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傲霜: 靠告密而成“国家领导人”的钱伟长

Share on Google+

中共自它成立的那一天起,在本质上就是一个从苏共列宁主义脱胎出来的法西斯团体。他们自称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这个“特殊”其实就是否定人性,而要求你必须要有“党性”。谓予不信,请看这个党所谓的宣誓入党的“誓词”不知改过多少次了,但有一点始终不变,就是要你加入者“随时准备为党牺牲一切”,当然包括隨時准备献出生命。如此“毒誓”与邪教还有多大区別?正是这样一个邪恶的集团,所以在他们成员之间也就只能是一种尔虞我诈无情斗争的关系,从江西抓“AB团”到延安“整风”,从“反右倾”到“文革”无不如此。为了管控这样一个排斥人性的组织和它治下的臣民,所以中共在大陆夺取政权后,在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中,都在大力倡导一种所谓“斗争哲学”。毛泽东便直言不讳地宣称“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又说“斗则进,不斗则退,不斗则垮,斗则修,八亿人口,不斗行吗?”(当时全国人口为八亿——笔者注)

正是在这种“思想理论”的指导下,所以1949年后的中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早已变成了人性缺失之地,既无友情,甚至亲情也被“党性”所代替的可怕局面。人与人之间互相猜忌、怀疑,互不信任,相互提防。特别是各种政治运动一来,有的人为了一己私利,为了向上爬,或者为了自保,欲表现靠拢“组织”、“思想进步”,便纷纷告密,检举他人。不仅朋友同事相残,甚至告密进入到兄弟、父子、夫妻之间。文革期中更有子女检举母亲骂了“伟大领袖”导至母亲惨遭毒手被枪毙。整个中国的人伦道德,亲情友谊,至此被彻底颠覆!人与人之间便成了你死我活、互相算计残害的“斗争”关系。而中共当局对此自然乐见其成,因为这十分有利于它的统治。它尤其欣赏的是告密,这个卑鄙的伎俩,用他们的话来说就叫“分化瓦解,各个击破”。因此便有些奸佞小人在这个出卖灵魂的“游戏”中因表现出色而大获其利,甚至“好风凭借力”因此爬上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地位,不能不是一个极具中国特色的“奇观”。有鉴于此,故不惜笔墨将其记于后,立此存照!

图为告密事件受害人之一许良英

这里要说的人能爬上中共所谓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交椅,但又不是吃政治饭的,还曾一度淪為政治“贱民”打入“右派”另册。这就更有点“传奇”色彩了。此人大名钱伟长(1912—2010),江苏无锡人。1931年就读于清华大学。1940年赴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应用数学系学习弹性力学,1942年获多伦多大学博士学位。1946年回国后,应聘为清华大学机械系教授,兼北京大学、燕京大学教授。此后钱伟长又去了美国。去到美国后,处境很好,更有幸在著名航空科学家冯·卡门手下当工程师,待遇是年薪8万美元。这是上世纪四十年代,“二战”刚结束。当时美国总统的年薪才七万五千美元,他比美国总统还高5000美元。

1949年中共在大陆夺取了政权,便向国外发动“统战”攻势,到处网罗拉人回大陆来为中共效力。钱在科技方面当然算个人才,于是派人极力去拉。据说还带去了周恩来的亲笔信函,信中对钱赞扬备至之余,更热情邀请他回大陆来为所谓“建设新中国而共同努力”云云。錢伟长被一派溢美之词冲昏了头脑,以为中共当真好看重他。而且上世纪四十年代“社会主义”还不像今天这样臭名昭著,甚至还被一些人极力美化。于是钱先生就这样被人牽著鼻子走,抛弃了民主自由的美国,抛弃了极有意义的工作和优厚的待遇,“盲人骑瞎馬”一般地上了北京的毛记贼船。

刚回来的几年应该说还能与当局和好相处。可是到了1957年,毛泽东以帮助党整风的名义号召大家“百花齐放,百家争鳴”。錢伟长便出来表示:主张教授治校、主张通才教育。这本来也非什么政治敏感话题,却不料他这个提法与主管清华大学的校长蒋南翔的治校理念完全相左,于是“反右”运动一来,便成了反对党的领导的“大毒草”,是典型的“外行不能领导内行”的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一夕之间便由“座上宾”而变“阶下囚”,被打成了“右派分子”。从天堂跌入了地狱,接着鋪天蓋地的批判、斗争、辱骂,便接踵而来,什么“自吹的万能科学家”、“骗子”、“洋奴”极尽羞辱之能事。从此不仅他本人当了二十二年的“政治贱民”,而且更株连家庭亲人連他的儿子、女儿也被剝夺了上大学的机会,沉入社会底层。不知此时的钱先生还会不会忆起他在美国自由而有尊严的生活,会不会为自己的错误选择而悔恨呢?然而一切都晚了,上中共的“船”容易,要想“下船”则难于登天。

从此,钱伟长便在他周围人们的白眼、鄙视、嘲弄、呵斥中屈辱地生活,別说一个高级科技知识份子,就是一个普通人的人格与尊严也被剝夺殆尽。就这样苦熬了二十多年,发白了,背驼了,才等到了毛泽东死亡,“四人帮”垮台,邓小平復出。才终于得到了一纸如同“嗟来之食”一般的“右派改正通知书”。于是才又回到原来所谓的工作岗位,重新去为党国效劳。这一切本来己夠讽刺意义了,但是假设此时,或稍后兩、三年,如果钱先生不幸离世,那么他这一生是值得人们同情、叹息的。即便1949年后“误上贼船”的那一章,在当时的历史背境下也都可说是无可厚非了。然而历史偏偏又找钱伟长开了个大玩笑,又把一张人品与道德的“考卷”交到他手中,结果他考了个“零”分!

