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萨:城市与狗(赵德明译,4)

Share on Google+

第二章(1)

晨风吹进拉白尔拉区,把浓雾推向大海。莱昂西奥?普拉多军事学校这块地方,仿佛是一个刚打开窗户的充满烟雾的房间,逐渐明亮起来。这时,一个不知名的士兵出现在棚子门口,他一面打呵欠,一面揉眼睛,向士官生的宿舍走去。他手中握着的铜号,随着身体一起摆动,在晨曦中闪着金光。他走到三年级的院子里,在四面距离相等的院中央站住。他那件深绿色的军装,在残余的雾气里褪去了颜色。这个士兵看上去像个幽灵。他慢慢地行动起来:挺起胸膛,摩擦双手,吐口唾沫,接着便吹响了军号。随后昂首听着军号的回音。几分钟后,传来了三年级狗崽子们的谩骂声。他们把由于夜晚结束而产生的愤怒全都发泄在他的身上。在渐渐远去的骂声中,他向四年级的宿舍走去。最后一班夜间哨兵从门口迎出来,他们从狗崽子们的起床声中知道这个号兵要到了,于是便出来嘲笑他,骂他,有时还朝他扔石头。

之后,号兵就转身向五年级的院子走去。那里空无一人,他的步伐也格外有力。那里还没有动静,因为这些有经验的学生都知道,从起床号到集合哨要十五分钟,其中一半的时间可以泡在床上。号兵一路摩擦着双手,吐着口水,回到棚子。三年级狗崽子们的愤怒、四年级士官生的火气,丝毫吓不住他,他几乎不予理睬。但是周末除外,这一天因为有野战演习,起床号要提前一小时吹响,号兵们都害怕在这一天值班。五点钟,天空还仍然漆黑的时候,士官生们就得睡眼惺忪地爬起来,所以十分恼火,纷纷从窗口射出各种炮弹,轰击号兵。因此,每到星期六,号兵们便违反规定站在检阅场上远离宿舍的地方吹号,而且吹得很快。

周末,五年级的士官生只能在床上多待两三分钟。因为不是十五分钟,而是在不到八分钟内要洗漱、穿衣、铺床、集合完毕。但是本星期六例外,由于五年级要考化学,所以他们的出操取消了。六点钟,这些高年级学生听到起床号

的时候,三年级的狗崽子和四年级的士官生已经齐步走出学校大门,向着联结拉白尔拉区和卡亚俄港之间的荒地走去。

起床号吹过不久,阿尔贝托还没有睁开眼睛,心里盘算着:“今天是外出的日子。”不晓得谁说了一声:“差一刻六点了。该用石头打那个可恶的东西了。”接着寝室又安静下来。他睁开眼睛:一缕灰白色的阳光从窗户上射进房间。“周末应当出太阳。”洗脸间的门开了。阿尔贝托看见“奴隶”那张苍白的面孔出现了。往前一走,双层床便遮住了他的头部。他已经刮脸、梳洗完毕。阿尔贝托想:“他起床号前就下床,好在集合时第一个站好。”然后他又闭上了眼睛。他觉得“奴隶”来到他床头停住,拍拍他的肩膀。他半睁开眼睛,看到“奴隶”的脑袋以及那裹在蓝色睡衣里骨瘦如柴的身体。

“甘博亚中尉值班。”

“我知道。”阿尔贝托回答说,“来得及。”

“奴隶”说:“好吧。我以为你还睡着呢。”

他微微一笑就走开了。阿尔贝托想:“他想做我的朋友。”他再度合上眼睛,精神却很兴奋:迭戈?费雷街的路面由于洒过水而闪闪发光,波尔塔小巷和奥乔兰街的人行道上落满了夜风吹下的树叶。一个衣着华丽的青年走在那条街上,嘴里叼着一支吉士牌香烟。“我发誓今天一定要去玩妓女。”

“还有七分钟。”巴亚诺站在寝室门口,扯着嗓子大吼一声。室内立刻骚动起来。生锈的双层床吱吱咯咯地响起来,衣橱的小门在轧轧作响。接着,鞋跟敲打着地面;两人相撞或擦身而过,发出一阵阵嚓嚓声。但是谩骂加威胁却压倒了任何一种声音,仿佛居于浓烟之上的火舌。那众多的喉咙喷吐出一阵阵咒骂,不过并没有固定明确的靶子,只是抽象地瞄准上帝、军官和老娘。看来士官生之所以这样做,与其说为了话中的含义,不如说为了骂声中的音乐感。

