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风祥:任志强“求仁得仁”,抓“后台”将有好戏

Share on Google+

调查任志强的公告,终于“犹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始出来”,由北京市西城区纪检委于四月8号发布,听说是市委书记蔡奇下令,背后拍板人不言而喻。大家注意到两个信号:一是略去了“同志”二字,预示任党籍不保,显然跟前几天说“不会开除”南辕北辙;二是提到“违纪违法”,说明很可能要“移送法办”,追究“刑责”。看来,志强兄恐难免牢狱之灾。目前尚不知刑期长短,会不会如传闻所说“不低于十五年”?

中共北京市纪委网站发布的调查任志强的消息

显然,事态发展说明,前几天的乐观传言,未能成真,而悲观预测获证实。究竟是老任的所谓“传话”不实?大炮自己受骗上当?还是有司故意放风试探?已无关宏旨。接下来,我们局外人能做的,就是根据最新进展,继续追踪未来的可能走向。

一,义无反顾起而推墙,有助唤醒我辈犬儒

前几年,老关有幸聆听过大炮的两次演讲,对他发言的雄辩性印象深刻。尤其在结尾,大声呼唤“这个体制烂透了”,我们应该“站起来推倒面前那堵(专制)高墙”,其胆魄令我折服。估计多数听众,对他说的道理都心领神会,但缺少他的勇气和决心。有人说,他仗着红二代身份,有高层保护伞,所以放言无忌。也有人讽刺他,放着好日子不过,太岁头上动土,自找倒霉,不值得。种种无聊言论显示,国人的“犬儒精神”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程度。

对比任志强,我经常觉惭愧难当,恨自己只敢转弯抹角发牢骚,极少公开抗议。只有八九六四那几天,参加过一次声援学生的游行,不是出头露面,只是随大流而已,所以稀里糊涂躲过后来的清查。此后装傻充愣,夹着尾巴做人。老婆孩子给我的压力很大,他们提心吊胆,怕我管不住嘴巴,会给儿孙添麻烦。老祖“株连九族” 的传统,如今被党国发挥得淋漓至尽,对他们“维稳”用处很大。

以任志强的聪明才智,岂会不知那篇宏文的风险?上次反驳“党媒姓党”那点破事,居然让官媒兴师动众,最后,在实权派庇护下,侥幸从轻发落。这次可不同,直指皇帝新衣,触怒当今神经,最多算“人身攻击”。重提“四人帮”,暗示“一举粉碎”,呼唤二次改开,无异鼓动“造反”。正因共鸣广泛,引发党内外巨大反响,更让当局芒刺在背。所以,经过一个多月斟酌权衡,最后决定严惩。

再看大炮的年龄阅历,已知天命,不大会义气用事,仅凭一时冲动而冒险。对照他多次发言,应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如因文章的震撼效应而触发良性改革,应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结果。反之,若因不幸而招致牢狱之灾,甚至杀身之祸,那也就求仁得仁了。这不仅让我想起戊戌变法六君子之一的谭嗣同。据说,他预先获知情报,本可像康梁一样出逃,流亡日本,但他拒绝,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被捕入狱后,留下脍炙人口的绝命诗“望门投宿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最后与其他变法五君子,在菜市口从容就义。这是何等的勇气!

当然,对于敢不敢冒险?该不该牺牲?有没有价值?等等,见仁见智,都是个人选择。我也无意褒奖谭嗣高风亮节,贬低康梁贪生怕死,只是想说,推墙这事,毕竟属于革命行为,总得有人挑头冒险。如果大家都见风使舵,坐等别人带头,只有等高墙既倒,绝无风险之后,才跟随大流“咸与维新”,那么,就算那堵墙摇摇欲坠,还真不易倒。党国蜕变到今天,不但改革止步,反而倒行逆施,把近四十年的成果毁于一旦,对于当局的腐朽低能及愚蠢蛮干,多数明白人都有切肤之痛,说 “刚吃了几天饱饭,就开始瞎得瑟”。可它就是我行我素,谁也奈何不得。这种不死不活,靠惯性往下出溜的奇葩国情,当然原因很多,但也是咱国人盛行“犬儒主义”与“看客心态”的恶果之一。

二,重判大炮仅是开头 扩大整肃恐难避免

西城区纪监委的“双规”辞令,说任“严重违纪违法”,从而埋下进一步法办的伏笔。坊间的说法更悬,说任案已被列为“颠覆政权”的“国安大案”,更有《光明网》刊文,把任的言行上纲为“反动势力”。为考虑到任出事之后,有知名企业家和“五老”等人的上书传言,那么对该案的追查,估计会扩大到任的朋友圈,微信圈,家属故旧和上下级等等。就像文革“一打三反”和众多专案一样,不抓出一大串“同案犯”,唯恐不能“杀一儆百”。

回顾党史,历次“严打”“整肃”,往往跟内外局势有关。当局如果压力不大,往往会对“敌人”展现一点怀柔,甚至摆出统战笑脸。反之,若形势严峻,反而会痛下杀手,加大镇压力度。比方五十年代“镇反”,跟朝鲜战争有关; 文革“一打三反”,则跟中苏交恶有关。同理,上次轻放任志强,固然有王岐山因素,也有局势相对稳定的因素。如今局势丕变,内政外交接连受挫,高层已没有2016年那么淡定。如果中外脱钩,重回毛的孤立外交(打倒一切帝修反),那么,“攘外必先安内”的老套,将故态复萌,封杀异议声音,清理打压反对派,更会顺理成章,理直气壮。

