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26日(二)

我一直在做些中日之间草根人士的交流活动。具体地说,在日本的媒体介绍从事NGO的大陆公民,还邀请他们到日本,开研讨会等的交流活动。我做这些是因为我认为中日之间缺少市民交流的机会。

中日之间的交流,现在还停止在1970年代之前的“民间”外交为主。这种“民间”外交不是市民交流,而是日本的市民和中国的中央、地方政府的交流。目前很多的经济、文化、学术、NGO等领域的交流,大都是以日方的官民和中方的政府的形式进行交流。一般日本人一直以为中国是只有政府代表的国家,所以他们以为中国政府的动向是中国的动向,人民日报的评论是全中国人民的意见。

现在的中国,政府和公民的距离越来越扩大了。只关注政府的话,我们就不能了解中国的环境、食品衞生、民族冲突、维权等的挺多问题的真实情况.关注中国的有些日本人,包括我,为了增加市民交流的机会,在媒体介绍最近大陆草根社会的情况和公民活动家,公共知识人,维权律师等的人士。最近,国际交流基金等的机关和一些大学也开始邀请中国的公民社会有关的人士。

但促进中日市民交流有非常大的困难,就从事交流活动的我来说,主要的困难有三个方面。

1,中国政府的干涉。促进中日交流活动的中日双方的人员经常会遇到大陆警察的介入。比如说我邀请中国的NGO人士时,他们一定接受警察或国安的访问,被威胁在日本不要做自由言论活动。

2,因为上述原因,有些日本的中国专家不敢接触中国的“敏感”人物。日本的很多大学跟清华、北大等的大学都有交流活动。但他们有些人很担心一旦接触了中国的“敏感”人物后,那些原有的交流活动也有可能被取消。企业,沙漠绿化等的社团也有同样的担心。

3,日本的中国专家和普通市民之间存在“断裂”现象也是问题.我们经常开催大陆草根活动家的交流活动,但参加这些交流会的人每次都是一样的,大都是研究中国的学者和报道中国的新闻人。当然日本的中国专家也是日本市民,但专家的主张不是非常大众化,让普通市民难以理解,往往造成专家走向更专家化,而普通市民对中国的公民社会越没有兴趣。普通市民往往从大众媒体发出的中国新闻了解中国社会的情况.大部分的日本媒体用日本人的传统方式报道中国,就是只从中国政府的动向看中国的全部。比如说,维权律师遇到深刻暴力的事件时,在日本也会有很多的报道。但看这样新闻的大部分人,对维权律师没有兴趣,只关注中国政府的暴力,最后只得出中国是野蛮的结论。

中日之间文化学术等民间交流活动挺多,但一旦发生外交的冲突,很容易被取消。有关人员在这样的时候觉得没办法。但在日本跟其他国家的交流活动里,没有那么容易被取消的。中日之间的交流应该要市民化,即使政府之间的外交上发生了矛盾,双方的市民也应该团结起来共同拒绝政府的取消命令,还要给外交一定的压力。但现在还远远难以达到这样的程度。从形成公民社会的角度来说,中日市民交流的路还很长,交流活动还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做下去。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