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皮:疫情 · 希望之歌 · 重生

Share on Google+

4月12日星期天是复活节。复活节永远在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是生命的季节。在这样的季节里,全世界基督徒携手庆祝耶稣复活,非常美好。

但是这个复活节,是一个疫情之下的复活节。新冠病毒隔离了世界上太多的人。我们无法走出家门,看一看这个万物复苏的春天;人们更不能和朋友一起,庆祝复活节这个美好的节日。

瑞士意大利边界阿尔卑斯山的马特峰空无一人,一束红光打出“留在家中”的字样。

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巴黎,空无一人。

纽约百老汇大道上,一个舞蹈家在独舞。

春天的阳光照在西班牙马德里的广场上一个孤零零的画家。

然而,如果你以为整个世界都如此沉寂,那么你就错了。这个世界上有一些地方,像地狱一样紧张繁忙。

医院的急救室,像地狱一样紧张繁忙。

这是法国的医护人员。

虽然美国的新冠病毒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意大利,意大利仍然被认为是这次新冠疫灾的最重灾区。截至今晚,意大利已有19,899人因新冠去世, 居世界第二。

这是一个意大利人在他母亲的葬礼上。站在他对面的是神父。今天在意大利,人们无法为亲人举行一个正常的葬礼:亲戚朋友不能前来;连葬礼上仅有的至亲的兄弟姐妹,也不敢在最需要拥抱的时候拥抱一下。

然而很多意大利的神父,依然坚持在葬礼上出现,为自己教区的逝者送行。意大利有的神父,甚至坚持到病床前为垂死的基督徒做最后一次祷告。也许因为如此,意大利至少有一百名以上神父被新冠夺取了生命。

这应该是意大利在二战之后最惨伤的春天,最惨伤的复活节。相信即使人们能够安全地走出家门,此时此刻意大利人也不会有心情庆祝复活节。

然而复活节的真正意义并不仅仅是“庆祝”,复活节有着更深远的意义。也许在今天,世界上有更多的人理解了复活节的真正涵义。

意大利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安德烈 ‧ 波切利 (Andrea Bocelli),在复活节的下午,独自走进米兰大教堂,为全世界演唱复活节音乐会。

音乐会的主题是:希望之歌。

诺大的米兰大教堂,只有波切利和为他伴奏的风琴演奏家。

唱过四首歌后,波切利走到教堂外,面对空无一人的广场,唱出今天音乐会的最后一首歌:《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

《奇异恩典》创作于1779年,歌詞為英国诗人及牧师约翰 · 牛顿所填。它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基督教圣詩之一, 每年在全世界大约会被演唱一千万次。

《奇异恩典》的开头是这样的:

奇异恩典,乐声何等甜美

拯救了像我这般无助的人

我曾迷失,如今已被找回

曾经盲目,如今又能看见

相信波切利对“曾经盲目,如今又能看见”这句歌词深有体会。因为他本人是一个盲人。

安德烈 ‧ 波切利 出生于田园风光的意大利托斯坎尼。波切利出生不久即被诊断为青光眼。1970年,波切利12岁时,在一场足球赛中眼睛受伤,导致全盲。

波切利从小喜欢音乐。少年时已在乡镇小有名气。然而波切利大学攻读的是法律,学成后他成为一名律师。但他无法忘却自己挚爱的音乐。1987年,波切利开业一年后放弃了律师行业,开启了音乐生涯。

波切利的音乐生涯光彩夺目。10年间,波切利上升为国际知名的歌唱家。今天,很多人称波切利为世界第四男高音。

同是意大利人的世界第一男高音帕瓦罗蒂,生前对波切利赞赏有加。

波切利多次获得国际大奖。曾在很多最重要的音乐会上演唱。除了独唱,波切利也与很多世界上最好的歌唱家有过非常成功的合作。例如波切利和席琳·狄翁(Celine Dion)的《祈祷》(The Payer), 如果你没有听过这首歌,一定要去搜一下,因为它实在太美了。

这是波切利和他也是歌手的儿子合作。

波切利的歌声有着难以形容的美好。也许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音质,可能更因为他的歌声演绎着的情感和灵魂。席琳·狄翁说:“如果上帝有歌声的话,他的声音一定很像安德烈 · 波切利。“ 著名演员伊丽莎白 · 泰勒在听过波切利的歌唱后说:” 他的美、他的声音、他的内在改造了我的心和我的灵魂。上帝亲吻了这个人。为此我感谢上帝。”

所以,在今天,这个被上帝亲吻过的波切利,来到米兰大教堂,为在疫灾中饱受磨难的意大利和世界,献上一些最美丽的歌。

波切利今天演唱的第一首歌是《天使的面包》(Panis Angelicus)。这首歌的歌词中有这样的句子:

天使的面包:

