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仲兵:疫区基层治理的四个失败样本

Share on Google+

疫情发生,武汉封城,启动战时机制,社区封闭管理,生活用品归由政府统一借助国有商业渠道实行统购统销。此举本为保证基本生活需求,但几起劣质服务事件发生,让人对特殊情况下的不特殊现象产生了思考。

一、湖北孝感市分发滥菜,计划经济的统购统销?

1、疫情重压下的3月12日晚19:30左右,一条关于湖北孝感的曝光视频显示:海山小区球场出现大批业主,原因是社区配送菜价格太贵,还经常出现烂菜。有业主联系平价爱心菜,但物业不让进小区,还和配送超市联手举报,意图垄断市场。JC来抓人,业主不让,出现大规模围观。

2、《红星新闻》 3月13日报道称:菜价已降。

3月13日的“孝感发布”引用《湖北日报》:举一反三,应城市多举措保供应稳物价。

这是一起较新的社区服务失败案例,滥在了最后500米。

这件事情,发生在10日视察武汉防疫工作后的第三天。

评述:孝感派发滥菜事件并非孤例,在疫情之初,就有各地捐献的爱心菜或滥在中转站,或被社工、派出所人员私分的情况。山东的大白菜途经超市底价出售,算是一个大众接受的折衷方案。

历数多次蔬菜事件,说明回归统购统销的计划经济特征下的国有大商业模式,并不能实现统一、高效管理和公平分配的目的,恰恰是因为缺乏了竞争和活力,这些“长子们”无法把握绝佳市场机会,反而成为只会要奶喝却永远扶不起来的刘禅。

也当看到,经过市场化熏陶的经济主体,更懂得权力与资本双重加持下的绝对权重,也更可能像一只疯狂嗜血的怪兽出笼时那样,吞噬掉所有的利润空间和市场契约法则。

反过来说,如果社会力量纷纷介入,民营企业参与竞争,对民众素质、现有治理模式和能力又是一个从未见过的极大考验。两害相权,还是原来的路径依赖走得更驾轻就熟,但也代价“斐然”。

二、武汉市青山区垃圾车送肉,敢送给领导吗?

1、《人民日报》3月12日“人民锐评”文章:“用垃圾车给居民送肉,咋想的?”

3月11日,武汉市青山区钢都花园管委会使用环卫车辆为辖区园林社区居民运送集中购买的平价肉,引发网络围观。武汉市纪委快速做出决定,对青山区副区长党纪立案审查。此前,钢都花园管委会2名干部被免职。

这件事情,发生在10日视察武汉防疫工作后的第二天。

2、《侠客岛》3月12日文章:环卫车运肉,暴露了什么治理短板?

最近一段时间,武汉市仅仅买菜这种“小事”,就已经触发了几波舆情:前有“汉骂”,再有“假的,假的”,现在又来了一个垃圾车装爱心肉事件。每一件都由政府做好事而起,却都以被群众骂结束——

文章指出,当下中国,社区治理形成了居委会、物业和业委会“三驾马车”的格局。看上去,似乎形成了政府、市场和社会相结合的比较完善的治理体系。但是,在实践中,“三驾马车”却经常是各行其是、扯皮不断。

文章总结认为,实质上却是社区党组织和居委会长期缺位的结果?

评述:一般认为,分蛋糕的人要最后拿蛋糕。

本例的重点是,此次分蛋糕的人敢不敢将这车肉送给决定分蛋糕人权力的领导先吃?

三、偶然的“假的”事件,基层常态化造假的延续

1、新京报 3月6日:居民向中央指导组隔窗喊话,社区:正改进,已建买菜群

昨日(3月5日)早上,中央指导组在武汉市青山区翠园社区开元公馆小区考察时,有居民隔着窗户喊“假的,假的”。“当时是集体自发地喊出来,中央指导组)他们刚进了小区大门约200米。”

