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前主要领导人之一、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执掌中国政法领域大权的周永康于七月二十九日这天,被中共宣佈由中纪委(即“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正式审查,成为继薄熙来、徐才厚之后又一个因贪腐落马的“大老虎”。经过一年左右海内外风传和猜测,“查办周永康”这一悬念终于落下,也使得各种传闻尘埃落定。周永康的被查办,成为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以来立案调查的最高级别高官,也是文革后审判“四人帮”以来中国国内最大、最严重的案件,一时间引起海内外舆论广泛关注。

自习近平于二0一二年十一月在中共十八大上台以来,依仗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连续铁腕行动,掀起了一阵颇有声色的反腐运动,如今在他上任后将近两年的时间,查办周永康成为这场反腐运动的最新高潮。“政法沙皇”周永康的被查办,打破中共一直以来的一些潜规则,譬如,打破了中共最高领导层、也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免罪的所谓“刑不上常委”规则.或许这将意味着,今后依傍中共最高层领导人的势力将不再有“保护网”,又譬如,打破了中共高级官员退居二线后就可以平安安享晚年的规则.这给外界传出的讯息,或许是以此震慑官员,只要其涉入贪腐,随时将被查处,即使退休后也不例外。

对于“周老虎”的落马,中国民间的反应异常热烈,而海内外不少的华人知识分子也频频撰文,在一些场合为之欢欣鼓舞。这不难理解,在一个极权(或后极权)威权体制下的普通民众来说,一个长期身居高位的政要或前政要的倒台事件,十分容易成为人们的一件喜庆之事。对此,不少人发出期待式的问话:周老虎之后,下一个是谁?有些人将“查办周永康”事件,视为中共党内开明派路线胜利的标志,有些人认为此举将使习近平权力更加巩固、威望上升,有可能使他展开更大的宏图,还有人认为,这起事件将成为中共开启法治改革乃至政治改革的契机。

对这些看法,我实难以茍同。在我看来,首先,查办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官员,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法治国家的常态,而只是带有中国特色的运动式、阶段性、短期性的所谓“反腐倡廉”而已。尽管这场运动式反腐看起来动作很大,但其能否持之以恆尚是未知数,且中国大陆官场距离真正的清正廉明还很遥远。

其次,查办周永康带来的后果,恐怕并不会如一些人士所期望会带来政治改革,而是有可能带来中央权力的更加集中,民间社会的空间的进一步缩小,公民社会的步履更加艰难.作为刚刚上台的中共新一届领导人,接手的是一个表面强盛、实际上沉屙日重的摊子,官场贪腐已是世人皆知、严重到触目惊心的地步,因此为了维持一党专政的现状,甚至振兴这个执政党,新一届领导人必然要打击贪腐,以便救党保党.十八大以来的这场反贪腐行动,到目前为止仍然停留在党国框架内,是极权威权体制内的反贪腐,其目标绝非使中国走向民主化,而只是为了巩固中国当今的政治体制。

还有,必须指出,就这场反贪腐运动来说,包括查办周永康,也严重背离法治原则,就算对照当今中国的宪法、法律,这种办案方式也是违背法律规定、法律精神的。十八大以来,由王岐山执掌的中纪委以派出中央巡视组的方式,巡回中国各中央机关、国有企业和各省市查办贪腐官员.其中不少官员,未经司法审判而直接双开(即“开除公职与中共党籍”),有的官员在开会期间,直接被戴上手铐带走“双规”(即所谓“在规定的时间、地点交代问题”),这种“双规”办案模式,违背了中国宪法中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仅限于公安机关、检察院的规定。

包括周永康在内的各级官员,他们还处在“双开”阶段,像周永康才刚刚由中纪委立案审查,连“犯罪嫌疑人”都称不上,顶多是“违纪嫌疑人”,司法审判更是尚未开启,当局就通过特定官方媒体“昭告天下”,详细阐述其所谓的“犯罪事实”,媒体铺天盖地地加以报道其种种“劣迹”,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未审先判”,违背了法治原则.这种以执政党的纪律机构审查查办官员,等到纪委搜集完涉案证据、人证、打破涉案官员的“关系网”后,再交由司法机关审理的办案模式,明显是一种“党纪大于国法”的做法。这样的做法,只能说明中共的党章、党纪要比中国的宪法和法律还要高、还要大,这绝非法治社会的做法。

就连这场反腐运动的主要负责人王岐山也承认,当前的反腐“要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事实确实如此,当局舍弃通过法律渠道的治本方式,更不愿开启法治改革,走制度化、法治化的反腐道路,反贪腐过程中更多的考量是政治因素、权力斗争因素,而不是一切行动依法办事,以法律为准绳,让证据说话,无怪乎某些落马官员哀叹自己“运气不好”,认为这场反腐不过是“选择性”反腐。

真正的反贪腐,首先就应有司法独立、新闻自由、舆论监督,以及全民的参与,建立常态性的反腐机制,比如实行“官员财产公佈”制度,比如将反贪腐工作交给政府的廉政机构,可参考设立像香港的廉政公署、台湾政府部门的人事查核和调查局、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国会审计处等此类机构。真正的反贪腐也必须建立在法治的基础上,应让宪法、法律的地位在执政党的党章、党纪之上。总而言之,反贪腐应建立在常态化、制度化、透明化、法治化的基础上,同时启动司法改革、新闻改革乃至政治体制改革,实现司法独立、新闻自由,以及政治体制的民主化,这才是反贪腐应该走的道路。否则,就算再有更多的官员落马,再有比周永康更高级别的官员倒台,这场反腐运动也无法使中国走上法治化、民主化的道路。

写于二零一四年八月三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