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共识

Share on Google+

缘起

写完《封城不是难堪日,疫后方为大问题》之后,原本就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了。我只想尽快翻篇,回到过去的日子去。受苦受难的湖北武汉人,也好不容易才迎来阳光灿烂,更不想坏了他们的心情。

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

连续三天,至少有三家自媒体出现了这样的标题:

抱歉!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来着?

何况这个标题也太吓人了,好像谁不站在方方一边谁就“不是人”似的,这哪儿成啊?

我相信,原作者也没这个意思。

标题党,不是这样做的。

强行栽到我头上,就更不能不澄清。

没奈何,也只好说说方方日记。

日记

方方的日记该不该出海外版,支持的、反对的和认为可以理解的,其实都已经表达得很充分了,我没有什么新鲜见解。只想说,我愿意善意地相信,对立双方的绝大多数是真诚而善良的。喜欢的是真喜欢,反感的是真反感,没什么人带节奏,也带不了。这么多人卷了进来,背后必有深刻的社会和文化原因。单凭主观愿望就能造这么大的势,做这么大的局,这人只怕还没有生出来。

不过事已至此,解决问题的办法恐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将各种意见,包括支持的、反对的和认为可以理解的,更包括方方自己的答辩结集出版,让世界听到不同的声音。

中文版的书名,我没想好。

德文版,可以叫做:

Kritik  der  Fangfang  Tagebuch

方方日记批判

为什么是德文呢?

因为德文的Kritik(批判)本意是一般研究。这里说的“一般”不是“不怎么样”的意思,一般研究也不意味着批判的对象是坏东西,比如康德的:

Kritik  der  Urteilskraft

判断力批判

判断力,无所谓好坏吧?

方方日记,当然也可以见仁见智。

大家都出外文版,也很公平。

至于出版经费,我是没有的,哪位愿意赞助?

问题

其实,远比方方日记值得关注的,是《环球时报》最近的社评

官方媒体说话谨慎,用了“或有”的说法。

其实,哪里只是或有?是肯定有,还很大。

比如:

新冠肺炎引发的危机很可能刚刚开个头

疫情看来不会很快结束

一些与人类密切接触的动物正在成为病毒的新宿主

新冠病毒很可能会对人类社会反复冲击

也就是说,弄不好这是个持久战

还有:

 

全球经济衰退已成定局

世界经济格局前所未有动荡

中国复工复产的条件出现紊乱

也就是说,弄不好正常生活都成问题

当然,如果弄不好。

我是希望弄得好的。

至于国际政治风险,就不说了。

清楚了吧?这事更值得关注吧?

怕不怕由你,反正我是怕了。

因此我想说:

翻船并非绝无可能。

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船翻了对谁都没有好处,除非你有直升机,甚至得有太空船,因为全人类也都在同一条船上。

还是同舟共济为好

所以,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共识

共识

关于共识,社评的说法是:

真实团结,塑造共识

这当然是对的,只是有点难。

网上吵成一片,对立倒很真实,共识怎样才能也真实呢?

那就提点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新冠病毒是全人类的共同敌人

大敌当前,需要齐心协力,至少也不能制造矛盾。

因此,制造族群对立和挑动斗争的行为都不可取。

当然,塑造共识不等于和稀泥,对于“中国病毒”和“武汉肺炎”之类的说法就必须坚决反对。

疫后的主要问题是国民经济的复苏和心理伤痛的抚平。

因此,这次危机所表现出来的公众大的不满一个都不能忽视(这话是照抄《环球时报》的,就不解释了)。

共克时艰不能平均分摊。

困难有大小,能力也有大小。困难小能力大的要多让点利,国有企业和大型企业要帮助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活下去。大部分企业能活下去,外来务工人员才能活下去,社会也才安定团结。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人员。

比如:外交相信崔天凯,抗疫相信张文宏。

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是:

达成共识,并不等于观点一致。

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大家都都能自由言说,也是共识。

各说各话,总比互骂脑残好。

就说这些吧!

诸位赞成吗?

赞成的请举手!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2,24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