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梳楼:论一名记者的自我修养

Share on Google+

燕梳楼 2020-03-14

作者丨燕梳楼

(一)

20年前,好莱坞拍了部电影。

名字叫《记者的良心》。主人公约翰是一名报社记者,当有人秘密向他提供一个名人谋杀人的线索时,他欣喜若狂。旨在通过这篇独家报道咸鱼翻身。

但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不是幸运之神的眷顾,而是命运翻船的开始。不仅案件错综复杂,还卷入了巴勒斯坦反叛军的漩涡。

生死存亡之际,他能否坚持一个记者的良心,把真相公之于众?

当然,我们今天不是来讲电影的。我们是来讲良心的。

前几天的时候,有个女记者获了个奖,叫“巾帼奋斗者”。应该说这个奖含金量还是很高的,因为这一批同时获奖的,还有一名被追授的医生。

他的名字叫李文亮。

“造谣者”和“辟谣者”同时获奖,

一时还真让人有点转不过弯来。

(二)

她的颁奖词大抵是:

投身武汉抗疫一线,两个多月写了200多篇的新闻,90多篇内参。

仅看数量,平均1天5篇,够高产更辛苦的,得这奖,该。

如果不是她在新闻发布会上夸夸其谈,自我感动。这个奖颁给张君李君丁君其实都一样,吃瓜群众鼓个掌也就过去了。

偏偏她的嗓门太高,历数战绩,数度落泪,引发观众极度不适。

人们并不确切知道,她的这200多篇新闻,90多篇内参写了什么,对此次疫情产生多大影响,发挥多大作用。

人们只知道,她写过一些事后证明很不严肃、很不负责、悖离真相的虚假报道。其中的三大名篇是:

2019年12月31日,《发现的多例病毒性肺炎,未发现人传人现象》。

2019年12月31日,《实地探访华南海鲜市场,店铺多数正常营业》。

2020年01月01日,《8人因网上散布“武汉病毒性肺炎”不实信息被依法处理》。

之前我一直奇怪,为什么武汉训诫几个吹梢人,怎么就上了央视新闻了呢?原来跟此君有关。

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记者也不是神,专家都能认知偏差,又怎么苛求一个记者呢?

问题是,后来事情发展的有点超出想象,不仅篇篇“失实”,而且还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3000多人含恨而去,14亿人为此买单。

不追究责任已经万幸了,

怎么还好意思出来领这个奖呢?

(三)

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

要是我,就很不厚道地让主办方把奖悄悄邮回来也就算了。绝不会为了出个镜把灵魂都出卖了。

既然如此,我就问几句:

第一,2个月近300篇文章,平均第天5篇,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也做过记者,我太清楚一篇稿子从立意到采访到成稿过程之艰辛,往往一篇大稿子要经过一周才能出手,小消息、小特写最快一天也就一篇吧。

可能是我水平不行,能否请你传授一下经验?

第二,写了90篇内参,都写了什么?起到了什么作用?

大家都知道,内参的份量很重,是为上级领导提供决策的信息来源和重要依据。但为什么这两个月,疫情如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除非,你写的没有一篇有用,甚至是失实的,误导了上级决策方向。

第三,你说抗击疫情是没有硝烟的站场,你要用手中的笔和镜头为武器,向世界大声讲述战役的中国故事,李文亮就是你所谓的中国故事么?

李医生虽然还没有真正纠错,但国家追授他为全国抗疫工作先进个人,实际上也算默认了他“吹梢人”的壮举,对此你避而不谈,是觉得他冤枉了还是你冤枉了?

装得跟没事人似的,奖照拿,牛照吹。这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大。

(四)

本来嘛,各为其主各敬其事,在其位谋其政,这都可以理解的。

很多事情自己知道也就行了,本人也是记者出身,如何张冠李戴巧加大名的我也会。

也不苛责你非得要向真相道歉,要向为此死去的冤魂道歉,但你得有最起码的职业愧疚。

吸取教训,今后更严谨、更深入的采访报道就是了。

你后来采写一线医生、快递小哥的感人故事,不也是挺好么?

如果你真的良心未泯,就该拒绝这个奖,至少不去领这个奖。即使最后却之不恭,至少发表获奖感言时,也应该说一句:

这么多人在这场疫情中禁足、流浪、倒下,作为一名记者,没有把最真实的声音及时传递给社会,这个奖,我受之有愧!

因为你真的配不上这份荣誉。

但最后你还是为名所误,不惜自毁人设,把自己竖成了人肉靶子。

人们反感的不是你为谁唱赞歌,而是你总不说人话。

这才是你被全网吐口水的问题所在。

(五)

曾经,记者是一个时代的正义。

无论是三聚青胺,还是地沟油事件,或是推进恶法取消的孙志刚事件,记者都是宁豁一身剐也要寻求真相为命请命的勇士。

那时的记者,称得上是无冕之王。

可是现在还有多少这样的记者?全国75万记者中,真正的调查记者竟然不足百人。这不能不让人感叹,属于新闻人的时代真的没落了。

板子仅仅打在此君身上,怕是既不疼也不痒。因为还有成千上万的张君李君在路上。

原新华社社长郭超人曾说:

笔下有财产万千,

笔下有毁誉忠奸,

笔下有是非曲直,

笔下有人命关天。

说的就是记者的笔要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

2003年非典的时候,那时的媒体还是有些看头的。南方日报、羊城晚报、广州日报,三大报业集团之间,平时虽然竞争激烈,但关键时候都选择了说真话。

2月15日,广州日报发表评论《百姓知情,天下太平》。

随后,羊城晚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南方日报等主流媒体纷纷跟进,学医的记者廖怀凌冒着生命危险,深入病房采访报道,累到晕倒。

后来,这篇题为《不怕被传染,猛料在一线》的雄文,真实地震撼了读者。

正是这些“不太听话”的媒体,引发国家高度重视,为后来的防控非典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六)

那么,此次疫情中的荆楚媒体表现又如何?

面对日本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你怒怼网友说奥斯维辛之后中国就没有诗。

接着更是笑料百出,呼吁给市长暖心、歌颂刚流产后上一线的90后护士,把遗言掐头去尾。

既没有良心,也没有人性,只有捧不完的臭脚。

好容易有个张欧亚的记者站出来,呼吁武汉赶紧换帅,还得被迫道歉。

真实,是新闻的生命。这是每一个记者入学的第一课。但我们现在版面上的水份有多少?如果真的还有几分媒体良心,会一再误导公众,一再错失防控良机吗?

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

作为一家优秀的媒体,不仅要懂政治,更要懂业务,有底线。知道什么是大是大非,什么是家国大计,只要把握好分寸,拿捏好尺度,就能做到帮忙不添乱。

也由此可见,这位女记者的90篇内参,都写的什么玩意了。

但不过此次疫情中也有几家媒体让人心怀敬意,财经、财新和三联,都勇敢地坚守着媒体的良心。30元一份的《财新周刊》,一度卖到88元。

那不是一本杂志的价格,而是人心的向背。

伦理学认为,良心可分为个人良心、职业良心和阶级良心。而一个媒体记者,三个良心都要具备。

这就是一名记者的自我修养。

PS:真的抱歉,由于近一半的汉字都成敏感词了,所以不能说的很具体,大家凑合看吧。如果大家觉得实在看不懂,我就只有辞去楼主一职了

– End –

阅读次数:8,80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