁友灿、张伟强。图/作者提供

近年来,提及中国海外民运,别说旁人的冷眼与批评,就是民运界自己,也是自惭形秽、底气不足。但当我们走进墨尔本民运圈,走进新西兰民运圈,却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氛围,不一样的气象。那几天我们与墨尔本民运界老朋友交流、座谈与采访,感受到了一种罕见的民运生机。跟欧美和其他地方的民运不同的是,当流亡或留滞海外的大陆人,一旦拿到国外居留,自己事业有成时,就往“祖国”跑,脚踏两只船,坐享国外自由富足的生活,同时又以归国华侨身分,骄其乡里,根本就不愿再沾民运的边。我们接触到澳洲纽西兰的民运人士却相反,他们在异国勤奋努力,开创事业,打下了经济基础,却不忘初心,依然为母国的民主事业励志努力,他们有回不了的故乡,但是却真正心怀故里,关心国是。

不可或缺的中国民运

对于中国民运的自信,高健(老民阵成员、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墨尔本负责人)有这么一段话:“当西方国家的一些政治家害怕中共、靠拢中共时,中国民运依然不忘初心,始终如一对中共说‘不’,我们会坚守这块阵地。”这就是墨尔本民运的共同心声。面对整个世界为了眼前利益,陷入了唯“经济”主义,一些国家纷纷采取向独裁的中共政府妥协、投降与绥靖,中国民运追求社会公平与公正的制度始终如一,追求自由民主人权价值观不会改变。

一个健康的政府,必须有制约,有制衡。无论是西方式的民主体制,还是所谓的“中国式体制”,对政府的制约与制衡,都是现代文明社会的标志。民主国家对政府的制约与制衡,是通过议会、反对党、媒体与民间社团组织等得以落实与实现。中国的现有体制,缺少这样的制衡机制,中国民运便成为不可或缺的政治力量,这就需要更多的中国民众加入与参与。

与梁友灿(民主中国阵线总部召集人)的彻夜长谈,与高健、张伟强(中国民运墨尔本联盟秘书长)等数次地促膝谈心,及与民运新秀蒋罔正的交流,让我们感受到,这是一支不寻常的民运队伍。墨尔本的民运朋友,一如既往地坚守这样的认知与自信。

中国民运的“十六字诀”

这些年,与民运朋友聚会时,每每都会提到民阵的“十六字诀”。1993年,民运华盛顿会议——民阵民联原本要合并,结果却酿成了民运的大分裂,全球民运步入了低潮时期。高健说:中国民运不能这样消沉下去,我想到了老万的“十六字诀”,“旗帜不倒,队伍不散,声音不减,压力不断。”万润南是民主中国阵线组织的创建人之一,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开创中国民营企业的先驱者之一。当海外民运步入低谷时,老万为民阵提出了组织运作的原则与策略。

“十六字诀”喊喊容易,至于如何贯彻,还是大有学问的。比如说“队伍不散”,海外民运的现况,就是“山头”林立,组织众多,力量涣散,当年华盛顿会议发生了组织裂变,演变成民阵、民联、民联阵、民主党、自民党、社民党、工党等等,名目繁多的组织纷纷出现。在墨尔本也一样,此时的民运还称得上是“队伍不散”吗?事实上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墨尔本民运是怎么改变的呢?《易经》中说:二人同心,其力断金。老民联的杨小鸥说:我们不能忘了高健,他的做法不是简单的平山头,而是化零为整,聚山头建联盟。他一一地拜山头,说服了众“领袖”们,在众山头的基础上,建立了中国民运墨尔本联盟。把涣散的人心与力量再次聚合起来,真正落实与确保了“队伍不散”。

杨小鸥还提到一位澳洲民运的功臣——英年早逝的经济学家杨小凯,他当初为刚形成的民运组织出谋献计,尽心尽力。墨尔本民运组织的原则是:保持与尊重民阵民联各大组织的从属关系,但以地方为主,唯下不唯上,不介入各组织的人事纠纷。至目前为止,墨尔本民运架构齐全,人心向一,具有很强的行动能力。

维护中国民运的旗帜

如何维护中国民运的旗帜?确保“旗帜不倒”?倘若只是喊喊,经年不变,八股式陈词滥调,没有新意,缺乏引力,民众早已听烦腻了,别说感动不了人们,这种只喊不做,只嚷不动的招牌式民运,就连我们自己也没有底气。而“旗帜不倒”,指的是在民众心目中是一支有战斗力的民运队伍。

高健介绍说:墨尔本民运有几个基本点:一是每个人解决自己的经济问题,首先要养活自己,不发难民财。二是坚守民运的信念,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勇于冲在第一线。蒋罔正说,高健要求新加入民运的年轻人,保证做到的最起码一点是:每年的六四那一天,与我们一起,站在中国使领馆门前参加示威抗议活动。三是团结一致,肝胆相照,有意见当面说,不搞争权夺利那一套。

民运组织不是口号党,而是行动党。中国民运是干出来的,不是喊出来的。墨尔本的民运,通过了一次次的行动来证明和体现自己,经常组织各种示威抗议活动,与其它民族之间的合作,通过形成制度来加以落实,保证了中国民运的旗帜高高飘扬。

结成统一战线给中共制造压力

说到“声音不减,压力不断”,不是空喊口号,空飙嗓子,而是要有针对性地聚众“闹事”,并与各种媒体配合,进行广泛的宣传,达到一定的社会影响力。

高健介绍道:我们与法轮功、西藏、维吾尔、南蒙古等各民族间的合作,也与越、缅、寮等国的民运组织合作,声援台湾维护主权与独立的运动,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还比如,配合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我们组织活动,与香港学生站在一起,参加与声援他们的示威抗议活动。