来自上天的

给人类的面包

啊,多么奇异的赐予

即使最穷的人,

最卑微的人

也将享受主的面包

这是真正的圣歌。这是基督教精神的真正所在。这才是我们在复活节需要懂得的,世界上一切宗教的真谛。

两千年前,在今天的以色列/巴勒斯坦的土地上,一个叫耶稣的年轻人,在一个安息日,来到会堂,打开圣经,大声朗读以赛亚书中的一段:

“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主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主差遣我,宣告被掳的奴隶将得解放,盲人将重见光明,受压迫的人将获自由,恩典時代即将来临。“

耶稣在这个世界上所做的是:给饥饿的人食物,给生病的人救治,为穷人免除债务,给有罪的人宽恕。

耶稣所做的,是《天使的面包》中所唱的,让最穷的人、最卑微的人,也有神圣的面包。

两千年后,在世界很多地方,“天使的面包“,仍然是理想而不是现实。

在世界发达国家饱受疫灾的时候,请不要忘记,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正在更艰险的困境中挣扎。

这是孟加拉因疫灾失去工作的缝纫女工在排队领取救济。

即使在意大利,疫灾带来的经济困难已经开始打击这个国家的低层。这是那不勒斯的一个男人在拿好心人摆出的免费食物。

在美国,黑人、其他少数民族、穷人,正在不成比例地更容易成为新冠病毒的受害者。在路易斯安那州和芝加哥,70%的新冠死者是黑人,而当地黑人占总人口的比例只约是1/3。

美国这个最富有的国家,在疫灾中无法给自己的医护人员足够的口罩和防护服。其他必需行业坚持上班的工人的安全更无保障,就在前不久,纽约公交系统甚至不允许司机戴口罩。

一场全球大瘟疫,让我们看到了真实的世界。让我们每个人懂得,这个世界上远远不是每个人都有不被剥夺的面包,为此我们还要奋斗很多年,甚至好几代。

波切利今天唱的第二首歌是舒伯特的《圣母颂》(Ave Maria)。这首家喻户晓的歌,波切列唱过很多次。也许,这首歌特别适合波切利;或者说,波切利特别适合这首歌。今天,在油管上这首歌之下,一则留言这样说:“我是希腊东正教徒,但我同样被这首直指人心的歌曲和他浸透情感的声音深深地打动。看来,无论我们信奉哪种宗教,所有的人今天都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需要神的救助 …… 愿神帮助所有的人,帮助所有承受苦难和孤独的人,帮助所有正在死亡线上挣扎求生的人。“

今天的世界直播的音乐会开始时,波切利说了这样一段话:

“今天是庆祝生命信仰胜利的一天。今天我很荣幸和喜悦地接受了米兰市和米兰大教堂的音乐会演唱的邀请。我相信共同祈祷的力量。我相信基督教复活节象征的“重生”。不管是否是基督徒,‘重生’ 今天世界上每个人真正需要的。

感谢音乐,现场直播的音乐,汇聚了世界各地数百万紧握的手。让我们共同拥抱地球受伤的、跳动的心脏,共同拥抱意大利引以为骄傲的国际融合。慷慨、勇敢、积极、向上的米兰和整个意大利,将很快重新成为成功的典范和文艺复兴的引擎。今天我们喜悦地见证,此时在大教堂的复活节庆祝,正在唤起人们对生命和重生向往。”

是的,重生。在经历了新冠疫灾的生与死之后,希望我们的世界将重生,而不是返回“新冠前”。

和复活节紧紧相连的是死亡,也是重生。今天,我们正在见证死亡和经历艰难,但我们也正在看见希望,美丽的希望像浓云后射出的阳光,告诉我们重生后的世界的样子。

我们看见全球医护工作者的勇敢和爱。

我们看见普通人向医护人员致以敬意,为他们加油。

意大利人帮助无家可归的新冠病人。

在瘟疫最先袭击的、伤痕累累的武汉,今天,一个人在江边放风筝。

意大利威尼斯的水正变得澄清。

野生山羊悠闲地穿过威尔士街道。

香港动物园两只共同生活了13年的熊猫,在动物园因为疫情关闭后,头一次互相亲近,然后头一次做爱。

在泰国,医护人员给新生儿带上面罩,以防新冠病毒感染。这些全新的生命,将在疫灾后的世界上茁壮地生长,他们就是我们这个世界的重生。

在今天这个至暗时刻,请相信世界会重生。让我们希望世界上病毒会退却,邪恶会消减。让我们希望重生的世界将是更好的世界。

让我们用艰难清洗自己的心灵,让我们把自己变成更好的人。让我们学会珍爱自己的亲人,帮助自己的邻人;给弱者以同情,给不相识的人以公正;让我们善待所有的人类,也给人类之外的生物一席生存之地;当我们离开世界的时候,给我们的子孙一个更好的地球。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75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