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蓝蓝:全球共炎凉,一件婚纱都牵涉了世界大局(3/23)

Share on Google+

3月23日,第20天,小雪

今天白宫新闻发布会改到了下午6点才开始,感觉很有“新闻联播”的味道了,内容也比较沉闷。今天川普感觉已经很疲惫了,说话都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寄予了很大希望的疟疾药物羟氯喹明天(24号)上午开始在纽约试用。川普号称如果真有用的话那是上帝的礼物,很可能扭转疫情形势。
还有就是关于禁止防护用品,医疗用品乱涨价的法案启用,后续会有非常详细的单子。上周全美做了20多万测试,自我测试套装下周会开始,所以不是紧急情况这周不要挤到医院去测试,自我测试将大大降低人工成本和交叉感染。另外及时改变了法律,使外科呼吸机可以很容易改为适用新冠病人的呼吸机。
很快开工的4座医院都在纽约市周围,两个是在会展中心,2个是在大学。大学宿舍可以给外援人员提供住宿,外面则搭建帐篷,是真正的野战医院。州长昨天亲自在曼哈顿的詹维斯会展中心督察。他是按1918年的流感规模来准备的,所以他说需要10万张床,算是未雨绸缪。目前要求正常的医院要扩展一半,再加上这4所临时医院就基本可以达到目标了。
州长也在考虑把曼哈顿的部分街道禁止车辆通行,腾出空间给行人,这样才能真正做到有效的社交距离。
纽约州长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纽约现在每天检测量超过16000例,确诊率是28%。此次疫情让州长库莫频频在全国电视节目里露脸而成为政治明星,一句“所有的责任都由我来抗”让民众感动,而雷厉风行的作风使各方政党大佬都赞赏有加,甚至包括多个反对党。
我曾经在2周前的文章里(生活在美国疫情区,囤积紧急物资有哪些讲究?)提到美国众多末日求生者(preppers),这次疫情让他们得意非凡,“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了!” 他们接受各种主流媒体采访,在社交媒体上大放异彩,教授各种求生技能而大出风头。那些平时耻笑他们神经过敏的人这会只得老老实实地向他们请教。很多紧急物资店销售额超过正常情况下半年的总和。
有人炫耀自己的房子有太阳能,有水井,有化粪池,完全自给自足,可以三五年不出门。很多人骄傲把自己储藏的物资亮出来,实在是让人目瞪口呆,有的人从2014年就开始储存食品,花了上万美金,有人号称自己的食品能供应25年,还有人甚至养了7只下蛋鸡!
像这样疯狂的囤积实在没有必要,但是平时一点都不储备更糟糕。有了基础物资无疑会让你安心很多,比如我平时也比较喜欢买这类东西,这让我心理上有安慰感。这次疫情肯定会改变很多人的想法,会更加注意基本紧急物资的储备,以防万一,天灾人祸,谁都难料。
还读到一个离奇的新闻,有对老夫妻听见总统提到羟氯喹对新冠有效果,就想起自家清洗鱼缸的玩意儿里就标的是羟氯喹,于是两个人自作主张兑水喝下去以预防新冠。半个小时以后两个人都被送进医院,最后男的死了。按理说给人用的羟氯喹都一定要遵医嘱,何况这是清洗鱼缸的清洗剂!可以想象配方完全不同。愚昧的人真是到处可见。
自己虽然每天在家上班,但是还是坚持化妆,坚持平时的状态。现在工作真的反而是精神上的一种放松和转移。每天都在视频里看见同事,开开玩笑,忙忙碌碌,一天就很快过去了。今天的工作主要是在准备面试设计师。目前三个候选人都是中国留学生,真的不是我故意只挑中国人,而是中国人学界面设计的人本来就非常多,素质也的确高一筹。当然我自己可能还是有点偏心眼。反正老板没有意见就好了。而且亚裔本来也是少数民族,也算政治正确吧。
女儿今天也是第一天上网课,是计算机专业的创业课,也是唯一不用编程的课。她说躺着上课的感觉太好了!我说你不用开摄像头吗?她说有50几个人上课不用。现在学校把很多门课的评分标准改成了及格/不及格,这样不会因为这个学期的成绩而影响四年的平均分。学校还是很为学生着想的。普林斯顿校园里仍然留有几百个特殊情况的学生(参看我以前的文章),但是这些学生严禁串门,每日三餐统一到一个餐馆里去领盒饭回去吃,也都处于自我隔离状态。目前还没有发现学生感染的。
