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新年初一,请来朝觐洛格夏热!”

Share on Google+

图说:布达拉宫圣观音殿供奉的观世音菩萨像,正中的洛格夏热圣像为布达拉宫的灵魂。(唯色翻拍自画册)

因武汉肺炎疫情的蔓延及威胁,藏地所有寺院于一月底关门,通告称“暂停对外开放,具体开放时间另行通知”。而藏历2147年铁鼠新年是2月24日,往常依传统将有无数信众涌入寺院朝拜,但遇此变,各处空寂。为告慰信众,各寺院僧侣纷纷用手机拍摄圣殿、圣像,通过微信、抖音等传播开来,以这样的方式让信众得以朝觐,这样的随机应变值得赞扬。

我对这些视频的印象深刻:藏历新年前夕及初一早晨,大昭寺最重要的觉康(释迦牟尼佛殿)供奉的觉沃佛(佛陀等身像)焕然一新,在传统供品的环绕下分外慈祥;尤其是,在布达拉宫帕巴拉康(圣观音殿)供奉的一组观世音菩萨立像,正中的洛格夏热圣像是布达拉宫的魂系所在,一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僧侣边拍视频边低声地说:“新年初一,请来朝觐布达拉宫神圣的洛格夏热啊。”视频虽短,却如在现场,令人感动。

我特意阅读了有关洛格夏热圣像的相关资料。这尊立像高不足1米,宽10厘米左右,据记载:“天然成形檀香木阿雅洛格夏热之像”系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时期,赞普委派的一位比丘化身的修行者,在印度与尼泊尔交界的森林中,发现一棵白旃檀树神树光芒四射,比丘从树芯处“缓徐割之”,见其内有四尊天然生成之佛像,于是恭请回去。其中一尊正是洛格夏热圣像,被迎至拉萨供奉于布达拉宫,为赞普松赞干布的本尊像。

《五世达赖喇嘛传》(中译本译者陈庆英等)中的相关记载写得清晰而具深意:

“四大天然佛像之一、法王松赞干布的本尊神像——圣者洛格夏拉像从法王松赞干布时代起,直到杰日拉巴、蔡巴万户长、第悉帕木竹巴、吉雪萨丹扎西饶丹以前,一直供奉在布达拉山上。但是,第巴在取得战争胜利之时,曾经将此像迎请到了扎噶庄园中,遂致缘起错乱,结果第巴失去了吉麦的诸多宗谿。第巴阿贝为了搬请援兵,将洛格夏拉像献给了土默特蒙古的色钦台吉,台吉把它带到了青海,结果在那里连年发生战乱,使土默特蒙古的首领离散失所。不久以后,这尊佛像又被迎请到了喀木的东科尔寺,该地区又发生地震,使许多寺院和村庄遭受了破坏。总而言之,这尊佛像所到之处不得安宁,其原因在于莲花生大士的一则授记中所言:‘一尊西藏佛像流散到边地,到处都将遭到破坏’。结果预言实现了。那个时期,尽管前后有不少善于思考的人都希望祈愿洛格夏拉像能够重返西藏,并想立即前去迎请。可是,真正能做出努力的人却很难见到。那位名叫达勒贡吉嘉莫的王妃以其超乎寻常的贵夫人的睿智和做为,使用巧妙的计谋和高尚的努力,从东科尔温布的手中取得此像,并派曼殊室利曲杰送来,正好赶在(为修建布达拉宫而)举行净地仪轨之际送到,正是不谋而合,天赐机缘,吉祥圆满。藏历四月初一……从大昭寺迎请洛格夏拉像启程时,曲科林扎仓的僧人和木鹿寺四部的僧人夹道迎送。拉萨四乡的男女老少盛装打扮,僧俗人等各持伞盖、法幢、旗幡、花束、神馐、熏香、各种乐器等供品,以我和固始汗福田施主二人为首,带领大队蒙藏骑兵随后护送,将这尊殊胜无比的如意宝——世自在观音像又重新送回到藏地民众的福田的中心。”

如今我们有幸去布达拉宫朝觐到的,在洛格夏热圣像的左边,是七世达赖喇嘛时期仿制的檀香木质洛格夏热等身像,右边是八世达赖喇嘛时期仿制的合金质洛格夏热像。供奉圣像的帕巴拉康于公元七世纪赞普松赞干布时修筑,为布达拉宫的主供殿和心脏部位,在其下方是法王禅定洞,正是赞普松赞干布建布达拉宫以后留存下来的两个佛殿,而其他建筑,皆为五世达赖喇嘛及之后的摄政第司桑杰嘉措用了整整五十年建成。

2020/4/14

来源:RFA

阅读次数:1,16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