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20年3月16日-3月22日)

Share on Google+

编者:本周武汉肺炎疫情继续肆虐全世界,导致全球30万人染疫,10亿人禁足家中,万余人失去了生命,这场疫情不仅给中国更给世界经济、政治、社会沦理等方面造成了无以估计的损失和恶果。而中共在“李文亮事件调查结果”的姗姗出炉,避重就轻地仅仅“撤回对李文亮的训诫”,仅仅行政处罚了两名派出所警察,被评论人士认为是北京当局让派出所“背锅”是为了切断追责链。

在疫情期间因发布有关疫情信息而受到训诫、拘留甚至是强迫失踪的公民数以千计,即使在李文亮事件受到广泛关注、李文亮医生染疫去世后,这样的以言治罪仍然每天都在发生着。中共对李文亮事件的调查只不过是为了纾解一下民间的愤怒,殊不知,网络管控和以言治罪反而更变本加厉。

这场持续数月的武汉肺炎疫情占据了人们生活的重要部分,以至于狱中的良心犯都鲜少被大家记起。本周重点关注的黄琦狱中健康堪忧,其老母亲被限制人身自由和通信自由已长达15个月之久;周远志在狱中突发多种重症,因疫情期间禁止探视,家人无法获知他是否获得了有效的治疗;李明哲远在台湾的家人即不能正常探视也接不到亲情电话,不知他“是否还活着”。中共当局不仅迫害良心犯,还对其亲属实施株连、恐吓、威逼,以不准会见、不准通信、不准打亲情电话等种种手段对良心犯及其亲属进行精神摧残,哪怕就想知道亲人“是否还活着”这样无助而绝望的愿望都无法实现。

本周程渊、刘永泽和吴葛剑雄被集体解聘律师;追魂、危志立、柯成兵、杨郑君、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许志永、李翘楚等被羁押的良心人士被禁止律师会见,这是良心犯们普遍遭遇的困境。中共利用禁止自主聘请律师、禁止律师会见等伎俩,妄图减少外界关注度,从而达到令良心犯感到无助,从心理上摧垮良心犯意志的可耻目的,全然不顾这一切终会是徒劳。

本周独家发表的一篇《从成功的商业律师,到公民权利活动家 — 独家访谈丁家喜》,是由曹雅学女士在丁家喜第一次出狱后的独家专访。在15000字的访谈中,我们从中了解到一直十分低调的丁家喜何以由一位成功的商业律师,转变为公民权利活动家的过程,也更懂得了他为什么放弃优渥的生活,甚至在出狱后探望生活在美国的妻女后再毅然返回中国。

他说:当越来越多的人去表达出自己声音的时候,那么就会形成一个非线性的扩大效应,越来越多的人会进入到这个群体中间来。改变社会不是登高一呼、应者云集实现的……这个启动和发展过程,可能会比我们所设想的要更漫长更艰难。我们需要耐心的积聚力量,不断积累我们的人脉资源,刷新自己的思维方式,跟上这个时代的发展。我们也需要利用新技术去扩展我们自己的能力。为了改变这个与他的生命格格不入的不公制度,他再一次失去了自由。

“希望每一个为中国争取自由、民主、法治这样一个总体目标的人,能够走到一起来。”这是丁家喜的心愿,也是每一个为中国自由和民主事业奉献所有的良心犯们的心愿,请让我们的手紧握在一起站起来,去奋力争取本该属于我们的自由!

一、黄琦狱中境况堪忧 耄耋母亲患绝症盼见儿一面

中国公民运动网2020年3月20日报道:“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重判12年,目前被关押在四川省巴中监狱服刑。监狱规定黄琦每月用于购买食物及生活用品的零用钱不得超过百元,这令身患多种重症需要营养的黄琦健康状况尤为令人担忧。同时,黄琦年逾87岁的老母亲蒲文清肺癌病情加重,自黄琦去年12月被入监至今,老人家都未接到监狱允许家属探视的通知,老人家希望能尽快与黄琦见一面。

黄琦自从2016年11月28日被捕,在狱中多次传出病情危重、遭受酷刑审讯及被逼认罪的消息,其代理律师隋牧青和刘正清先后被吊销律师执业证。2019年7月29日黄琦被四川省绵阳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秘密判处有期徒刑12年,同年12月24日黄琦被送入巴中监狱服刑。黄琦老母亲蒲文清一直多方奔走呼救,自2018年12月8日在北京信访时被当地政府绑架,限制人身自由及通信自由至今。黄琦身患高血压、高尿酸血症、脑积水、慢性肾功能衰竭、肺气肿等多种重病,被羁押期间律师的会见权、上诉权等都被非法剥夺。

