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中文笔会理事沙叶新先生是当代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剧作家,曾任上海人民艺术学院院长。他创作的《假如我是真的》、《孔子 耶稣 披头士列侬》、《江青和她的丈夫们》和《邓丽君》等鞭挞专制、揭露黒暗的代表作曾风靡海内外。25年前六四时他与王若望、白桦、戴厚英等人站在文艺界支持六四学运最前列。

“八九六四”是萦回在业已七十六岁的沙叶新先生心头的最严重心结,他写《邓丽君》同时也是为了写“六四”,他在写给邓丽君弟弟邓长禧的信中说:

今年7月我去香港、日本、台湾进行采访的最重要收获之一,就是我了解到邓丽君在1989年北京那一悲剧事件中的态度和表现,令我震惊和崇敬。以前我只知道她在“六四”之前参加了在香港跑马地举行的声援北京学生的演唱会,仅此而已。但我並不知道她在“六四”之后还有更加令人感动的表现……她的悲悯情怀不是一时冲动,而是一直延续到她的去世。她说:“如果大陆政府不向学生道歉,我就不去大陆演唱。”这一态度始终鲜明,从未改变。

沙叶新被邓丽君感动,发出“我坚决要写‘六四’!”的呐喊。沙先生是位勤奋而多产的剧作家,2013年10月,他和夫人为《邓丽君》的首演式来到香港,就在首演之前他向在香港的好友表态,从现在起他要为“六四”25周年记念撰写纪念“六四”的话剧《自由女人》,回上海时带回大量纪念“六四”的作品作为参考,以后又托友人代为寄送一些。

经过充分醞釀,做足功夫之后他于2014年初开始动笔。闭门谢客,勤奋笔耕,至3月底封笔,一气呵成。

《自由女人》以“六四” 为主题,从1989年6月5日凌晨写到2009年“六四”二十周年,时空跨度很大。九场大型话剧以北京大学研究生、香港记者自由女人(剧中用名)偶遇挡坦克英雄王维林为主线条,与天安门广场现场总指诨蔡芝炅(柴玲)和副总指挥从迪芬(封从德)20年间的恩爱情仇这根线条交相辉映,司徒华和黄雀六哥也出现剧中。

还在他闭门写作期间,沙先生便与首演《邓丽君》的香港某知名剧团谈妥,《自由女人》亦由该剧团于“六四”25周年纪念前夕在香港隆重公演。不料在2014年1月底,沙叶新在上海寓所接到剧团导演的电话,称剧场排挡期满,须推迟一年,至2015年6月分后方能演出。就在剧团导演打电话给沙先生之前,梁振英政府政务司长林郑月娥带人去观看了剧团演出,演出后去后台探望导演和主要演员。这是偶然的巧合吗?

中共黒手对《自由女人》的封杀並不到此为止。沙先生在3月初委托香港某文化公司负责《自由女人》的演出和剧本出版。这家文化公司的老板、前香港记者协会主席和一名主编便接到几个神秘的匿名电话,警告他们不许出版和演出《自由女人》,否则后果自负,包括取消港澳同胞回乡证等惩罚措施。从上海传往香港的《自由女人》电子稿亦被屏蔽掉。

现在香港民主人士不畏强暴,剧本由另一家出版社接手出版,可在5月10日前上架;话剧则由另一家剧团接手演出。让民主女神的火炬照亮香港,照亮全中国,照亮全世界。

2013年5月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