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末日孤舰》与武汉新冠肺炎

Share on Google+

瘟疫流行,全世界都隔离了,倒是个看电视连续剧的机会。结合目前的情形,我认真推荐一部很不错的,甚至可称优秀的美国片:《末日孤舰》。这是一部末日启示录式的大片,大致的故事如下:一场超级瘟疫席卷全球,杀死了人类的绝大部分。各国政府、军队崩溃,残存的人类在继起的种种灾难中绝望挣扎。一艘美国阿里伯克级驱逐舰和它的船员是幸存者,开始了拯救世界的奋战。

从一般观众的角度,这部片子规模宏大,人物性格饱满生动,制作精美,尤其是大量海战场面,完全可与经典大片媲美,故事情节紧凑,尽管也有不够精彩的枝蔓,但绝不象多数“肥皂剧”那样没话找话、拖拖拉拉。我自己是一个写过几部电影的人,对编剧很挑剔,但这部连续剧的编剧令人尊敬。这种老套路的灾难片,剧情一般不敢恭维,东拉西扯,叫人感觉智商受辱,不断出戏。我认为《末日孤舰》的编剧至少在三个方面有相当扎实的研究:一是现代军舰和海战;二是人类末日危机应对及社会重建,在政治上相当成熟,没有出笑话;第三就是病毒、瘟疫。

故事开篇于瘟疫初起,一种神秘的致命病毒开始在全球传播。“内森·詹姆斯”号驱逐舰奉命到北极圈内执行一项秘密任务,舰上搭乘了一位耶鲁女科学家和她的同事,据说是进行某种鸟类研究。就在这一期间,病毒已夺去一半人类的生命。重新组建的美国临时政府命令“内森·詹姆斯”号驱逐舰立即返回本土。但美国已被摧毁,军舰游荡在大海上,试图拯救人类。原来,那两名科学家到北极就是寻找抵御这种病毒的方法,因为万年冰盖下保存了病毒的原始毒株。当人类处于绝境时,这艘失去国家指挥的军舰,别无选择地担负起研制特效疫苗的使命。再往后高潮迭起,一幅幅人类社会崩溃及重建的史诗般的画面震撼人心。

《末日孤舰》剧照

与武汉肺炎跟野生动物似乎有理不清的关系一样,两位病毒学家找到了原始毒株,并认为是通过海鸟传染了人类。在寻找特效疫苗的过程中,那位深得观众喜爱的女科学家发现目前流行的病毒是经过人工编辑的。一位魔鬼式的科学家在远古的原始病毒上嫁接了他自己的基因片段,受感染者必死,因为人类免疫系统无法识别这种全新的入侵者。但这种病毒唯独不攻击魔鬼科学家本人,因为病毒中有他的基因成分。这样,作为带菌者,他的传染性远远高于武汉肺炎的超级传播者,只要朝人哈一口气,其人必死无疑。事实上他正是这样干的,到那些已逃避到荒山辟岭的人群中去游荡,传播死亡。自然,这种毁灭人类的恶魔受到了应得的惩罚,而那位聪明绝顶的女病毒学家,大概是受到这位魔鬼的启发,居然把病毒基因反录,研制出一种像病毒一样可以传染的疫苗。接种了这种疫苗的人,只要跟患者交谈、握手、拥抱,对方即刻便得到救治。

有评论者说,《末日孤舰》简直是一部圣经故事,英雄舰长汤姆·钱德勒和他带领的两百名船员,坚守着博爱、信仰、希望,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一次次拯救美国、世界和全人类。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疫苗研制成功,农作物又得了赤锈病,昆虫成了病毒的载体,病毒再次变异,残存的人类面临全球饥荒,末日孤舰又要去寻找、争夺有免疫能力的粮食种籽……

还记得当初看这部片子时的感受,很震撼,但毕竟是虚构,人类似乎不太可能面临如此毁灭性灾难。武汉肺炎闹到今天,你就不得不信了。全球一百多个国家感染,边境封锁,城市戒严,社区隔离,飞机停飞,往日人满为患的大城路断人稀,彷佛鬼城。全球化时代引以为傲的人口流动速率推波助澜,除了没有机场的世界边沿,瘟疫已席卷全球……

再往后会怎样呢?大约不至于闹到《末日孤舰》的程度,但编剧对病毒的深刻理解不能不令人深感恐惧。我相信,今天再看这部片子,人们定会对病毒及其传播格外留意,一定会有些联想:武汉肺炎病毒是经过人工编辑的吗?幸好《末日孤舰》制作上映于武汉肺炎之前,否则难逃影射之嫌。

武汉肺炎病毒是不是实验室泄露?目前尚无令人信服的证据,不能肯定,也不能排除。网上自媒体太多,都要争点击量,争广告,挣钱,发布的消息浩如烟海,超过了人类大脑的处理能力。互联网信息缺乏筛选和权威性的弊病越来越明显。有一条消息说黑,必然有条消息反过来说白,最后黑白难辨。互联网信息爆炸好还是不好,很难一句话评价。总之,冲垮了传统媒体视为生命的信誉,垃圾信息如洪水铺天盖地,而真相离我们越来越远。好,停止攻击信息泛滥,再回到肺炎病毒。假设世界上真有那么一位魔鬼科学家,用基因编辑技术制造出一种传染性、致死率远高于武汉冠状病毒的玩艺儿,是不是我们便成功跨进了人类末日的门槛?