黄琦狱中境况堪忧 耄耋母亲患绝症盼见儿一面

二、湖北异见作家周远志狱中突发多种疾病 家属呼吁各界关注

湖北荆门市异议人士周远志遭当地政法维稳部门构陷栽赃获刑四年半,正在荆州市江北监狱服刑的周远志身体突发心脏瘤、高血压、心律失常、心功能失常、脑梗塞等多种疾病多种严重疾病,目前在荆州市江北监狱医院接受治疗。家属认为,短短的时间,周远志从一个体格健康的人被折磨成病痛缠身,有关部门的险恶用心昭然若揭。家属强烈要求相关部门依法行事,保障周远志的健康权和生命权,并呼吁各界关注周远志在狱中的境况。

周远志于2017年12月29日因非法组织集聚罪被荆门市检察院批捕,荆门市掇刀区法院于2019年6月28以组织非法聚集罪、寻衅滋事罪、诽谤罪等罪名秘密判处其有期刑期四年六个月,2019年12月25日移送荆州市江北监狱。

湖北异见作家周远志狱中突发多种疾病 家属呼吁各界关注

三、艺术家追魂案起诉至检察院 “慰问良心家属”成罪状之一

艺术家追魂(刘进兴)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羁押已近十个月,案件经补充侦查、延审后于2020年1月进入审查起诉阶段至今没有进展。玄武区检察院起诉书中列举的追魂所谓的“罪状”包括:2016年至2018年间,追魂在其住处制作“呐喊”系列视频;2018年间策划“慰问良心家属活动”;2019年5月5日组织策划“良心运动在中国”巡展活动等。

追魂因组织各种行为艺术活动、声援香港占中等公民维权行动多次被关押。从起诉书中的内容看,追魂等人并未有触犯国家法律法规的“寻衅滋事”行为,更谈不上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追魂的言行完全是一个公民的自由表达,对追魂的指控很显然是政治打压。

艺术家追魂案起诉至检察院 “慰问良心家属”成罪状之一

四、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入狱满三年 探视无望妻盼接报平安电话

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本月18日入狱满三周年,由于武汉肺炎疫情影响,妻子李净瑜无法前往大陆监狱探视,自1月份以来,没有李明哲的任何消息,李净瑜希望能够接到李明哲报平安的电话,以此知道“他还活着。”

李明哲被关押三年以来,李净瑜从未收到过家书,也未接到过其他在押人员享有的每月亲情电话。疫情期间,中国多家监狱传出有在押人员感染病毒的消息,监狱方也禁止家属前往探视。而身在台湾的李净瑜自今年1月探视后再无法获知丈夫在监狱里的任何情况,

在李明哲被关押三年之际,台湾各界举办了“写给李明哲的365封信”展览,发起一人一信给湖南省赤山监狱关心李明哲。亚洲人权与发展论坛、世界反酷刑组织以及国际人权联盟、台湾人权促进会等多个国际人权团体发表联合声明,呼吁中国政府释放李明哲。在李明哲被羁押期间,中国政府必须停止包括:对李明哲施加的所有强迫劳动,以及家属没有办法定期去探望李明哲等种种的倒行逆施。

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入狱满三年 探视无望妻盼接报平安电话

五、长沙富能案被集体解除律师 家属发声明抗议

公益法律机构NGO“长沙富能”案涉案人程渊、刘永泽和吴葛剑雄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三人被羁押近8个月,案件经过三次延长侦查期限,其第三次侦查期限将于3月26日期满,突然传出三名当事人的六位辩护律师均被解除委托。家属获知消息后发出公开声明,表示“绝不接受任何官方指派的辩护律师,也绝不接受任何所谓的法律援助律师。

近年来,良心犯普遍面临着自主委托的律师被拒绝会见,被强迫解除家属委托的律师,当事人事先委托的律师不被认可等获得司法救助的困境。当局的此种做法,不仅剥夺了当事人自主聘请律师的权利,同时也变相剥夺了律师正常执业辩护的权利。

