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底,在任职期间饱受非议的现澳门特首崔世安,在不足四百人的小圈子“一人选举”中毫无悬念地当选连任。

荒谬的“钦定”

这次选举使得澳门回归以来连续三届的特首选举,均是在毫无竞争对手的情况下举行,成为一场连形式上都不具备“民主选举”的、荒谬的“钦定”表演。与此同时,在澳门民间举办的“民间公投”活动中,在八千六百多位参与投票的市民当中,却有将近九成的选民不信任崔世安连任,仅有不到百分之五的选民支持崔连任,也即崔特首在此次民间公投中的认受性少得可怜,可以说接近于零。这次民间公投还有一项议题,即二0一九年澳门特首应否由普选产生,结果高达九成五市民赞成二0一九年通过普选产生特首。

这是澳门历史上首次的“民间公投”活动,也是回归以来历届澳门特首选举至今,澳门社会首次出现民间行动抗议小圈子选举.最令人感动的是,在“一人选举”的当天,一群澳门市民在投票会场外面,在酷暑烈日下挥汗进行了一场“民主苦行”行动,这群市民以走四步一叩头的苦行方式,表达对小圈子选举的无声抗议,和对在澳门实行民主普选的愿望。

令人齿冷的公权打压

然而,澳门这次“民间公投”行动却受到当局失去理智、无法理依据的严重打压,当局引用所谓“个人资料保护法例”打压。澳门民政总署以“澳门无权公投”为由,拒绝活动人士申请公众地方的请求,特区政府指责此次公投为非法和无效,一些亲建制社团指责民间公投“违反《基本法》精神”;公投期间,澳门警方带走五位票站工作人员,没收了投票的平板电脑,以至实体投票被迫中止。事后,澳门警方和个人资料保护办公室召开联合记者会,治安警警务总长表示,被捕人士以不具法律基础的“所谓公投”形式收集市民个人资料,违反了《个人资料保护法》,在劝喻下没有停止票站运作,涉触犯“加重违令罪”而被捕成为疑犯。就连上载支持公投意见的《爱瞒》编采工作人员也被拘并遭刑事控告,还要求其交出投票市民的个人资料。当局採取如此的严厉手段对付民间人士,实在令人齿冷。

小圈子选举制度的遗祸

澳门回归以来,在表面的经济繁荣背后社会乱象频生、社会问题叠出,关键祸源在于小圈子选举的政制体制,让少数特权人物影响甚至主导着特区政府的施政,荒谬的体制使得他们一手遮天,罔顾民生。如今,在澳门“改朝换代”的关口,某些人士希望澳门下一届政府会吸取“高官离补法案风波”的教训,展现新气象的愿望落空了,澳门民众心存一份“新政”来临的幻想破灭了。崔特首参选理念中的所谓“求稳渐变”,不过是维护澳门既得利益集团的拙劣之作,并没有回应澳门民众“求变”的心声;他所谓的“施政理念”,除了是北京所期待的“三权合作”的“和谐”社会之外,其深层考量,无非是希冀让澳门官商勾结的局面得以继续维持。

从崔世安投入竞选成为唯一候选人、到其毫无悬念的“当选”,下届澳门特区政府的建构取向,就是不惜让天下人或者指责或者取笑,也要确保澳门既有政商特权阶层的既得利益再延续五年。所谓的“澳人治澳”、“优化澳门居民生活”、“以民为本”,不过是掩盖此种特权利益的一块遮羞布而已。对于如此的“求稳”、如此的“理念”,相信相当多的澳门市民是不会认同的,可这些做法却能让北京觉得“甚合朕意”进而放心。难怪乎,北京高官不断地赞誉所谓澳门的“政治经验”,也即澳门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权配合模式”,并以此旁敲侧击地打压邻埠香港的民主呼声。

欠缺制衡和监督做成的恶

从今年五月崔世安在未进行任何公众咨询下,强行向立会提交“贪官自肥”的《高官离补法案》,到澳门特区政府此次强力打压民间公投行动、一些官员在面对媒体和公众质疑时的强硬指责“民间公投”的言辞,与内地官府在中国大陆公众生活中的强硬表现一样,两者的内在逻辑是一致的,都是公权力缺乏制衡和监督的政治运作模式。

回归之后提起澳门政府,人们想到的从来就不会是廉洁奉公。其根本之流弊,在于澳门政治体制对特区政府没有一套约束和制衡的机制。相对比另一个特区香港而言,澳门民主阵营势单力薄。在澳门无论是民间传媒还是立法机构,对政府本应起到的监督作用甚为薄弱。这导致澳门政府机关甚至特首一人逐渐养成专权独断的作风.假社会公益之名行一己私利,导致社会日渐沉沦、社会公义无以彰显.澳门的官员贪腐、贫富悬殊、黑工泛滥、房地产价格飙升、赌业以外人才雕零等问题在回归后越来越厉害。如今,在澳门第四届特首选举期间,就如此明目张胆地打压异见、行事专横,这显示了澳门政治架构中的行政、立法、司法各方角色的混淆错乱,也存在着中国专权政治限制着澳门民主化进程的致命阴霾,澳门社会民生的根本困局正源于此。

本质反民主,以民为本沦为口号

必须指出,澳门这样的政治格局在本质上是反法治反民主的,“依法施政”和“以民为本”的调子只是政治人物唱唱的高调而已。长此以往,在澳门政商界特权阶层鼎食鸣钟之时,民众的利益却得不到制度性的保障,随时可能被权力当局根据自己的需要予取予夺.但这样一个备受诟责的制度,之所以饱受舆论质疑和民众接连游行示威的抗议,仍能为澳门政府强势维持下去,背后乃是澳门上层社会和内地政治模式的巨大利益使然。这使得澳门民众在此次民间公投活动和苦行争普选行动中,以并无法律效力的选票发出声音表达不满和愤怒;以苦行方式表达对民主澳门的期许.

旧邦之命维新方能出生天

在不合理的政制下组成了澳门第四届政府之际,我想起了《诗经》里的那句话“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就澳门当前的局面来说,组成了新的管治团队的澳门仍是“旧邦”,但其应有革新之“新命”。我想,这个“新命”就是公民社会,就是民主普选,就是以民为本,同时应该清醒地、理智地、负责任地检讨澳门政体的结构性缺陷。这些“新命”,不应是澳门民众脸上的无奈表情,它理应成为澳门社会的核心价值,成为澳门民众持续抗争的信念来源。只要这样的体制存在一天,就让我们在感到愤懑的同时坚持不懈地对它提出质疑和批评,并期待澳门的前景能在这质疑和批评中获得改善和进步。值此澳门政治史又进入一个新的“五年”的时刻,让我们怀揣坚定的信念,期待包括民主普选在内的优良政制和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在澳门早日落地生根。

写于二零一四年九月七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