——你是在质疑现代科技吗?不错,我正是要质疑现代科技。现代科学技术极大地改变了世界,给我们带来了可疑的“进步”。但我看那“进步”没有价值,无非是欲望的满足和生活的舒适方便,但同时也给我们带来毁灭。比如热核武器、基因改造病毒。

《末日孤舰》有小说原著,写的是全球核大战,现在改编成全球瘟疫,真是巧妙又全面——最可能毁灭人类的两大科技发明都写到了。

《末日孤舰》剧照

原著所写的核大战毫无预警,在北极海域游弋的美国驱逐舰“内森·詹姆斯”号奉命对苏联某地发起核攻击,随即与指挥部失去联系。船员们意识到一场全球核大战已经爆发,开始去寻找幸存的世界。所到之处,能看见的尽是废墟,后来在直布罗陀海峡遇到了另一艘劫后余生战舰——苏联核潜艇“普希金”号。两艘敌对的舰艇联合起来,寻找食物、能源、种籽、家畜、农具,寻找没有受到核污染的最后的避难之地。耗尽燃料后,内森·詹姆斯号停留在南太平洋的一个小岛。为了延续文明,男女船员在岛上建立了一个社区,实行古老的母系氏族模式,以利于人口繁殖。但没有婴儿出生,核辐射显示出它的可怕后果。绝望引起疯狂,疯狂造成一次意外大爆炸,摧毁了新建的海岛社区和驱逐舰本身。再次的幸存者们登上“普希金”号核潜艇,在南极科学考察站找到充足的补给。终于,有三个婴儿降生。人们丢弃了全部导弹,把发射井改建成一个幼儿园。

——看起来,原著的故事好像更精彩,但原著出版于1988年,改变连续剧时冷战已经结束。因此,编剧们只好把背景改为全球瘟疫。这或许是歪打正着:生化武器也极具毁灭性,其威力比核武器毫不逊色。生化武器并不需要核武器那么大规模的系统工程,也许一个实验室就能研制出超级凶猛的毒剂、细菌、病毒或其他妖魔鬼怪。而且,生化武器成本又低,被称作“穷人的原子弹”。据专家测算,以每平方公里导致50%死亡率来计算成本,传统武器需要2000美元,核武器需要800美元,化学武器需要耗费600美元,而生物武器仅需1美元。设想一下,如果有一个宁愿与人类同归于尽的极端组织或疯狂集团,设立或绑架了一个实验室,用基因转变技术制造出某种比武汉肺炎更强大的超级病毒,然后经全球化的交通工具自动投放,——假设真有那一天,本届人类文明之终结便不再是科学幻想。2012年,美国《国防》发表了一篇文章:《今后十年的五个顶级威胁》,把以转基因技术为主要内容的生物武器袭击作为第一个威胁、排在了核武器之前。

武汉肺炎全球流行将给人类留下一些启示,至少它暴露了隐藏在现代社会中一些毁灭的种籽。所谓“现代化”,即全球化、城市化、全球市场、超级资本、高科技、高能耗等等,对于人类生存与幸福,真的是一种必要,真正是善吗?细加考察,所谓“现代化”基本上是一种欲望泛滥,金钱崇拜。人类所固有的一切美好的事物与感情,都成为奉献给“金牛”的祭品。科技与经济的迅速发展带来巨大的超出自然需求的财富,但同时带来无数的弊病,摧毁道德伦理、环境、人性、家庭、社会基本结构,危及人类基本生存。人们一直认为科学技术与价值、伦理无关。雅斯贝尔斯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技术仅是一种手段,它本身并无善恶。一切取决于人从中造出什么,它为什么目的而服务于人,人将其置于什么条件之下。”这句话似乎很周全,但今天的世界告诉我们,这句话错了。看一看互联网对少年儿童的摧残,连人的自然本性都丧失了!

《末日孤舰》第三季写到了中国,重建的美国政府发现中国的“彭主席”囤积了大量治愈药品而没有分发给周边国家,其目的是利用手中的药品控制亚洲,造成的直接灾难是日本等地区继续大范围死人。由此,一场与中共独裁者的搏斗展开。在我看来,导演和演员都有点问题,“彭主席”被拍成一个黑社会老大,不像一位大国领袖。脸谱化。中国的事演得不像,这是美国片子的老毛病,他们是真不懂中国。美国人看不出来,中国观众就受不了。脸谱化往好了说就是本质化,简单地分成好人坏人,不符合艺术要求。但话说回来,中共领袖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中国人不缺乏此类感受。如毛太祖,饿死几千万中国人都不怕,还怕死几个日本人吗?如这次武汉肺炎爆发,习近平先生隐瞒疫情,压制言论,造成全球扩散,放在其他国家早下台十次了。在《末日孤舰》中,“彭主席”只是一个枝蔓,其重点还是放在美国内部的种种动乱、阴谋、厮杀。美国总统、副总统病死,继任顺序中的众多内阁成员也未能幸免于难,只剩下一个排序极靠后的住房及城市发展部部长,还被巴尔的摩政客绑架胁迫。在这种突如其来的权力真空中,美利坚合众国被一群地方政客瓜分,军队失去统率,沦为野心家们的私产。他们利用人类最基本的本能需要,以安全和食物来实行恐怖统治。影片中出现了地方临时政权主导的大规模谋杀,甚至还有以大量尸体来发电的情节,不能不令人联想到德国纳粹。在美国,骂自己是常事,是政治正确,编剧导演们在这方面向来不遗余力。

《末日孤舰》不会叫你后悔。

2020年3月24日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Friday,March 27,2020

阅读次数:4,7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