长沙富能案被集体解除律师 家属发声明抗议

六、“新生代”三名编辑被羁押逾一年 律师会见无望

致力于劳工权益保护的“新生代”编辑杨郑君、危志立和柯成兵被以涉“寻衅滋事罪”羁押已经超过一年的时间,自2019年4月起由家属自主委托的律师一直无法会见,随后警方称当事人已经解聘了律师,目前案件进展未知。其中危志立的妻子郑楚然危志立的家人和郑楚然的家人屡被警察骚扰警告,禁止家人继续公开呼吁危志立的自由。

在“新生代”编辑被羁押一年之际,国际人权组织“前线卫士”发表声明,敦促中国有关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柯成兵、危志立和杨郑君,并停止对他们的一切调查和司法行动;在三个被释放之前,鉴于持续不断的冠状病毒爆发,确保他们的身心健康得到充分保护,并且不遭受任何形式的酷刑;确保三人不受任何限制在自主聘请律师。

“新生代”三名编辑被羁押逾一年 律师会见无望

七、各地上访人员维权及受迫害经历

中国公民运动网持续推出各地上访人员维权及受迫害的文章。公民因司法不公、暴力拆迁和强征得不到补偿等原因上访,在上访的过程中,诉求不仅得不到解决,反而遭到更多的人权侵害。因为被打上“访民”的标签,出行住宿受阻,每到敏感日轻者被限制人身自由,重者被关进黑监狱、判刑,有的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们的遭遇是中国人权状况的一个缩影。

本周记录了河北上访人员王俊爱;广东上访人员李小玲;河南上访人员郭海玲、田贵荣(郭海玲之母)母女;山东上访人员李洪升、孙小妮(李洪升之妻)、李镇安(李洪升之父)、张少梅(李洪升之母)一家;山东上访人员李宁、李淑莲(李宁之母)、宁福良(李宁之父)、宁路海(李宁哥哥)、李淑芬(李宁小姨)一家;江苏上访人员姚宝华、刘勤凤(姚宝华之妻)、姚纳新(姚宝华之子)、姚钦(姚宝华之女)一家;重庆上访人员刘修召等维权及受迫害的经历。

其中山东上访人员李淑莲被截访后殴打致死,随后读大学的女儿李宁开始为母申冤上访。一家人在信访维权的过程中受到威胁监控,李宁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上访途中遭到殴打、关黑监狱等;江苏上访人员姚宝华因征地拆迁问题带领村民维权,经历过拘留、关黑监狱、劳教和判刑,直到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也没能等来正义的到来;广东上访人员李小玲因司法不仅而上访,问题没有解决,反而遭受拘留、绑架和强迫失踪、判刑等迫害。被关押期间曾遭到连续提审22次,每次提审长达5小时以上,眼疾恶化致左眼几近失明也得不到应有的治疗。https://cmcn.org/archives/category/%e5%85%ac%e6%b0%91%e7%ba%aa%e4%ba%8b/

八、从成功的商业律师,到公民权利活动家 — 独家访谈丁家喜

丁家喜在第一次入狱的三年半里,没有任何人被允许探望过,尤其是律师的探望也遭到拒绝。丁家喜在访谈时表示:根据对普通刑事犯的规定,申诉律师来的时候随时可以见。但是他们的想法是要封锁信息,消灭你的影响力,因为只要见一次面,至少在网络上又会有一些声音发出来。他们不愿意看到这种局面。

这位八九一代,在十年的商业律师生涯中,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不公平的案例,于是开始思考这背后的共性是什么,并决意要想办法去改变它。因为不想加入共产党,所以丁家喜选择加入民盟,但他最终意识到,到最后只有一个根本问题:一党专制。这个问题不解决,所有规则上的死结都解不开。于是2011年他前往纽约做了7个多月访问学者。此时,正值中国网传茉莉花大抓捕,这时他看到国内还有那么多人站出来反抗,这正是他做社会活动的基础。回国后丁家喜与许志永等人一起开始推动教育平权、官员财产公示等公民运动。

“当你发现和找到一个和自己的理念最契合的东西的时候,你会有一种愉悦感。所有的困难,所有的痛苦都不再是问题。我之所以走这条道,是觉得我的理念到了这一步,我愿意做这种选择,这和我对自己的生命认识是一致的。”正是因为这样的认知和理念,丁家喜以一个职业活动家的姿态,日以继夜地行走在中国的土地上,默默地耕耘。今天,为着整个中国的自由他再次失去了自由,此刻,需要我们有更多的人站起来!

从成功的商业律师,到公民权利活动家 — 独家访谈丁家喜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2020年3月22日

阅读次数:4,82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