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伟大的五世达赖喇嘛的秘密愿景及其他(上)

Share on Google+

图说:一本有关第五世尊者达赖喇嘛的画册,于1998年在伦敦出版(《 Secret Visions of the Fifth Dalai Lama: The Gold Manuscript in the Fournier Collection Musee Guimet, Paris 》)。作者是著名藏学家卡尔梅·桑丹(Samten G. Karmay)。

1、

首先强烈吸引我的是这些绘画,被认为是第五世尊者达赖喇嘛的秘密愿景,集合在一本翻译成英文并于1998年在伦敦出版的画册中(书名超长:《 Secret Visions of the Fifth Dalai Lama: The Gold Manuscript in the Fournier Collection Musee Guimet, Paris》)。作者或者说译者兼研究者是著名藏学家卡尔梅·桑丹(Samten G. Karmay),旅居欧洲的藏人。据介绍,这本书包括67幅图伯特传统风格的绘画,为双联画和三联画,总共含有886个象征物。有的一幅绘画上就能容纳多达48个象征物,主要用金色、银色,及微妙的绿色、蓝色和红色,在纯粹黑色的背景上完成。

非常遗憾找不到这本画册哪里有售(听说很贵),我在Google上找了很久才找到这几张图片。这些绘画完成于十七世纪中期,其景象源于五世尊者的梦境,那么应该是一种禅修梦境,由此获得的类似于伏藏中的极品——极秘伏藏(ཡང་གཏེར་),而非寻常梦。想起住在拉萨的艺术家嘎德的组画《黑经书》,灵感即来自于五世尊者的“黑经书”。嘎德或许有这本画册,时时翻阅,赋予他创作的冲动。我有点遗憾,没看过当代艺术家如何描画自己世俗梦境的“黑经书”,不过我相信不会觉得陌生,这个人世间沉陷在五毒与八风制造的各种纠结之中,我们都感同身受。

找不到更多相关资料,尤其是中文资料几乎无。我这几天在阅读上下卷的《五世达赖喇嘛传》,读到建造布达拉宫各佛殿的佛像及壁画这章,正是这句话促使我搜寻“黑经书”:“在一些学经僧人的请求下,我打算写一部《秘传》,……向桑耶寺大护法和大梵天呈献了供品,求神护佑。”

有份介绍称,五世的秘传“主要是围绕梦境、觉受和对前世记忆的描述,……揭开了伟大的第五世那丰富的內在世界”;而他的写作意在“引导无知者和那些希望描摹极乐世界的人”,与秘传相配合的应该就是俗称“黑经书”的绘画,数百年来从不予公开。然而这些文字和绘画构成的应是一部仪轨指导书,不然引导之说何从谈起?当然这不会是普通的宗教仪轨,而是具有甚深密意的重要仪轨。或者说,是五世尊者在静默中履行一个个仪轨,敬奉一次次会供,渐趋一步步圆满的心路历程。不过我只能认识到这些,即使这整本画册所有图画被我看见,我也完全无法领悟哪怕其中一个象征物的意义,更不可能描述五世尊者如同进入另一个维度空间的秘密愿景。我仅仅是为之入迷,就像是不可测的晦暗生活突然有了一线光芒,而且这线光芒是有香味的。前年夏天,我在朝圣阿尼玛卿的长途上依稀闻到过:

走近阿尼玛卿的心脏,

奇异的香味阵阵飘来。

草的香味?花的香味?都不太像,

似乎比寻常的香味更多一些不同,

但一路上并没有闻到过,

是奉上外内密三种会供时散发的香味吗?

