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晶:武汉封城日记(3月25日)

Share on Google+

3月25日

一线医护人员的补助究竟该给谁?给多少?这似乎成了一个难解之题。又有一个医院发放补贴的方式引来了关注。

3月3日,山东济宁市兖州区铁路医院发布了《疫情防控一线医务人员名单》,其中一类一档有139人,每人每天补助300元,一类二档有56人,每人每天补助200元。结果有三位业务干部在两档里重复出现。有医护人员提出了质疑,原来这三位业务干部并不带头进隔离区,领补助的时候却是全勤且领双份。

医护人员提了意见,结果该医院调整了名单,新的名单里只有19人,那几个业务干部倒是不在名单里了,不过医院将一线人员的标准定为只有直接接触确诊病例的人。

医院发放补贴的名单受到质疑,医院的领导恨透了这些指出问题的人,于是就采用了“我拿不到补贴,你也别想拿到”的报复心态来制定新的标准。这些医护人员在一线工作的时候不会料想到如今的处境吧。

面对不公,有人提出不满时,他们却常常受到惩罚。掌握权力的人总是不习惯去解决问题,而是把指出问题的人当作问题处理。为不公发声的人是勇者,应该受到赞扬,惩罚发声者不能掩盖问题的存在。

疫情带来的次生灾难有很多,还有很多人受到不公的对待。他们的声音应该被听到,而不是被压制。他们如果还在承受不公,疫情就没有真正结束

昨天的晚餐是红烧鸡翅根加稀饭。

晚上八点多,外面的马路上竟然有人在走,路上的人边走边唱,他更像是在用自己的节奏在喊着“啊”“哦”,还有人同样用无内容的节奏回应他。

今天早上是阴天,十一点多下起了雨,下午天又放晴了。外面工地上的工人更多了一些,今天有二三十个人。

大概一周前,我右边口腔内部出现溃疡,我想着等几天让它自愈,没想到这两天左边也开始有溃疡。昨晚就在叮当快药下单买了冰硼散。早上十点左右,我下楼取药。

小区门外有人拿着一种草在分发,大家把它当作珍贵物品对待。我羡慕那些在外面的人,就问门口的社区工作人员:“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呀?”他说:“现在有复工证明才能出,现在主要是为了复工。”

前两天没有下楼,今天我就在院子里散会儿步。那个放戏曲的男人今天没有戴口罩,他手里拿着一瓶小酒,时不时地喝一口。从他身边走过,就闻到一股很大的酒味。我不是很懂戏曲,但他放的戏曲听起来有点凄凉。

一边喝酒一边听戏曲的居民

我路过物业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也拿着被人当作珍贵物品的草,我就问她这是什么草,她说:“这是地菜花,用来煮鸡蛋的。”我好奇地问:“这是什么习俗吗?”她回答说:“明天是三月三”,好像大家都知道三月三要吃地菜花煮鸡蛋。

拿着地菜花的居民

我查了一下,地菜花就是荠菜,我倒是吃过荠菜猪肉馅的饺子。农历三月份的地菜花已经长老了,不适合直接吃,人们就用它来煮鸡蛋。所有的风俗习惯都会一个民间传说,据说华佗在湖北沔阳用地菜花煮鸡蛋治好了一个老人头痛发晕的毛病。像很多地区风俗起源一样,这个起源也不知真假,很多人也未必知道这个起源,只是坚持着一种习俗。

在这特殊的时期,人们也还继续坚持着习俗,我不由得有些感动。

突然,有个遛狗的女人和清洁工吵起来了,听起来大概跟狗到处拉屎有关。她们吵了一会儿,女人大喊着狗的名字就上楼了。

环卫工还是每天来小区里消毒,今天他们的防护服是新的,看来武汉的物资应该不紧缺了。清洁工跟开车的环卫工聊了起来,说:“你们挺辛苦的。”环卫工说:“是呀,有个人爬楼爬不上去,都得用上手。”他边说边用自己的手比划着。清洁工叹息道:“说句不中听的话,你们属于贱命”,环卫工没有任何反驳,我想他也是认同的。

小区里消毒的环卫工

没有人应该是贱命,可是社会就是将人分为三六九等。不知道是否有人从阶级的视角对防控措施和这次疫情中逝去的人群进行分析。病毒本身没有歧视,可是社会存在歧视,歧视会通过防控措施的制定和执行影响病毒的传播,以及感染患者的就医。

我本来只是下楼取个快递,结果在院子里呆了半个多小时。两天没出门而已,我就对室外有点贪恋,不知道那些两个月没有出门的人再次到外面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心境。

来源:Matters

阅读次数:2,72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