阿尔贝托从床上跳下,穿上袜子和依然没有鞋带的靴子,张口骂了一句。他穿好鞋袜的时候,大部分士官生已经铺好床,开始穿衣服。巴亚诺喊道:“‘奴隶’,唱点什么听听。我洗脸的时候,愿意听你唱歌。”阿罗斯毕德吼起来:“值班的,有人偷了我的鞋带。你有责任。你要受罚的,鬼东西。”有一个人说:“那是‘奴隶’干的。我起誓,我看见了。”巴亚诺建议说:“应该报告上尉。我们寝室里不要小偷。”一个嘶哑的声音说:“啊,这位黑美人害怕小偷呀!”几张喉咙唱道:“哎呀呀,哎呀呀。”整个寝室都跟着嚎起来。巴亚诺狠狠地说:“都是他妈的婊子养的。”说罢把门一摔,出去了。阿尔贝托穿好衣服,连忙跑到洗脸间去。隔壁的洗手池上,“美洲豹”已经梳洗完毕。

“化学这门课我需要五十分。”阿尔贝托说,嘴里充满牙膏沫,“要多少钱?”

“诗人,这次你要不及格了。”“美洲豹”对着镜子极力梳

平头发,但是那些刺猬毛既硬又黄,梳子一过就又竖起来。“没有考卷,没去弄。”

“没有弄到考卷吗?”

“没有呀。我们连这种打算都没有。”

集合哨响了。从洗脸间和寝室里传出的嗡嗡声越发高涨,随后便戛然而止。甘博亚中尉的吼声仿佛雷鸣般地从院子里传进来:

“各班班长,把最后三名记下来!”

沸腾的人声重新响起来,又沉落下去。阿尔贝托拔腿便跑,一路上把牙刷和梳子放进衣袋,又把毛巾像腰带似的系在军装与衬衣之间。人们正在站队。他向前一扑撞在前面一个人身上,不知何人又从后面把他拉住了。阿尔贝托紧紧抓住巴亚诺的皮带,他轻轻跳动着,免得后到的人踢着他。那些人横冲猛撞,企图搞乱队形,占据一个位置。“混蛋,别推呀!”巴亚诺喊道。排头渐渐有了秩序。班长开始让报数检查实到人数。排尾你推我搡仍然混乱一团,迟到的几个极力威胁他人,用胳膊肘挤着,企图争夺一席之地。甘博亚中尉站在检阅场的边沿,注视着集合的情况。他长得高大壮实,军帽微斜,显出一副傲慢的神气。他轻轻摇摇头,闪过一丝嘲笑。

“肃静!”他高声喝道。

士官生们不再做声。中尉原来双手叉腰,这时放了下来,两手一晃垂直不动了。他向队列走去,脸色阴沉,板着面孔,毫无表情。三名准尉——巴鲁阿、莫尔特、佩索阿——跟在他后面三步远的地方走着。甘博亚停下来看看手表。

“三分钟。”他说。他的目光从头到尾扫视一遍,仿佛牧羊人在查看羊群。“狗崽子们集合只用两分半钟。”

低沉的笑声像波浪一样传遍整个连队。甘博亚扬起脸,皱着眉头——全连立刻肃静下来。

“我的意思是说,三年级的士官生们。”

又是一阵笑声,这次更为大胆。士官生们的面孔依旧保持严肃的神情,那笑声发自胸腔,到了唇边就已煞住,目光和表情却毫无变化。甘博亚迅速把手叉到腰部,全队立刻又安静下来。队列整齐得像刀切过一样。准尉们直瞪着甘博亚,似乎个个服过安眠药。“他今天情绪不错。”巴亚诺低声说道。

“各班班长,出列!”甘博亚下令道。

最后这一句他加重了语气。说话时,他的睫毛微微眨动着。连队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甘博亚立刻向前跨进一步,他的眼睛紧盯着士官生们纹丝不动的行列。

“把最后迟到的三名叫出队伍。”他补充说道。

队列里立刻响起一阵轻微的低语声。各班班长手持纸笔,钻进各自的排尾。嗡嗡声颤抖着,仿佛一群飞蛾争先恐后地躲避那粘虫的纸片。阿尔贝托用眼睛的余光寻找着一班的牺牲品,他们是:乌里奥斯特、努涅斯、雷维亚。雷维亚一声低语传到他的耳中:“‘猴子’,你已经被关了一个月,再罚上六分又能把你怎么样呢?你的位置给我吧。”那个叫“猴子”的说:“要十个索尔。”“我没有现钱。要是你同意,我先欠你的。”“不行,你自认倒霉吧。”

“谁在那里说话?”中尉喝道。低语声继续了片刻,随即减弱,接着便消逝了。

“肃静!”甘博亚大吼一声,“肃静!他妈的!”

这道命令见效了。各班班长走出队列,在离准尉们两米远的地方立定,一碰靴跟,敬礼;交出纸张后,他们低声说:“报告准尉,请求入列。”准尉或者点点头,或者说:“入列!”班长们便快步回到各自的班里。接着,准尉把纸片送给甘博亚。这位中尉戏剧性地一碰鞋跟;他有自己独特的敬礼方式,不是把手举到太阳穴上,而是放到额前,这样一来手掌就挡住了右眼。士官生们看到名单交上去了,个个神情紧张起来。纸张在甘博亚手中像扇子那样晃动着。他为什么不下令出发?他的眼睛戏弄地审视着连队。突然,他微笑一下,说:

“是罚六分,还是站直角?”

