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于︰2014-11-16

开放杂志按:习近平文艺座谈会特地邀请80后网络写手、环球时报特约评论员周小平出席,并予当面鼓励。翌日官报联发其三文,一夜窜红.陆网一片震荡,本文介绍事件,并剖析当局危险的政治走向。

网路五毛周小平(还有花千芳)“荣幸地”出席十月十五日习近平主持的文艺工作座谈会,并被御示:写出更多“正能量”文章,一夜窜红,身价百倍。

可以预计,待时机成熟时,再成立一个中国网路作家协会,列为正部级单位,再将五毛纳入公务员考试,再从优选拔出领国务院津贴的“五毛专家”。培植一代年青的新生军作为今后强势执政的组织基础——在这样深谋远虑的策划下,周小平这些“小人物”应运而生。

中宣部为什么看中周小平?

那么,为什么看中周小平?很多人看不起周小平。自从去年六月发表《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以来,他扮演的角色就成为大众的笑柄。文章炮制的各种谣言和谎言,所犯的各种低级错误,都已被人批驳多次了。周小平还有不堪的臭史记录:2010年至2013年间,组织网路淫秽裸聊表演,被警方抓捕入狱——如此猥琐不法之事也早就被网友扒拉出来剥了好几层皮。除此劣迹不谈,周小平的文章了无特色,仅仅因为大捧党国、抨击美帝、谩骂公知,明显的谄媚朝廷,而成为中共宠儿,和在座的文坛众星平起平坐,实在滑天下之大稽。

但是,在中宣部看来,周小平有过人之处,就在于接地气,脸皮厚,不怕烫.敢于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他紮根网友,甘洒热血自愿替党说话,为政府分忧,以一己之身堵枪眼,不惜与无数公知与异见者为敌,这是何等的难得与勇敢!那是社科院长王伟光及其一班老朽御用学者,做不到的。假以时日,说不定是另一个姚文元!

习总赐予其面圣之荣,自有道理。说白了吧,习大大这次开会,请来的名流大腕都是绿叶,内里是为了衬托周小平这些鲜花的。中国微博猛女胡紫微这段俯身低头的话,真是可圈可点.她说:“其实,我个人是真心支持周小平同志进政治局班子的,而且可以做党的代言人(享受政治局副局长待遇)。因为该同志的奋斗历程、思想境界、人品文品,就是党的缩影与生动写照,有利于全世界人民更深入地认识党,瞭解党.”注意,胡女为周小平生造了一个高级职位——政治局副局长!

毛左们心里打翻了五味瓶?

今天,周小平真让一些人仰望羡慕。

《环球今日评》一开始就有先见之明说出了:“习大大见周小平,有人心里打翻了五味瓶”。这种嫉妒感是需要资格的。那些早就被党当作“敌对势力”或散佈“负能量”的人,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所以,如中国老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产生嫉妒感的人群基本上是周小平的“同志们”,比如《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先生。胡主编虽然住在北京,离习总书记的地理距离很近,但至今未蒙历届圣上丹陛召见,鹹酸苦辣诸般滋味涌上心头,可以想见。

当然不止胡主编一人。毛左孔庆东、司马南、张宏良、吴法天??这些人,其功底、资历,特别是对党国的忠诚,绝不在周小平之下。他们心里的五味瓶的确全打翻了。除涉及上述诸人外还有一个更是说,看了周带鱼(周小平绰号,因其文误称中国有带鱼养殖场而得名)发的微博照片后,“刘小枫哭晕厕所;甘三桶以头抢地;余含泪仰天长歎;蒋山长牌位涕零。”刘小枫倡议追认毛泽东为“国父”;余秋雨含泪苦劝四川地震灾民提防国外敌对势力阴谋利用;蒋庆致力把儒学变成儒教并把儒教变成国教;甘阳则论证了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和毛时代传统及邓时代传统是一以贯之“通三统”的。他们都是“国师”级之辈,可谓丰功至伟,如何能甘居周家小子之下?!有人为他们献计:“一朝失宠果成千古恨,不如回炉再造五毛身。”

“保卫周小平”成中宣部当务之急

既然周小平一跃龙门,便身价百倍,便是我党宝贝,便要严加保护,便再不容许任何对他的攻击谩骂.刚好方舟子送上门来,就只好拿他开刀祭旗了。

文艺座谈会翌日,《参考消息》重磅推出三篇周小平“爱国文”。方舟子瞎了狗眼,竟斗胆包天逐条批驳《梦碎美利坚》,让这篇官媒力推的“宏文”顿时成了满纸谎言。这还了得!立马下令,全面封杀方舟子:不仅驳斥周小平的《网路作家梦游美利坚》被百度百家秒删,各网路转载也被删,而且将方舟子所有微博、博客、微信公共帐号也一股脑全部封杀。这种将封杀能力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的做派,着实令各路网友背后凉风嗖嗖。众所周知,方舟子多年来以“打假”闻名,其所打对象不分左中右,被打名人、机构数十个。这次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方舟子竟然阴沟里翻船,栽在周小平这小子手上,这也是让人惊掉下巴的奇闻。网路大V荣剑歎道:“一个庞大的宣传机器全部开动起来,就为了遮盖一条已经发臭的带鱼,真是世所罕见,史所罕见。”

有人学司马迁口气:“方舟子自开通博客微博以来,征战无数,战萧传国,平唐骏,斗韩寒,围崔永元。然方提刀力剿暖男周黛玉,立卒。国之痛点毕现.呜呼哀哉。”此文标于2014年10月22日。

也有人解释道:不要为方舟子被禁愤愤不平,他这次实在太恶劣。以前扒扒别人外衣也就算了,周小平明明光着身子呢,他还上去摸一遍,是猥亵.还有这个说法:“动了裆的尿壶,这是罪!”

