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小人物系列】罗晓阳

Share on Google+

那天,接到调度室的电话,说粗苯车间的蒸汽流量表坏了,粗苯车间是我负责维护的地方,所以,放下电话我就直奔了现场。让人意外的是,平日里坐在操作室的唐齐中不在,换了一个新面孔,他自我介绍叫罗晓阳。

原来,那天是罗晓阳第一天上班。在此之前,他在湖北神农架当一名通讯兵。按照政策,复原后,便被安排进了公司。当然,条件是他的父亲必须提前退休。这在国有企业,是一种常态。

大概是年龄相仿的缘故,罗晓阳很喜欢找我聊天。每次巡检结束,他都会留我坐一会,听他讲部队的经历。如果仅仅只是普通的部队,倒也罢了,然而,罗晓阳所在的部队很是特殊。
他说,他至今也不知道部队所在的具体位置,只知道,大约位于神农架腹地的深山老林。

我说,部队驻扎在神农架里面干嘛?那里面不是有野人吗?

屁,有个鬼野人,都是当地旅游部门为吸引游客胡编的。

我说,那我被骗了二十年了。因为我小学时候,就听说神农架有野人,我还准备以后有钱了,自费去找野人。

罗晓阳点了根香烟,悠悠地说,其实,里面只有我们的部队,具体是什么部队?我离开部队的时候,签了保密协议,不能说。

说到这里,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想继续追问里面的实际情况,罗晓阳却立刻转换了话题,说起了和某个兄弟部队接线员小姐姐的聊天趣事。原来,作为通信兵,罗晓阳无聊的时候,会偷偷拨通某几个兄弟部队的电话线,然后和对方女通信兵聊天。当然,这是纪律不允许的,只能偷偷干。印象里,他对其中一个四川女兵的声音特别着迷,时间长了,也就成为了知己。无论是家庭生活还是部队生活,无论是战友之间的趣事,还是家人之间的琐事,一旦聊起来,总能聊很久很久。遗憾的是,没过多久,女兵就复原回家了。从此,也就失去了联系。

我表示不信,说,你们难道没有相互留电话号码吗?罗晓阳说,我觉得不留是对的,距离这么远,一个湖南,一个四川,就算大家都有那个意思,也不大可能在一起,所以,还不如不要开始为好。

罗晓阳身高1米8,浓眉大眼,体型壮硕,说实话,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帅哥类型。所以,他每天都会和不同的女网友聊短信。是的,当年还没有微信,所以,在QQ上认识的女孩子,线下就只能聊手机短信。

有一次,罗晓阳掏出一台最新款的“三星”手机,说,你猜这个多少钱?

我当然知道这是最新款,价值三千多,故作惊讶,说,你发财了啊,买这么贵的手机?
他说,这是玉姐送的。

我问,哪个玉姐?

他说,芦淞服装市场卖衣服的女老板,身价应该有上千万。

我吓了一跳,说,是女富婆呀?你小心点,别让人家老公抓住把你的腿打瘸。

他不以为然,说,人家是单身好吧?

我说,那应该也比你大许多,你才22岁呢!

玩玩而已,又不来真的,计较那么多干嘛?罗晓阳一脸的不屑,仿佛我是天外来客,没有见过世面一般。

事实上,罗晓阳的月工资只有六百多块,在当年,虽不算低,但也不算高。但自从认识玉姐,罗晓阳的生活有了质的变化。不但穿衣服的档次提高了数倍,吃饭、打的,样样豪气了起来。我想,如果玉姐只是为了填补离婚后空虚寂寞的心,倒也罢了,万一来真的,要罗晓阳娶她,那可就尴尬了。

然而,我的担心纯属多余。大约过了半年,罗晓阳就告诉我,他和玉姐分手了。原因是,玉姐腻烦了,想换一个新人。为此,还给了罗晓阳一万元分手费。有了这笔巨款,罗晓阳很大方的请我吃了一次“徐记”海鲜。那是我第一次吃“徐记”海鲜,将近两千元的账单,看得我目瞪口呆。

当然,罗晓阳不可能永远这么游戏人生。大约三十岁的时候,罗晓阳终于还是结婚了。结婚对象是某著名小学的语文老师,然而,长得很一般,完全不符合罗晓阳平时交往女网友的品位。罗晓阳却自有他的道理,说,找老婆,就应该找长得一般的,太漂亮的,你看得住吗?我想,这倒还真有一定道理。但我估计,罗晓阳之前给很多人戴了绿帽,所以,十分害怕悲剧在自己身上重演。

人生往往充满了各种意想不到。那天,接到罗晓阳进医院电话的时候,我正在麻将馆打麻将。电话那头,罗晓阳告诉我,他骑摩托车被汽车撞了,要我赶紧来医院看他。我当即出门拦了一辆的士,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医院。走进病房的那一刻,惊呆了,罗晓阳伤得比我想象中要严重得多,四肢全部被白色绷带包裹,脸上打了好几个“补丁”。罗晓阳告诉我,他是去和女网友约会的路上,被一辆白色小轿车撞的,然而,由于那个地段既没有行人也没有监控,所以,那辆小轿车还没等罗晓阳看清楚牌照,就已经溜之大吉。所以,这次住院的费用只能自己承担。

我说,你也真是活该,都已经结婚了,还去见什么网友?

他说,人不风流枉少年,我可不像你,榆木脑袋一个。

我说,我还是留着这条命多活几年。

罗晓阳出院的那天,他的老婆郭老师并没有来接他。相反,还给他寄来了一份离婚协议。原来,罗晓阳车祸那天,跟郭老师谎称是去公司加班。按照劳动法规定,公司加班路上出车祸,公司应该要承担大部分的医药费,并赔偿一定的损失。所以,趁着罗晓阳在医院躺着,郭老师一个人跑到公司人力资源部进行了交涉。交涉的结果,当然是没有什么加班之类的事情。郭老师倒也沉得住气,回到医院,偷偷拿了罗晓阳的手机,查看了里面的微信记录。平常,手脚正常的时候,罗晓阳会及时删除里面的暧昧短信。但现在全身捆得像个粽子,短信自然一直都还在。真相大白之时,也就是郭老师要求离婚之日。这一次,罗晓阳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最后,当然只能是我去接罗晓阳出院。只是,他似乎并没有吸取教训,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他又拿出了手机,展开了新一轮的好友搜索。对了,现在的罗晓阳已经不再用QQ加好友,而是用当下最火的男女社交软件——陌陌。我想,罗晓阳这一辈子恐怕都只能和那些陌生女孩共度余生了吧?

2020年4月16日于株洲家中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6,24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