立刻响起一片掌声。有人甚至喊了一声:“甘博亚万岁!”

“是我发昏了,还是有人在队列里说话?”中尉问道。士官生们立刻静下来。甘博亚双手叉腰,踱到班长们面前。

“最后三名站到这里来。”他喊道,“快!一个班一个班地站。”

乌里奥斯特、努涅斯和雷维亚跑步离开队尾。经过巴亚诺身边时,他对他们说:“小鸽子们,算你们走运,赶上甘博亚值班。”三名士官生立正站在中尉面前。

甘博亚说:“是站直角,还是罚六分,随你们的便,可以自由选择。”

三人回答说:“站直角。”中尉点点头,耸耸肩膀,“我了解你们,就像了解我亲生的儿子一样。”他翕动着嘴唇说。努涅斯、乌里奥斯特和雷维亚感激地笑笑。甘博亚下令道:“站直角!”

三人的身体像门窗上的合页那样弯下腰去,上半身与地面平行。甘博亚望望他们,用胳膊把雷维亚的脑袋向下压一压,然后指示说:

“用双手捂住裤裆。”

接着,他向准尉佩索阿打了一个手势。这是一个肌肉发达的矮个子混血种,他有一张食人猛兽般的大嘴巴。他的足球踢得十分出色,脚头上颇为有力。佩索阿快步走过去,他微微一侧身,飞起右脚,一道闪光从地上腾起,啪的一声踢了出去。雷维亚立刻发出一声哀叫。甘博亚命令这个士官生归队。

然后,他说:“哎呀,佩索阿,你的力气呢?你没有踢动他呀!”

这位准尉的脸色发白了。他那两只斜眼紧盯在努涅斯身上。这一次他运足力气用脚尖猛然一踢。那个士官生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弹出两米,跌倒在地上。佩索阿忐忑不安地瞅瞅甘博亚。中尉微微一笑。士官生们笑了。努涅斯这时已经爬了起来,他用两手揉揉屁股,也笑了。佩索阿再次用足力气踢过去。乌里奥斯特是一班、也许是全校身体最结实的士官生。他微微叉开双腿以便更好地保持平衡。这一脚飞去,他基本上没动。

甘博亚命令说:“二班的三个人。”

接着,轮到其他各班。到八班,九班和十班的时候,由于他们个子矮小,准尉一脚踢去,便一一滚到检阅场里去了。甘博亚对任何人都没有忘记发问,是站直角,还是罚六分。他对每个人都说了这么一句:“你们可以自由选择。”

阿尔贝托只注意观看前几个站直角的,随后便努力回忆最近那几节化学课上的内容。他的脑海里只漂浮着几条模糊的公式和几个零散的专用名词。“巴亚诺复习了没有?”“美洲豹”跟别人换了位置,现在就在他身边。阿尔贝托低声说:“‘美洲豹’,我至少需要二十分。要多少钱?”“美洲豹”答道:“你是傻瓜怎么的?我对你说过了,我们没有考题。你别再说这件事了。这是为你好。”

“各班带回!”甘博亚下令说。

队伍一走进食堂就解散了。士官生们脱掉军帽,高声交谈着走向各自的座位。每十个人占一桌。五年级的坐前排。三年级一进饭厅,值日官便吹响第一声哨子。士官生们立正站在椅子前面。第二声一响,全体坐下。吃正餐的时候,扩音器里播送军乐或者秘鲁音乐、海岸华尔兹舞曲和水手舞曲、山区的瓦依纳民歌。早餐则只有士官生们无尽无休的吵嚷声:“我说世道变了,不然的话,我的士官生,这样的牛排怎么能整块吃呢?”“给我们一小块肉好不好?”“我说,跟着他们就是受罪。”“喂,费尔南德斯,你为什么就给我打这么一点汤呀?你为什么就给我这么一点肉呀?怎么这样一点冰糕呀?”“喂,别往饭菜里吐唾沫!”“你看见他那副嘴脸了吗?”“狗娘养的,你别跟我来这一套。”“我说,要是那些狗崽子把鼻涕流到汤里,我和阿罗斯毕德就叫他们光着屁股学鸭子走,否则就扇耳刮子。”“我说,尊敬的狗崽子。”“您还要牛排吗,士官生?”“谁今天给我铺的床?”“我,士官生。”“谁今天请我吸烟来着?”“我,士官生。”“谁请我在‘珍珠’小店喝的‘印加’可乐?”“我,士官生。”“我说,今天谁吃我的甲鱼?谁?”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4,91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