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江琳:静悄悄的战争已经降临

Share on Google+

2020年04月18日

美国核动力航空母舰罗斯福号感染新冠病毒的官兵中,已出现了第一例死亡。(汤森路透)

航母作战群的某一艘保障船上有一位军医,名叫道克特。该航母作战群远洋出航为石油平台提供护卫。大海风平浪静,道克特颇感无聊。他在后甲板上散步,无意中看到一只腹部金黄色的军舰鸟,停在高悬国旗的旗杆上。道克特并没在意。几天后,护理主任在例行简会上通报说,需要输液的病员忽然增多。道克特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他突然站起来大叫:“那只军舰鸟!” 他到过地球上的各大海域,那种军舰鸟不是这个大洲的种群,这里是公海,它飞不了这么远。他忽然明白了:“我们可能遭遇了生物袭击!”

接下来,舰队大半人员出现呼吸道感染症状,一百多名官兵死亡。舰队司令部禁止将伤患转移到陆地治疗,以免感染扩散。带有生物防护功能的医院船星夜赶来支援。后来查明,是百十海里外的一只渔船放飞了一群感染病毒了的鸟,它们在茫茫大海上寻找可以歇息的船只,于是降落在这个航母作战群上。就这样,一只鸟轻而易举地瘫痪了一个航母作战群。

一只鸟瘫痪一个航母战斗群

以上情节,摘自《制生权战争——新时代的军事战略重构》。这是作者郭继卫为未来战争方式设想的一个情景。如果你认为这只是幻想小说的情节,那你就太小看它了。这是中国大陆中央级的出版社,新华出版社,在2010年出版的军事学术著作。新华出版社是国家通讯社新华社主管下的出版社。在言论和出版管控十分严格的中国大陆,由新华出版社出版意味着这个话题是国家认可的专案。

作者郭继卫是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教授、主任医师兼博士研究生导师,军衔陆军大校。郭继卫的职业是医生,但他显然对军事理论也颇有兴趣。2008年,郭继卫在《世界军事》11月号发表了一篇科幻式的文章,题为“‘制生权’时代:这里的战场静悄悄”。他在文章开头写道:“尖端生物技术和传统武器的结合,是未来战争的一大发展趋势。生物科技运用于军事斗争,将在诸多方面催生创新性的突破,乃至彻底颠覆现行战争观念。”

两年后,郭继卫出版了《制生权战争——新时代的军事战略重构》这本书,并且提出了“制生权战争”这个概念。制生权战争的提出受到“超限战”概念的启发。超限战的概念是乔良等人在1999年出版的同名著作中提出的。1955年出生于军人家庭的乔良是中国大陆的军事理论家,国防大学教授,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解放军空军少将。乔良为郭继卫的制生权战争一书作序,十分推崇这本书的思路和对未来战争的预测。这是一群中国大陆军界的后起之秀对人类战争态势的讨论,这些少壮鹰派将支配中国军队和军事战略。

乔良在序言中欣赏郭继卫提出的论断:“老战争死了”。也就是说,人类战争至今为止的原有方式已经过时了,而未来战争将以全新的技术和战略出现。这种新旧交替将静悄悄地废除原有的先进与落后之分,在战争爆发的时候,一夜之间改变强弱态势,原有的强者变得被动,原有的弱者后来居上而不可战胜。而这一切,并不一定要在“老战争“天崩地裂的炮火中进行,而是包括生物科技、资讯、网络、舆论等诸多方面的博弈对决,是一场“静悄悄的战争”。

“制生权战争”超限战思想的深入细化

这一新战争概念的破土,就是“超限战”,而“制生权战争”是对超限战思想的深入细化。

所谓“制生权”,即“生物科技领域控制权”。“制生权战争”(Biotechnology Supremacy)是和“资讯战”(Information Supremacy)平行而提出的,“在未来军事行动与武力威慑中,在一定时间内对一生命微观空间为结构基础的军事生物科技运用的优势控制权”,包括各种生物科技攻防手段的有效使用,对军事人员生命力的监视、维护与增强,对己方人员生存品质的保障和战场生态的保护。这些说法听起来有点抽象和玄奥,说得简单一点就是要全方位的利用生化武器,为此,必须在生物化学和生化工程技术方面占据优势,开发和掌握先进技术,在战争中打击和制裁敌方,保护自己。

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这样的未来战争还只是在科幻小说和电影里,可是中国大陆的最高层和军方少壮派已经思考、讨论了十几年,他们在做准备。郭继卫为本文开始时的某航母作战群军医道克特设想了两国爆发战争的经历。由于敌方猝不及防,“实验室高传染性病毒外泄,一场现代瘟疫在大片地区蔓延,所到之处工农业生产及生活秩序受到巨大破坏”,双方国土都未能幸免这场瘟疫。

在战争爆发的时候,一夜之间改变强弱态势,原有的强者变得被动,原有的弱者后来居上而不可战胜。(汤森路透)

十年前该书出版时,这一描述可谓纯属科学幻想。然而,当下放眼全球,从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即现在已经闻名于世的武汉P4实验室所在地发生的“武汉肺炎”(新冠病毒)在短短几个月内蔓延到全球几乎所有国家,欧美所有国家都不得不宣布封城封国,每天都有几千人死亡,经济停摆,学校关闭……上面的这种预测描写,听起来是不是不再是科学幻想了?而且,病毒来袭之时,欧美各国惊觉自家仓库里居然没有足够的个人防护用品,美国总统川普不得不启动1950年为韩战而制定的《国防生产法》,动用战时权力,紧急扩大口罩、呼吸机的生产,才能保障全国医护人员的供应。美国人民也只是在紧急情况下,才知道本国的医药产能几乎已经全部转移到了中国。也就是说,在过去若干年里,中国在静悄悄地谋求“制生权”,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成功。

郭继卫最后的结论是,如果你没有为此而做好准备,那么,一旦你被卷入未来战争,你就只能投降。“某些高度定向军事打击方式,如生物载体外源致病基因导入、纳米颗粒靶向转运技术、定向基因功能诱变、基因枪金属离子宿主整合、生物标记追踪等已趋于成熟,就防御体系而言,由于人类基因或蛋白质可被攻击的靶点种类繁多、数量巨大,就像一把特制的锁,只有攻击者清楚其密码,敌方短期破解非常困难。” 于是,没有做好准备的一方不得不放弃抵抗,其最高军事指挥官说:“尽管我们建设了无可匹敌的热兵器力量,但是由于在制生权关键领域的缺陷,所以给我们的选项只有一个:结束战争!”

如果你仍然觉得这仍然只是一种预测,那么,请读今天的新闻:2020年4月13日,美国核动力航空母舰罗斯福号感染新冠病毒的官兵中,出现了第一例死亡。该舰之前已发现超过500名官兵感染武汉肺炎病毒,舰长因写信求助而被免职,之后他本人也检测出感染了病毒。该舰将有多少人确诊感染或发病死亡,暂时还不可知。

※作者为江西南昌人,作家、历史学家, 1982年获复旦大学英文系学士学位,1988年获山东大学美国文学研究所硕士学位,1988年留学美国,获布兰戴斯大学犹太历史硕士和纽约皇后学院图书馆学硕士。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共党史、中共民族政策、宗教政策和当代西藏史。曾在《动向》、《明报月刊》、《开放》等杂志发表过100多篇相关文章。

来源:上报

阅读次数:2,0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