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蓝蓝:一万医护的后备队伍随时准备换岗(3/22)

Share on Google+
副总统彭斯的副手前天有一个确诊的,引得全美关注。昨天他和夫人都做了测试。一大早看见结果,他和夫人都是阴性。真是谢天谢地。任何人都不应该患上这个病,不管你是否赞同他的政治主张。
今天的好消息是FDA新推出的测试剂下周可以发到全美各地,采用这种新的方法测试结果不到一个小时就出来了,以前要1~2天。另外纽约市目前的数据来看近一半的病人是在18-54岁之间,看来传染不分年龄,只是年纪大的病人抗不住容易死亡。所以很多州长警告年轻人不要作了,好好呆在家里不要出来。
上周二纽约市长一声呼吁,一天之内纽约市1000名退休医生和私立医院医生志愿上阵,他们加入了已经有9000名医生护士的后备队伍,这一万医护随时可以调换现在岗位上的医护。所以建立方舱以后医护人员的问题市政府应该已经考虑了的。市长还准备召集一些在读医学院的学生和护士。另外那艘准备开来纽约的医疗舰“舒适”号目前因为还在维修没有出发,预计是四月初到达纽约港。它只收治普通病人,并且上去的病人都会先测检过。另外一艘停靠圣地亚哥的医疗舰几天后就会出发开到旧金山。
这次疫情看起来,美国这种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分开的体制其实也有好处,当总统不靠谱的时候,至少州长是靠谱的,也敢和总统对骂。不过库莫他爹就是以前的纽约老州长,政治资本雄厚,底气十足。更何况纽约州的地位那可不是普通州长可以相提并论的,得纽约州者得天下,纽约州长竞选总统不是梦啊!
今天州长宣布纽约州已经做了4万多检测,比加州和华盛顿州多一倍。人均测试率已经超过中国。截止22日早上,纽约市确诊的8000多人里面有1,160需要住院,包括260人在重症病房。
已经发给纽约市的大医院100万个N-95 口罩,50万个正在去长岛的路上。关键是要落实到位,感觉我每天也是为疫情操碎了心。从一月开始关注武汉开始,忧伤过度,都感觉快得抑郁症了。现在轮到自己在灾难中心反而没有那么焦虑了。
听到微信群里有个知道内情的中国家长的音频,觉得她说的有几点比较靠谱,基本也应证了州长的说法:1. 纽约市的大医院有联邦政府支持,物资都没大问题。现在缺物资的是一些不属于联邦政府管辖的社区医院,小诊所;2. 新冠在美国的死亡率比较低,不用太紧张。纽约州目前确诊1万多人,死亡人数100多。轻症使用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来治疗可以得到非常好的效果(这个还有待更多数据检验);3. 纽约州长和市长很能干,很会“闹”,从联邦政府要来了最多的测试剂,所以现在纽约的数字很难看,但是其实没有那么可怕;4. 最好直接给医院捐款让他们去采购,因为口罩的标准非常复杂,要遵守的法规也多。自己捐的话最好让医院签一个免责书以后免得日后出差错。
我的律师朋友们也在讨论从中国向美国捐赠医疗物资的免责问题。他们不太建议以个人的名义捐医院,风险比较高,弄不好全部身家赔进去。个人想捐口罩的话,捐给华人非赢利机构,再通过华人非赢利机构捐比较好,同时也可以提升在美华人的整体形象。供应商可以直接和州政府联系。
今天我们小镇的华人也在组织捐款买口罩,我们镇上已经确诊9个。我也代表我的读者捐了一点,因为最近还真有很多读者给我打赏,你们的钱会帮助到我们这个小镇上的消防员,警察,救护员和老人。谢谢你们了!
大众品牌Hanes内衣已经开始制造口罩,不过和3M, Honeywell不同,他们不会生产N95,而只是普通口罩,想来转换并不会太困难。而一些酒厂将会转产洗手消毒液, 反正主要成分都是酒精。美国人也明白自力更生的道理了。
纽约州今天晚上开始会实行全州范围内“停摆”,非特殊紧急行业都不能上班。州长一直反对市长彻底关闭纽约市,因为关了以后纽约人可能会往新泽西,康州逃跑,反而扩散疫情。我觉得他考虑得很周到。目前纽约的公共交通仍然没有停,但是大家都尽量呆在家里,出门需要保持2米左右的距离。
有趣的是游戏商店GameStop自动把自己划分为“特殊”行业,认为自己对大众疫情期间的精神健康负有重任,坚持开门,并且生意火爆,特别是上周有两个爆款游戏上架,其中包括我女儿爱玩的Animal Crossing。相信很多粉丝会坚决地支持他们继续开门,但是事后很可能和政府有一场官司,中间的确有些灰色地带。
新州也传来好消息,前一段网上求助的新泽西第一例确诊的华裔医生助理James Cai出院了!就是那个网上疯传说医生对他像对动物一样的那个视频。他发病时就住我们镇他母亲这里,所以算新泽西的例子。当时他在社交媒体上到处呼吁要求转到纽约的医院,我就觉得很奇怪,他住的那个医院是我们新泽西最大最好的医院,在全美也是排名靠前的,应该相信医生。而他的确是在使用“人民的希望”后好转的!