余世新说:我是墨尔本汉藏民间交流促进会会长,我们一直与独立中文笔会、西藏流亡政府等合作,得到了笔会齐家贞大姐的支持,她是墨尔本民主运动的一面旗帜。前些年齐家贞、阿木与我,一起访问了达兰萨拉,藏人受苦受难的故事深深教育了我们,我们决心将余生奉献给汉藏友好的事业,为此我们还设立了“汉藏民间交流促进奖”,今年颁发了第八届“促进奖”。

这样的藏汉民间交流活动,通过制度化落实到了合作与促进的实处,值得各地推广。

去年,值中共建立独裁暴政七十周年之际,墨尔本民主运动联盟在中领馆门前,举行了为中共送葬的示威活动,抵制中共对澳洲的渗透,并帮助不明中共独裁暴政真相的爱国华人了解实情。墨尔本民主运动联盟认为,中共不等于中国,爱国不等于爱共产党,共产党是独裁暴政,中华民国才是中华正统。

2020年3月9日,是维多利亚州的劳动节,是一个公共假日。在墨尔本城中心的联邦广场阶梯处,墨尔本民运将举办《2020党国暴政图片展》,展板数量22块,图片内容以“六四”实录、“反送中”、“防疫抗暴执法”等为主题,进行社会宣传。

这样的声音,这样的行动,有声有势,旗帜鲜明,真正体现了出“声音不减,压力不断”的硬核精神。

武汉肺炎是天灾还是人祸?

我们提出问题:眼下武汉与中国爆发的新冠病毒,是天灾还是人祸?你们是如何看待与认识的?及武汉肺炎与香港“反送中”运动又会产生什么关联?

梁友灿表示:这是中共的制度问题,李文亮医生是最早向外界披露冠状病毒疫情的医生之一。2019年12月30日,他在微信群组中发出疫情警讯,如果此时能够引起中共政府的重视,及时采取防疫与救治措施,可以争取到许多时间,不至于造成疫情的广泛蔓延,造成这么多人的死亡。这是中共独裁制度造成的,是标准的人祸。

张伟强说道:这次的武汉肺炎,不会动摇习近平的执政体制。中国每一次发生问题,最终无非是老一套,在党的英明领导下,取得了伟大胜利。纵观共产党的历史,从建国到现在,每一次都一样,都是在党的领导下取得“胜利”。宣传机器掌握在共产党手里,国内听到的声音与海外听到的不一样。国内是统一的声音,媒体是为共产党服务的机器,为他们歌功颂德,否则宣传部长、广播电台台长等就得下台。最后无非是寻找替死鬼,将责任推向地方政府,中央与此划清责任界限,这再一次地证明了中共独裁制度的可恶。香港的这次护士罢工是因武汉肺炎引起的,林郑月娥留出一个关口不封,据说是为老共准备的逃生门,现在逃命也要开后门,这种不正之风已达到了如此无耻的地步。

黑天鹅与灰犀牛

高健说道:我与伟强观点不同。就连习近平也认为,2019-2020年会出现黑天鹅与灰犀牛事件,我认为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就是黑天鹅,台湾大选的结果就是灰犀牛,这次的武汉肺炎也是黑天鹅。武汉肺炎对共产党打击很大,所有的服务业与制造业都停顿下来,接下来就是中小企业的倒闭潮来临。我们对中国的百姓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只有他们感到疼了,才会觉醒,死了这么多人,没有工作了,没有钱了,这时觉醒与反抗才会成熟。我相信这一次对共产党来说,虽说不是致命一击,但也已相距不远了。

余世新说道:武汉肺炎爆发,成为全世界的关注点,香港的“反送中”运动被暂时忽略,但是,一旦武汉疫情过去后,我相信香港的运动还会继续。如果武汉肺炎能在短时间内过去,共产党倒是没那么容易垮台,这一点我同意伟强的观点。在国内,在武汉,尽管遭遇了这样的灾难,但是百姓还是不会喊出“推翻共产党”,如果中国百姓醒过来了,要群起运动,这时中国才会有希望!

印钞机三班倒加工印钞

蒋罔正表示:2003年的“SARS”爆发,共产党加印了4万亿人民币,来解决这个危机。这一次的武汉肺炎,习近平至少要加印18-20万亿人民币,才能渡过这次困局与难关,中国现在的印钞厂是24小时三班倒。假如此时中共政府出问题,我认为共产党只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等到危机一过去,共产党马上会死灰覆燃。若中共要倒台,我认为,亡共在共,灭共在金融。川普这次与中共打的贸易战,打的是共产党的外汇储备、美国国债和黄金储备。中共要从内部瓦解,还需要土地财政的破灭,养老金体系的崩溃,及地方债务的爆发。这次的武汉肺炎,会导致18-20万亿人民币流入市场,但不会流入基层老百姓手中,结果会加大中国的贫富悬殊,届时物价再一上扬,我相信更会推动国内三个问题的爆发,即土地财政、地方债务和养老金体系。武汉肺炎的爆发,会加速推动共产党灭亡,至少加速提前5年灭亡。

梁友灿表示:共产党是依靠偏执意识形态建立的政权,它们过去的一些政策都比较极端,是违反人性、反传统、不人道的政策,这样的政策迟早会结束,我们应该有信心,共产党统治的结束,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是必然的,我们大家应该积极努力,争取这一天早日到来。

墨尔本的中国民运,是一支不同凡响的民运队伍,正如他们共同的心声:收获不必在我,耕耘我在其中。

中国民运,以反对与推翻中共极权统治为目标,以建立中国宪政民主制度为使命,是当今中国社会不可或缺的一支政治力量,与中共统治者永远对峙,不达目标,誓不罢休!

相关影音

民报2020-03-05

阅读次数:9,8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