只是我的鼻子已无法分辩,

反而更习惯人为的、工业的香味,

像香水、香精等等,我说过

我是个被他者的文明异化的人。

接着说“黑经书”。从我找到的图片看,应该说绘画那部分属于“甘露黑茹嘎唐卡”的绘画风格,又称“黑唐卡”。正如五世尊者于1670年设计绘制系列坛城图像时指示的:“息静一类的护法神像交由曼塘巴绘制,忿怒本尊和坛城图交给钦孜瓦强曲巴——贡噶曲德寺有以轨范师桑阿喀巴为首的精通者。”其中提及的两位画师,正是我们今天所知道的唐卡画派中的钦孜画派大师,以擅长怒相神的绘画为其特点。据说,“黑唐卡”的颜料是 “按泡制汤药的规矩配色而成的”,不但比彩色唐卡更加光彩夺目,而且更显得很有力量,就像一位西方研究者描述的,如同“神灵从宇宙那可怕的夜色中现身,且熊熊燃烧着。”

图说:一本有关第五世尊者达赖喇嘛的画册,于1998年在伦敦出版(《 Secret Visions of the Fifth Dalai Lama: The Gold Manuscript in the Fournier Collection Musee Guimet, Paris 》)。作者是著名藏学家卡尔梅·桑丹(Samten G. Karmay)。

2、

五世尊者阿旺洛桑嘉措以“伟大的五世”留名于世。正如十四世尊者的长兄塔泽仁波切(Taktser Rinpoche)的评价:“对藏人来说,五世达赖喇嘛是以其精神和尘世的伟大而著称。”他除了卓越的政治成就,借蒙古人的势力统一图伯特全境,还是佛学家、史学家、医药学家、天文历算学家。他毕生奋勉,造诣深厚,在他此世66年的生涯中著有30多部佛学、史学等著作,如名著《西藏王臣记》即是他在27岁时完成。

五世还是非凡的建筑学家与艺术家。在重新修筑布达拉宫时,(《西藏王臣记》里写:“在红山那里,筑起三道围城,然后在围城当中,修起了堡垒式的宫室九百九十九座,又在红山顶上修起一座来凑足千座之数”),所有的佛殿形式及满殿的壁画多由他设计。始建于七世纪吐蕃君王松赞干布时的布达拉宫,曾遭雷击与火灾,只存一两座佛殿。而五世及他圆寂后的摄政用了整整50年,扩建成今日我们所见到的雄伟规模,被视为是图伯特的重要象征。五世还仔细地设计哲蚌寺的壁画绘制,具体到选择哪些圣贤的事迹作为壁画的内容。

除了通晓梵文和蒙古文,五世还是一位非常杰出的诗人,这令我很是激动。在《西藏王臣记》里可以读到他的诸多诗篇,其中有一首这样颂赞图伯特历史上同样伟大的君王松赞干布所立的十六条规训:

“罪恶顽强,它是黑暗,遮蔽了山地的藏疆。

清净善业,它是阳光,又如饮酪骨做的金刚。

阳光破黑暗,金刚摧顽强,即是那十六条规章。

这样的善业,光辉灿烂,照耀着四海各方。”

十四世尊者达赖喇嘛这样讲述五世:写作风格独特,优美而简洁。尤其是自传,不但非常清澈,而且很幽默。作为一个人,更是有趣,生活从不豪奢,“是个非常单纯而谨慎的人”。平时所穿的简朴袈裟洗至褪色,徒步前往大小昭寺礼佛从不骑马,连随从僧侣熬茶,他都亲手分发茶叶,不会多给一把。

十四世尊者说,五世更在意的是把佛教当成改造人类心灵的手段,而非空虚的仪式和虚假的虔诚,为此批评一些虚伪的格鲁派僧人:“如果只在头上戴顶黄帽,就能弘扬宗喀巴的教诲,那就太容易了。但实际上我发现许多人两手空空,因为大师的教诲已经失传了。”

当代历史学者夏格巴·旺秋德典(Wangchuk Deden Shakabpa)在《十万明月:高阶图伯特政治史》(中国译为《藏区政治史》)的第七章,即是关于五世尊者的生平成就。其中写道:1642年藏历4月5日,“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登上了由无畏雄狮举起的高大金色法座”,作为鼎助者也是大檀越的汗王固始汗,“把东自打箭炉,西到拉达克的土地、村庄和人民,全都供养为法座的属民。”对了,夏格巴先生引述一位大德的话也很重要,赞颂五世:“外从格鲁派,内修萨迦派,又从心里崇奉密教宁玛巴,以这种极大的智慧吸引了许多僧俗弟子追随,大行之妙善无与伦比。”

来源:RFA

阅读次数:3,1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