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寒:为演讲而生的帕特里克·亨利

Share on Google+

只要我们能妥善利用自然之神赐予我们的有利条件,我们就不弱小。一旦我们三百万人民在自己的国土上,为神圣的自由事业而武装起来,那么任何敌人都是无法战胜我们的。此外,先生们,我们并非孤军作战,主宰各民族命运的正义之神,会号召朋友们为我们而战。企图使事态得到缓和是徒劳的。各位先生可以高喊:和平!和平!但根本不存在和平,战斗实际上已经打响。从北方刮来的风暴将把武器的铿锵回响传到我们的耳中。我们的弟兄已经奔赴战场!我们为什么还要站在这里袖手旁观呢?先生们想要做什么?想要达到什么目的?难道宝贵的生命,美好的和平,最终要以镣铐和奴役作为代价来获取吗?全能的上帝啊,阻止这一切吧!在这场斗争中,我不知道别人会如何行事,但是对我来说,不自由,毋宁死!“

十一年前,当我在自己的斗室里读到英文版《帕特里克·亨利传》中的这段演讲词时,立时感到心绪有一股止不住的激动。那段日子因为工作的缘故,我的内心充满了苦闷、压抑和傍徨,正是在那些有如在荒野上踽踽独行的日子里,帕特里克·亨利于一七七五年发表的这篇演讲给了我强烈的震动和莫大的安慰。在捧读这本传记之前,对于美利坚开国元勋群体,我较为熟悉的仅有华盛顿、傑斐逊等少数人,虽然此前也听说过帕特里克·亨利这个名字,但对其生平、作为和思想所知甚少,甚至连一点模糊的印象也谈不上。二00三年秋天在自己的房间里,我几乎将这本英文传记从头到尾大声地朗读了下来,由此常常读着读着就感到热血沸腾,不禁对美国早期的那段独立革命史产生了庄重的向往之情。

那是一段热血沸腾、铁马金戈的历史,也是一个群英荟萃、贤傑辈出的时代,自由和独立成为每个人心头一份寤寐求之的夙愿。在十八世纪五、六十年代,当美洲新大陆来到“大觉醒”的历史关头,一批被后世称为“国父群”的殖民地菁英走到时代前台,反抗宗主国大英帝国,引导北美殖民地人民,宛如一颗颗璀璨夺目的星辰,在一个迷茫的西方夜空上熠熠闪烁.这其中,不但有革命家、活动家、军事家、理论家、思想家,还有一些以口舌为武器、以呼召为志业的人物——演说家。他们的声带被光明之神拣选,成为浊世吹号人,在风雨晦暝的暗夜里抛声调嗓、振臂高呼,犹如夜莺般在枝头引吭高歌。

要问在这群演说家当中,谁是北美独立革命时期最有影响力的人?我想,应该是弗吉尼亚人帕特里克·亨利。倘若说乔治?华盛顿是“美国革命之剑”,那么帕特里克·亨利就是“美国革命之舌”。帕特里克·亨利在独立战争和北美革命期间发表过许多的演说,其中影响最大、传诵最广的一篇演说,当属他于三十八岁那年在弗吉尼亚的圣约翰教堂发表的这篇演讲——《不自由,毋宁死!》。这篇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演说词迄今两百多年来在世界上代代流传,以至于在许多国家几乎是妇孺皆知、脍炙人口,也因此,美国人帕特里克·亨利成了举世闻名的演说家。

事实上,帕特里克·亨利并不仅仅是一位演说家,他的一生经历极富传奇性,他的职业生涯也是异常的丰富多彩。他是弗吉尼亚州东部汉诺威县一个小农场主家的孩子,一个出生在北美大陆的苏格兰裔第二代移民,年轻时他务过农,当过小农场主,开过零售小店,做过小生意,但这些营生皆不顺遂,屡遭挫败。于是他转而学习法律,终于在24岁那年考取了律师执照,很快便成了当地一个有名的律师。

不久后,帕特里克·亨利以律师之身投身到反英运动中去,也投入到他此生最重要的事业——政治——中去。在其后数十年的从政生涯当中,他先后担任了弗吉尼亚殖民地众议院议员、第一、二届大陆会议代表、弗吉尼亚民兵军总司令、邦联议会议员,直至担任独立后的弗吉尼亚州首任州长;卸任州长一职五年后,他又再度担任了弗吉尼亚州州长;在《美国宪法》通过和联邦政府成立后,基于种种原因,他拒绝了华盛顿总统希望他出任国务卿一职的邀请,还拒绝了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等要职。可以说,在美国早期的独立革命史上,帕特里克·亨利一直是站在时代最前台的政治人物,竭志尽忠,始终不渝;又因为在弗吉尼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对弗吉尼亚独立前后的各项事业贡献良多,帕特里克·亨利曾被人们誉称为“弗吉尼亚之父”。

尽管帕特里克·亨利的从政资历丰富,甚至一度位高权重,然而,他的政绩似乎并不怎么突出,他的政治家形象也不怎么鲜明,正如《帕特里克·亨利其人其事记略》(一八一七年出版)一书的作者、美国作家威廉·沃特所说:“作为军事指挥家、作为州长、作为政治家的帕特里克·亨利,形象都是一纸空白,而要说明这些方面的情况,必须依靠资料和细节。”确乎如此,他的州长、政治家、军事指挥家的形象,与他那深入人心的演说家形象比较起来,未免就有些黯然失色了。

是的,这位政治人物是一个在讲演和辩论方面的天才。一站在讲台上,帕特里克·亨利立时就会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据说,亨利比最具天赋的演员还能轻易地使他的听众愤怒、恐惧或开怀大笑。还在他二十几岁当律师的时候,他就以机敏和演说技巧而着称.每次他在法庭上演讲和辩论时,总是会引经据典、口吐珠玑,他那滔滔不竭的话语和缜密严谨的逻辑,让在场的人都心服口服,人们因此而称他为“生于森林的德摩斯梯尼”(註:德摩斯梯尼系古希腊着名的演说家和政治家)。从政之后,他登上了一个更加广阔、更加可以发挥演说才能的政治舞台,慷慨陈词,口若悬河,鼓动风潮,鼓舞民众。

也许,帕特里克·亨利天生就是为演讲而生的,就像他的传记作者威廉·沃特在给达布尼·卡尔法官的信中所写道:“亨利先生一生所做之事极其单调,全是演讲、演讲、演讲.诚然,他讲得不错:——天啊!他多么能讲啊。从法庭到议会,从议会到法庭,亨利的滔滔雄辩风格独具,他人无法摹拟.”在长期的职业生涯中,亨利所发表的多篇演说在美国革命文献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这些演说为他建立了不朽的声誉,打动了千千万万世人的心。这个弗吉尼亚小农场主的儿子,用他那激动的舌头,震颤了美洲新大陆荒寂的土地,从大地深处绽放出坚韧地盛开着的花朵。

写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一日

文章来源:讯报

阅读次数:2,0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