央视新闻5日晚间报道称,5日下午,中央指导组在武汉市青山区翠园社区开元公馆小区考察。(大家注意新京报的内容,前面说是早上领导视查,后面引用央视则是下午)。

2、《侠客岛》3月6日:群众高喊“假的假的”,这就对了

昨天下午(还是下午)有个视频很火。社区物业假装让志愿者送菜给业主,事后证明也基本属实。今天小区物业表示,“已采取措施加强工作力度,努力保障居民的日常生活需求”。

事发后还有个小插曲:小区物业当晚就贴出告示,表示车位不涨价(有点认过赔偿服务的感觉)。

3、《新京报》3月10日:武汉高喊“假的假的”小区被报复封门?业主:大门正常出入

针对3月9日网友反映喊假之后的回复,正常出入。

评述:“假的”案例中不可忽略的逻辑关系是:

首先,特殊时期,民众多日压抑和情急之下出现了情绪冲动,在平时是否也拥有这样的权利和勇气,不好说。

其次,正好有领导进小区视查工作,正好走在她家的楼下,而且角度、楼高与声音分贝都契合。

再次,官僚群体之上且无利益关联的上级领导正好在场督阵。

再再次,上级领导听闻没有生气,且愿意一追到底。

最后,下级领导落实了。

可以说,这五个次序对事件的解决,缺一不可。

本例重点是,基层社区有没有为了应付领导视查,而进行突击性的过度准备?比平时过度,就是造假。

四、殡仪馆车辆运送团购物资,先否认,再承认

1、《南方都市报》03月15日凌晨:社区用殡仪馆车辆运送团购物资?武汉江岸区回应

3月14日晚,武汉市江岸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回应“社区用殡仪馆车辆运送团购物资”一事表示,经核实,此为不实信息。

2、还是《南方都市报》03月15日9点: 用殡葬车运送团购物资?系个人使用承包车,所长免职副局长被立案

黄陂区乡镇殡葬车辆社会承包人吕某违规用所承包经营的殡葬用车给家住江岸区海赋江城小区的亲戚陈某运送生活物资,所送生活物资系殡葬用车承包人吕某个人购买,不是社区团购物资。

评述:官方回复是个人行为,与团购无关和民生无关,但与殡仪馆车辆外包有关,加重处罚的属于事件外延部分。

事件的重点,不是后来如何整改云云(上面被爆光并引起关注的的案例都有后续处理结果,但并未阻止后续事件继续发生),而在于每当发生公务丑闻时,总是抢着否认,而不是面对,甚至像李医生的遭遇那样,因对报料人进行打压报复错过止损的最佳良机,造成本次从武汉到全国再到全球的疫灾漫延的历史级严重后果。

否认和拖延这些招数长期以来屡试不爽,显然是被民众惯坏的。

机制性认错难,这是人类文明以来的共识,但也并非没有药方:那就是制衡和监督。

五、一而再, 再而三,三而再,失误没有尽头?

这几个社区治理样本,目前来看都有了结果,算是处理成功的案例。反观其它未能上得了台面的事例,或前脚走,后脚凉,或口是心非,背后一如往常。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包括对李医生事件、山东任城监狱事件、北京黄女士出狱事件的三个调查,仍无音讯。

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日积月累,才会由一个你知我知大家知的小事,激活成为一场史诗级的404拉力赛。

《侠客岛》文章也认为:从武汉嫂子“汉骂”,到开元公馆居民“喊话”,可以看到武汉社区实施24小时封闭后,居民有更加强烈直接的权益诉求。某种程度上,因为互联网的高关注度,这种诉求的声音很容易被放大,成为当天的舆论爆点。

民众也不得不庆幸:好在还有网络的“放大”,既能阻断病毒,也让虚弱的民生呻吟般断断续续传上来,胆战心惊地发出去,然后祈祷着,今晚能睡一个不被量体温的安稳觉。

这不应是正常社会的常态。

种种另类现象催人拷问:这种屡犯屡改,屡改屡犯式的拉锯战何时是个尽头?疫情过去就会自然消失,还是以另一种方式呈现?这仅仅是服务观念和态度问题,还是社区党组织和居委会体制下的必然结果?抑或是社区治理的居委会、物业和业委会“三驾马车”的格局在机制设计上出现了问题?

二〇二〇年三月十五日星期日

议报
2020.03.17

阅读次数:1,93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