毛周时代,党国自信度较高,公检法抓人办案,多少顾及一点司法程序,起码做足表面文章。近几年,虽然官媒高唱“自信”,其实毫无自信,所以,镇压行动也不那么理直气壮,反而猥猥琐琐,偷偷摸摸。比方这次抓捕调查任志强,就多次放出矛盾信息。说市委书记蔡奇“应付差事”,能对中央“交代过去”就行。言外之意,任志强可能轻判。也许当局顾忌,毕竟任志强家庭背景特殊,要是平民公知或维权律师,比方高智晟、许志永等,说抓便抓,要判就判,不用遮掩。就算秘密关押,人间蒸发,也没顾虑。显然,同样罪名,处理手段有明显区别。

当然,如果形势骤变,就可能改变异议人士的命运。记得流亡作家余杰说过,国保曾经威胁他说,一旦出现非常时期,“立刻把你们这几百个异议人士拉出去活埋,看谁还敢闹事?” 大家都记得徐明和彭明的案例,两人都在即将刑满出狱的时候,稀里糊涂离奇死亡。联想至此,不由为志强兄捏把冷汗。只要任的案子从纪委转到公检法,随后判刑,那么,不管刑期长短, 他能否活着出来,会成疑问。

三,权威递减不可逆转 各方博弈后果难料

说了对任志强命运的担忧,接着还要说说可能的转机。就算当局杀鸡儆猴,一时得逞,把任志强办成铁案,也不代表他永无出头之日。 高层“严惩”任志强的决心,表面气势凶猛,其实内心虚弱。就算“顺藤摸瓜”,清洗若干任的“同伙”,也无法阻挡总体颓势,反而有可能激起更大反弹。

老关不否认,残酷镇压会收到某种震慑效果,但我更坚信“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只要引发抗争的社会弊病不除,社会良知就不会销声匿迹,各种反抗浪潮还会层出不穷。目前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权威递降,人心已散,政见分歧,维稳投入的边际效用迅速降低。走投无路之际,高层总会发生意见争执和政策摇摆,甚至导致内部分裂与政治转向。类似事变已经多次发生,没有理由相信今后不会重复。

昨天上午又有京城耳语,说从上周五开始,不少前朝元老的警卫人员突然换岗,让“一举粉碎”更加困难。无奈之下,今上不得不接受胡的提议,同意退居二线“休息,学习”,由李、王主政,江、曾、温等大佬均表同意,目前双方正在协商中,云云。消息来源是什么“新高地官推官网”,还说“内部消息,莫问出处,仅供参考”。

学生问我怎么看?我说,消息属实与否,我们无从猜测,只能静待事态发展慢慢证实。就算是“谣言”(遥遥领先的预言?),也说明一个规律,就是我说的“权威递降律”之下,再难出现“一举粉碎”的戏剧效果。同时说明,老人政治并未绝迹,还在继续发酵。既然最高权力是老人帮给的,如果政绩太糟,威胁到大家利益,老人帮当然有办法(同时也有“合法性”)郑重收回原来授权。如果他们不这么干,反倒背负“不负责任”的骂名。这就像选民授权给总统,如果总统胡来,选民同样可以通过合法程序,罢免总统,重新大选一样。尽管体制不同,但道理相通。

有人据任志强体的制内身份,断言他期待的政治变化,不过是寻找另一个开明君主,取代志大才疏的习核心而已,决不是谋求体制的根本改变。对此说法,老关存疑。首先,认真听听任志强在不同场合的发言,就不难发现他所诟病的首先是体制问题。比方,他批评对农民的制度性歧视,其深刻程度,远远超出邓小平、陈云当年的认识高度。他还说“这个政权烂透了”,号召大家起来推倒“专制高墙”,也早已超出对领袖个人的褒贬,而切中了制度的腐败与无能。

另外,他还点到,如果再次抓捕“新四人帮”,开启另一次改革开放,其重要意义远超十一届三中全会。那明明就是说,他所期望的,决非简单重复邓氏改革,而是弥补邓小平所欠缺的配套性改革,也就是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全面改革。当然批评者说,那样的改革是一场革命,只有推翻一党专政才有可能,这我不否认。但只要大家目标一致,都期望一场全面深刻的社会变革(民主政治、市场经济、多元文化与司法独立等),那么,最好的途径,还是和平民主之途。我一方面反对“唯和平论”,肯定被压迫者武装抗暴的正义性,如果他们能拿起武器的话;另一方面,我也反对不负责任的暴力鼓吹者,自己躲在安全地方,却盲目鼓吹手无寸铁的弱势群体轻举妄动,白白送死。老关主张尽量减少暴力流血与经济破坏,能和平还是和平,哪怕变革速度慢点,时间长点。基于以上思考,我特别敬佩志强兄从体制内杀出来的大无畏精神,希望有更多人追随他的脚步,上下施压,内外夹攻,促使大变局早日降临。

昨晚,刚好学生发来一篇由任志强微信圈朋友陈天庸写的文章,题目叫《这个任老头》,其中几句话,符合我的思路,值得郑重推荐,权当本文结语:“历史将记住任老头。他将成为促使中国体制内外人士团结起来,反对倒退,继续扩大开放,接受普世价值的一面共同旗帜。”

2020年四月13日凌晨

于北京寓所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20.04.17

阅读次数:5,37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