老公今天也终于把洗碗机修好了。上周五就发现漏水,只好停用。上网买了零件今天送到,幸好快递什么都还正常,不然真的要抓狂。幸好老公的动手能力强,不然这种时候请人来家里修东西肯定要收几百美金。
今天中午居然还下了点雪,阴森森的。我打了伞戴了口罩去隔壁中餐馆把捐的一小盒口罩送去,还有读者托我捐的款,今天是最后一天了。餐馆没有开门,只有老板娘在,是她组织了这次本镇的募捐活动,我看见餐桌上堆了不少的口罩了。最后两个人都感叹,希望疫情早点结束。
回来的路上看见以前常去的点心店,里面却没有一个顾客。我们一直是她家常客,老公甚至还主动帮忙给她修过几次冰箱自行车。我想这种时候应该帮帮她吧,就进去买了些甜点,特别是老二爱吃的品种。我真没想到他们居然还开着店,这种时候还有甜点吃好像是一种奢侈的行为。果然老二一看见就欢呼雀跃。
晚上和大女儿通电话,她在洛杉矶也是一个星期都没出门了。她1月时试了几十件定下的婚纱,应该5月交货。2周后武汉爆发疫情,让我们一直都特别担心中国的疫情会影响她婚纱的制作(美国婚纱几乎全部是中国生产的)。还好最近婚纱店已经给她打过电话了,保证婚纱一定可以准时交货,也幸好我们准备得早。她的婚礼是今年8月底,她已经精心策划了一年半。但愿那时疫情消散,不误婚事。真是全球共炎凉,连一件婚纱都牵涉了世界大局。
我又催她不要忘记给我的新书“纽约地铁”画封面的事。她说最近领养一只猫以后日子有点乱七八糟,没有什么进展。我说4月之前一定得弄出来了。
邮箱里有一封信是一个伊朗女艺术家群发的,大意是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这是一个特别艰难的时期。在纽约市,由于所有企业,剧院,美术馆,博物馆和集市都关闭了,街头的寂静令人难以置信,提醒人们和病毒的抗争日趋激烈。对她来说,这尤其奇怪,因为波斯新年(诺鲁兹)刚刚发生。通常这是一个团聚和庆祝的时刻,而此刻大家正在练习社交疏离和学会独处。
坏消息里我们总需要一些好消息。各种因素的推波助澜让美国油价大幅下跌,多个加油站甚至看见了0.99一加伦的超低价,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这是很多美国人一辈子都没见过的低价。上一次我看见0.99的价钱还是刚来美国的时候-1993年。大部分地区平均已经跌了35美分,为20年最低。专家说还会继续跌,不要急着去加油。可惜因为疫情,大部分人并不能享受这个好处。新泽西州已经准备要限制每辆车每天不能行驶超过50英里。超低油价也是双刃剑,消费者很开心,而有的行业叫苦连天。
另外据说纽约市感染的病人里华人非常非常少,大部分人是犹太人。我想并不是华人的免疫力更强,而是我们早就关注了武汉的疫情,获得了大量的信息,很早就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了。另外大部分华人也没有每周去教堂的习惯,见面也不拥抱亲吻(优良传统不能改),一月以后大家就开始减少了去餐馆聚会吃饭,取消了各种社团活动。目前我朋友圈里还没有听说任何一个华人感染的,连朋友的朋都没有听说,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吧。看来我们老老实实躲在家里是可以躲过一劫的。
推荐一下Facebook的大牛在业余时间做的网站。http://COVID-19.direct。跟一亩三分地相比,这个多了测试数量和医院床位。
”现在关注的数字是重症患者的数量与全国需要护理他们的综合医院和ICU床位的数量之比。如果第二个数字能在病毒高峰期与第一个数字相匹配,我们就没事了。如果不能,我们将在大流行的基础上迎来大混乱。” 目前来看空间还是比较大的,但是地区间会非常不平衡,纽约势必处在暴风雨的中心,不知道风眼是否会从中间正面扫过。
今天读到在钻石公主号上人员清空的情况下,17天以后仍然能在多个表面找到新冠病毒,所以想彻底消灭几乎是不可能了,除非天热了真的自己消失了。我们真的要做好和新冠长期斗争的准备。
按州长的说法,现在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我们该做的做了,剩下的就交给上帝了。
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1,14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