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2020-03-27

与哀哭的人同哭,方方的伟大,就在于此。

这是方方日记的读者肆归在日记终结篇发出后几小时内写下的读后感。

再见了,武汉日记

文/肆归

2020年3月25日,方方的最后一篇日记《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与读者在凌晨见面。日记的结尾是这样记录的: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这句话来自《圣经》。晚年的使徒保罗,因传播福音,被下到监里。在阴暗的罗马监狱里,他预知自己的生命即将结束,在等待处决时,保罗写下了这最后的话。这是他对自己人生和信心的一种总结。

而我们未来的生活里,从此不再有《武汉日记》。我们从此不必躺在子夜的被窝里,翻来覆去,拿着手机,迫切地等待。突然有些人去楼空、曲终人散的感觉,内心是落寞的……

从2020年1月25日(正月初一)开始,一直到3月24号,连续60天的记录。对于一个已经65岁,身体状况不是很好的老人来说,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方方也应该歇歇了。

一个作家的伟大之处,不在于她对文字的驾驭娴熟,不在于她对情节的巧妙设计,而在于她始终和人民在一起,始终和身处的时代在一起。她看得见这个时代的忧伤,她没有在忧伤面前麻木不仁。与哀哭的人同哭,方方的伟大,就在于此。

现实中的作家,巧于锦上添花的很多。而雪中送炭的,却是少数。我们应该致敬方方,在这场“大雪”中,带给千万人以温暖。她没有辜负生命,没有辜负苍天恩赐的那支笔,她把灵感转化为热能,送给寒冷中的人们。

她的笔没有沦为权贵的工具,而是与哀哭的人民站在一起,成为人民的作家。她没有在黑暗里和稀泥,而是在黑暗里追寻光明,那美好的仗她已经打过了。人民会记住她,虽然这次没有获奖证书,但人民的口碑就是对她写作的最高褒奖。

有人说,这次疫情,方方是最大的赢家。我想,方方成为赢家就对了,如果让那些尖嘴猴腮、投机取巧的人成为赢家,岂不让所有人大跌眼镜?方方用她的正直、善良和勇敢赢得了民意,赢得了民心,赢得了数千万读者的点赞,这不是她个人的胜利,这是爱的胜利。

在微信平台,方方的日记每天子夜时分发出来。按常理,这时候的人们早已入睡,这个时间段应该是阅读的“淡季”。可她的日记,却在“淡季”里呈现出“热销”的反常。数十万人熬更守夜等待阅读,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也是一个惊人的阅读场面。

日记在子夜一经发布,短短一、两个小时,阅读量便突破十万,这是人类阅读史上的一个奇迹。微信平台不乏10万+的好文章,但通常都需要三、两天的时间,而两个小时之内便获此殊荣的唯有《武汉日记》,更不要说这两个小时是在午夜时分,有读者将《武汉日记》称之为“方方的深夜食堂”。

方方的读者不仅在武汉、不仅在湖北、不仅在中国、而是遍布世界各地。在人类历史上,没有一个作家,她的作品受到读者如此强烈的等待,甚至夜不能寐,只有读完她的日记之后,才算一天真正意义上的过去,才可以安然地睡去。没有,没有一个作家的作品曾经让人们如此充满期待。

尔文学奖。在人类历史的长河里,绝对没有一个作家,她的作品在短期里,在世界各地,有数千万人同时在阅读,这个规模是人类阅读史上的一个传奇。

当然,这是一个全民防疫的特殊时期,应该感谢互联网的发达,可是互联网不是为方方一个人发达的,全面防疫的特殊时期,被封在武汉城里的作家不止方方一个人,湖北的作家更不止方方一个人。

在发达的互联网和全民防疫面前,唯有方方的《武汉日记》一枝独秀。可见,发达的网络和全民防疫只是外因,而方方的正直、善良和勇敢才是内因。她的文字给伤痛的人们以安慰,在黑夜来临的时候,她点亮了自己的灯。