随便怎么说,无产阶级专政铁拳已经把方舟子屎都打出来了。从今以后,每天每时每刻,全网动员,进入一级应急管控,全力围剿涉攻击、质疑、调侃周小平以及攻击党和政府的负面有害资讯。周小平事已不是周小平本人的事,大家必须要有清晰认识.百度搜索“周小平”,出现“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字样,为他严加防卫,这就对了。

《环球时报》的结论是:“如果你不能客观看待周小平,你就不可能客观看待今天的中国。”这句话是蛮有道理的。中宣部的今天最最要紧的口号是:“保卫周小平!”

刘云山在习口里塞了两只烂苍蝇

有人在百思不得其解的状况下,将周小平、花千芳两个“五毛”放进参会名单中,想像为江派刘云山在习近平口里塞了两只腐烂苍蝇。

似乎也有些道理。此次座谈会应是临时安排,组织仓促,而会议的组织者是中宣部,在决定名单过程中,安排进两个名不见经传的“五毛”应该不是难事,习近平是否瞭解周、花二人令人存疑。习近平在会上的讲话,不仅指出文艺界诸多乱象,否定刘云山这些年的“政绩”,还暗示刘掌控的央视和人民日报社大楼是“奇奇怪怪的建筑”,今后不要再搞。

习好像也避而不谈刘云山一贯坚持的用马列毛邓江理论指导文艺的提法。会上,刘云山基本是冷脸相对。会后新华网发出介绍周小平包括其负面劣迹的报导,显然是想平衡回来。但是,蹊跷的是,这一报导却遭到意想不到的命运.刘云山手下的人迅速发出通知,要求:“全网查删《新华社用户端:习近平问起的网路作家是何许人?》一文及相关内容。”再联系到上述的“保卫周小平”种种措施,这好像让习近平口里塞了两只苍蝇却没有感觉.

网路上有一个段子说得形象:

“一暴发户问管家:我已买了爵位,可那些贵族小姐还是看不上我,怎么办?管家说:您办个舞会,把上流社会的人都请来,我找几个女子扮成贵妇对您表达爱慕,您要表现出风度翩翩怜香惜玉,定能俘获小姐们的芳心。没想舞会结束后,暴发户却成了坊间笑料,原因是管家请来扮贵妇的,是几个人人皆知的站街婊子。”

这是所谓习近平中计的“阴谋论”了。会有如此低级的阴谋吗?网路名人牛泪对刘云山手下“保卫周小平”之类的举措,摇头连歎:“一蠢,再蠢!真是蠢到一无是处,蠢到让人无话可说!”“一蠢,再蠢!”是去年四月“打的事件”中习近平对中宣部操办者的批评,堪算到位。他自己想来不至于蠢到如此地步吧?

周小平窜红是该警惕的危险信号

中国法律史学会执行会长范忠信评论说:“开了文艺座谈会,无非两个动机:第一,红太阳升起从宣导新文艺开始;第二,选何人参会宣示文艺导向。”

习近平显然是学毛泽东的样子,搞个“2014版延安文艺座谈会”。但他的学识如何能和毛相比?人们只不过把他定位为一名有幸娶了一个艺貌双全的名歌星的“资深文青”。他们讽刺说,一登上权力巅峰即懂得文艺,就可以发号司令教导人们怎么去创作文艺作品,这岂不是是新时期的“东方红”?岂不是当下中国的全能神教主?至于周小平这类不学无术者被树为文艺典型,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指出,这与文革中考大学交白卷仍获录取并重用的张铁生是同一现象:政治上集权和个人崇拜需营造愚昧、蛮横和下作的知识氛围。

有人感歎,习近平把站街婊子宠为贵妃,这不但是文化界的耻辱,更是丢尽了泱泱大国之脸。在中共历史上,还没有水准低如周小平的宣传家。何清涟解释说:为权力服务的文化,其高度就是统治者的高度。借用一句唐代诗词“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中共从五毛这面镜子中,不仅可以看到自己的“光辉”形象,还可以看到中共打造“文化大国”的前途。

对此,还有“另类”的解读.认为:重用周小平,目的就是为了从精神上羞辱知识份子和所有具有起码是非辨别能力、看重节操的人,相当于把他们关进一所无形的牛棚之中。其实,在中共当局的眼里,“周带鱼”也是被认定是一个彻底的丑角。当局树立起一个丑角,并不在乎自我丑化;它要通过这个丑角,表达它对公共话语领域的蔑视和侮辱。丑角的作用在于,它取消且丑化了公共话语领域的意义和价值,把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彻底碎片化。这对于公知们来说是致命的打击。推出“周带鱼”这样的货色,与当局净网运动、禁毁书籍、疯狂抓人等是高度一致的。

这个“高度一致”还有另一种解读.周小平所抱持的观点和态度属于典型的肉食者逻辑。在崇高的“爱国主义”妆扮下,他把所有对政治的评论和对政府执政党的批评监督意见,都刻画成了大逆不道和美帝的阴谋.这种逻辑是可以动员所有民族主义资源的非常可怕的逻辑。目前周的破坏力还不大,如果以后这种人的队伍更加壮大,报效党国的水准更为提高,未尝不可以形成新时代的红卫兵小将阵势。

周小平窜红是一个标志性事件——中华民族发展到了这一站,它反映了一种非常危险的政治倾向,就是毛泽东文革的反智倾向和痞子政治倾向。只要这种倾向成了大气候,一定是社会的大灾难.

(2014年10月22日)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2014年11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