朋友的大儿子则在费城宾大医院抗疫最前线,好在他们还有防护衣穿。因为病人太多,他们已经占用了体育馆安置病人, 目前还沒有死亡病例。儿子开始怕母亲担心,一直没有给她说。现在连买食品的时间都没有,叫母亲给他寄些中国泡面去。其实朋友很担心的,给儿子打电话,刚说出:“能不去吗?” 就被儿子威胁挂电话了。所以朋友的担心也只能来给我们吐吐槽。我说你应该为儿子骄傲,当然也要叫他做好防护。
关键时刻知道朋友多的好处了,各种信息源源不断。疫情和对策每天都在瞬息万变,甚至每个小时都在变化。最快的媒体还是电视或者州长的推特等。报纸网站需要编辑往往要慢一点。如果翻译不及时很多中文媒体会有好几天的滞后。而我经常是看着电视马上就用中文记下要点,过后再补充细节。等于是翻译编写一起完成,就是想每天尽快发出最新的信息。所以有时难免有些笔误。
今天看起来阳光明媚,特别想出去走走。女儿也想去买一杯她特别想喝的奶茶,也不知道奶茶店是否开门。我们戴好口罩就出去了,这是我一周以来第一次走出家门,发现气温比想象的冷很多,戴着口罩倒有点保温的效果。
路上行人虽然比平时少了很多,但是三三两两倒也不算太冷清,不少人都戴了口罩。餐馆似乎都开着,但是没有顾客,有临街的玻璃窗上写着大大的几个字:“本店外卖,电话号码xxxx.”到了奶茶店还真开着,门口帖着告示说晚上8点以后只能外卖。里面的顾客也不算少,但是没有人坐下,大家都隔得远远的。拿到她爱喝的草莓奶茶,她不禁感叹:“正常的感觉真棒”。
女儿打小就有3个好闺蜜,都在附近的大学里上学,平时一放假她们就会想方设法地聚在一起,吃吃喝喝,甚至在一起过夜。可是这次回家大家都只能老老实实呆在各自的家里,虽然只隔几条街,她们只能每天用视频聊天,真是迟迟天涯。是的,你得假设每个人都携带着病毒。
这几天我也试着用网上问诊服务,因为前段时间的咳嗽一直没有完全好,药也吃完了。说实话经常怀疑自己就是新冠。但是现在测试点太挤我也不想去。每次问诊5美金,以前预约以后只需十几分钟就有答复,现在要等十几个小时。医生问了我一些问题,轻松地说你的确有可能是新冠啊,但是现在不太像,不建议去做检查,还是老实呆家里隔离吧,情况不对再去医院。
我觉得先用网络问诊过滤一下还是挺好的,极大减轻了医疗挤兑的发生,也减少了交叉感染的几率。很多轻症患者在家隔离,并不是不问不闻,医院,本地卫生部门都会经常通过视频电话查询。我的网络问诊结束以后,第二天医生就打电话来追踪病情。
等过段时间测试站不挤了,我肯定得去做一下,心里有数,不然老等楼上的鞋子掉下来。有时觉得这个病毒可能真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不如早点得了算了。但是女儿和老娘万万不可,如果祷告有用,我真的替她们祷告一下。当然,还有老公……(反正他看不见我把他放到了最后)
不过大家还是要小心谨慎哦,听说加油站的油泵是一个较大的传染源。多人接触的金属表面都是危险的。
周末老想出去山里走走,结果我每天6点多就醒来了,而其他人完全日月颠倒,等全部人马醒来太阳都要落坡了,老是失望。对于不上班不上学的人来说,停摆的日子更为随心所欲,包括自己的作息时间。因为生活里已经完全没有一条纪律约束自己了,终于堕入懒散的局面。不过明天开始女儿也要上网课了,日子应该正常起来。
其实那也不过是不正常里的“正常”。真的正常是我们可以去看一场电影,可以去热闹的商场里买件毛衣,她可以和朋友相约去一个party。所谓的正常居然是我们最渴望的状态,而这一天似乎遥遥无期,任何人都不敢轻易判断它的到来。那些被我们摒弃的无奇的正常,就是这样远远地嘲笑着在惊涛骇浪中挣扎的我们。
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1,24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