方方应该获得2020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以我谨慎和保守的预估,方方的每一篇日记阅读量应该在五千万左右,六十篇日记,总的阅读量约是三十亿人次,在人类阅读史上,这注定是一个奇迹。

如果将2020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颁给方方,将是诺贝尔文学奖最为辉煌的时刻。这是正义的胜利,也是善良和勇敢的胜利。如果成为现实,在获得“诺奖”的诸多作家中,方方将会成为一个经典。当然,如果没有成为现实,也没有关系,因为人民已经把奖状颁给了方方。

六十篇日记,大约17万字。每一个字就像是一个星星。夜空里,繁星满天。作为一名著名作家,在很久远的未来,也许,方方的小说会在历史的风雨中慢慢凋零,可是她的《武汉日记》,却有可能会沉淀下来,沉淀在人类的历史里。

方方是柔韧的,也是幽默的。《武汉日记》发表期间,影响力越来越大,数千万读者给予方方写作的信心和力量,但也有人写文章骂方方,大意是骂她的记录充满负能量,没有唱赞歌,可是,在这个指鹿为马、黑白颠倒的世界里,什么是正能量,什么又是负能量?

方方站在阳光下,可骂她的那些人总是躲在暗处。骂她的那些文章经常逻辑混乱,文字粗糙,充满无稽之谈。面对攻击和辱骂,方方却能乐观地挺过来,在风雨中柔韧地生长。由此我想起《万箭穿心》里的李宝莉,那是一个泼辣柔韧的女人,方方写活了李宝莉,而在生活的酸甜苦辣里,方方就是李宝莉。

虽说身处武汉,作为亲历者的方方,她的记录却是非常克制的,也是冷静和理性的。偶尔的时候,她会有一些善意的批评或建议。她安抚身处防疫中心的湖北人民,其实是在帮助政府做一些心理疏导工作,可就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骂她呢?我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有读者留言说:方方就像热心的邻家大婶,为大家操碎了心,而那么多诋毁她的声音,于心何忍?在3月22号的日记里,方方说微博攻击她的人,明显又一轮增多。朋友们似乎都感觉方方的危险大了起来。

不知道这些人是无知的自发行为呢?还是幕后有人组织。方方的性格是柔韧的,也是泼辣的,虽说她的身后有数千万“方粉”的支持,而她也不是那种怕事的人,可是苍蝇老是在眼前嗡嗡嗡地飞来飞去,也够烦人的。

方方是正直的,也是善良的。以她目前的功成名就,躺在功劳本上睡大觉没有任何问题。在虚构的世界里,方方有足够的空间来释放和表达自己。可是,她却从虚构走向了现实,她那么泼辣的性格,眼前火热的现实岂能让她无动于衷呢?

方方是大气的,也是智慧的。日记期间的有些节点,很多读者都替她捏把汗,因为很难拿捏。可是方方却轻而易举地化解过去了,实在让我们叹为观止。哦,原来还可以这样写。有些视而不见需要大智慧,需要无声胜有声。

再见了,方方。再见了,武汉日记。握别的路口,转身之后,我们都将走进没有《武汉日记》的未来。未来有阳光,也有风雨;有幸福,也有酸楚。夕阳西下,天地苍茫,每个人都将走向生命的远方……

我们的每一天,都在走向不可预知的未来。多年以后,某一个细节,会唤醒我们的回忆。我们会想起2020年的春天,想起方方,想起她的《武汉日记》。她沉淀在深处,这是此生我们难以抹去的生命记忆!

“正直的人,不需要前呼后拥。一个人站在那里,就是千军万马”。这是一位读者在日记留言里写给方方的话。文章的最后,我要把祝福送给方方,在高处,在苍茫而辽阔的青藏高原,祝福方方!

【作者简介】肆归,生活在青藏高原的一座小城。基督徒。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