1987年,是毛泽东发动“反右运动”三十周年。造成这场迫害中国知识分子的浩劫,毛泽东是主谋,邓小平是具体操刀执行者。所以邓掌权后,他不像彻底否定“文革”那样去彻底否定“反右运动”而是用了个“扩大化”一词来给“反右运动”定性。也就是说,邓认为反右运动是正确的、必要的,只是打击面太宽了,太扩大了(实则是扩大了百分之九十九点几——笔者注)如此强词夺理的结论自然不能服众。1986年几位当年反右运动中的受害者、著名的共产党员,许良英、方励之、刘宾雁三人,便给全国三、四十个比较有声望的“右派分子”写了封私人信件,信中说。他们建议召开反右运动三十周年座谈会,让大家通过座谈,回忆历史,认真吸取反右运动的历史教训,深入研究这个运动产生的原因和结果。为此,特征询对参加会议者的意愿和意見。钱伟长也是这三、四十人中的一个。

钱伟长收到了这封信后,他肯定也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慮,最终却选择了卑鄙地告密。他通过一定的人际关系将此信交到了当时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手里。并又附上了这样几句话:“方励之是一个政治野心家,他自称是中国的瓦文萨;我的问题虽然没有完全解决。(指尚未恢复清华大学副校长的官职——笔者注)”钱伟长人格的卑劣在此暴露无遗!人家给你的是私人信件,你不认同、不喜欢,不接受,可以不理睬,不回復,可以把信烧了或退回去都可以。而人家又没攻击邓小平,与中共的军委主席何相干?竟然又乘机向“邓大人”打“小报告”诬方励之为“政治野心家”。更可笑的是在告密之余还不忘附上一句:“我的问题虽然没有完全解决”,无非是说,我钱某对党国如此忠心耿耿,难道还不让我官复原职吗?叭儿态,小人心,尽显无遗。

而更严重的后果是邓小平得此告密后大为震怒,1986年12月30日,邓小平召见胡耀邦、赵紫阳、万里、胡启立及何东昌等人谈话,邓小平此时大概是老得有点胡涂了,竟把写信的许良英误为王若望。于是说:“我看了方励之的讲话,根本不像一个共产党员讲的,这样的人留在党内干什么?对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等人不是劝退的问题,要开除。”于是下令,将王若望、刘宾雁、方励之开除出党。邓还批评,这些自由化分子,都是胡耀邦对批自由化不积极的结果。邓小平还认为,学生上街,从问题的性质来看,是一个很重大的事件。他认为胡耀邦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态度不坚决,旗帜不鲜明。他声色俱厉地强调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至少要搞20年,要严酷对待学生运动。邓还说“没有专政手段是不行的,对专政手段,不但要讲,而且必要时要使用。”由此可見錢伟长此次的告密所产生的恶果是巨大的,无异于引发了一场“政治地震”。许多人因此事受株连而倒霉。甚至可以说是后来胡耀邦下台的一根导火索。

而錢伟长却因此捞到了巨大的好处。显然是在邓小平的授意下,此人从一个“改正”后的右派分子,连清华大学副校长都未能官復原职的情况下,接下来却像乘坐了火箭一般地快速飞升,竟然当上了中共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虽然是个花瓶摆设样的清谈館,但在中共的编制上却与“人大”并立。因而政协的正、副主席与人大的正、副委员长一样都属于所谓“国家领导人”这个级别。可见錢伟长这个卖友求荣、拍卖灵魂的贱招,确实博得了“邓大人”的欢心,也体现了中共对他们认为有“重要价值”的告密人是不惜成本要予以重赏的,以便给后继者作个榜样。

所以时至今日,在中共统治下的这块土地上,以告密、出卖灵魂去博得党的信任,去干这种“脏活”的人,不但生意兴隆,从业者众多,更在向低龄化方向发展。尤其中共“十九大”以后,在中、小学校中竟然公开培养和设置所谓“信息员”,也就是学生中的小告密者,小特工。让他(她)们去发现、搜索小伙伴中不合官方意图与要求的各种“负能量”言行,并及时上告。培养“特务”竟然从娃娃抓起,实在令人匪夷所思。而在大学校园中,当局更秘密招募培养一批所谓“信息员”学生用来专门监视和告密老师的言论和行为,因此教授被学生检举告密而受处分乃至丢掉飯碗的事,在当今中国已是“狗咬人——不算新闻”了。例如山东建筑大学邓相超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史杰鹏副教授、山东工商学院李默海副教授、重庆师范大学谭松副教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翟桔红副教授、北京建筑大学许传青副教授、厦门大学周运中教授和尤盛东教授、贵州大学杨绍政教授……等等,都是此类受害者。如此荒谬绝伦事,纵观全球,恐怕也只此一家。实在是斯文扫地,国将不国!而一个失去了公信力的政府,一方面疯狂压制新闻与言论自由,另一方面又大兴告密之风,企图双管齐下以防民之口,如此大开历史倒车,只能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更多的灾难与痛苦!

錢伟长已被釘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今天那些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信息员”、告密者们应该清醒了,回头是岸,不要再去干那些出卖灵魂的丑恶勾当了!

2020年2月26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20.03.27

阅读次数:2,65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